小心腳下^_^

想了很久雖然沒什麼人來這裡
BUT以防被炸到先來看看我吧~



Super Junior
海敏 赫敏 賢敏 亨敏

NEWS
手增

INFINITE
明圭 種圭

MBLAQ
動昊 咪昊

SHINee
泰鉉 溫鉉

BIG BANG
GTOP

少女時代
TaeNy

B.A.P
Z國

Teen Top
2Lee NL RL

ZE:A
時光 熹光

跨團
泰開TaeKai / 龍昊

EXO
BaekChen / 燦都

Seventeen
澈秀 淨秀 ALL知秀

NCT
馬東 玹容 貂容 悠泰

遇見 (玹容)

  • NCT
取名渣....

-----------------



遇見鄭閏伍前,他曾經談過戀愛,也失戀過。曾為了別人流過眼淚,也讓別人哭泣過、受過傷害也曾經讓別人受傷;也做過一些讓自己愛的人以及愛自己的人傷心流淚的事情。

有些事情會一輩子都跟著他,成長過後的他也在無數個夜晚回想起過往,也怨恨自己當年的不懂事。
對此年長七歲的姊姊總是告訴自己,那些都已經過去了,你現在要做的應該是警惕且以成為更好的李泰容努力才對啊。

再後來他考到仁川的大學,開始新的生活。
同時也很幸運地遇見很合得來的室友們,雖然有點過於國際化。不過也托室友們的福,一年級的英文必修、日語選修都很平安順利的PASS,後來甚至還學到一些簡單(但不常用到)的泰語。

在一回宿舍停電的夜晚,幾個朋友也過來一起聊天。他們開著手機的手電筒把所知的鬼故事講了一輪,後來早已互相熟悉的他們也趁著這樣的夜晚將深藏內心最底層的自己攤在彼此面前。
最終,他們在這樣的夜晚以互相摟著嚎啕大哭的畫面作為句點。



初遇鄭閏伍是在12月31日,中本悠太和徐英浩去市區參加跨年晚會、TEN去參加泰國遊學生舉辦的跨年活動,整間寢室只剩下他一個。
那天他回到宿舍大門前看見公告欄貼著舍監告假的消息才想起來徐英浩出門前一再提醒他,但他還是忘記帶鑰匙了。
看了看手錶,再看看沒幾間開燈的房間。啊這個時間點大家都出門跨年了吧?他這麼想,接著吐槽自己怎麼會因為只是出來丟垃圾就沒帶手機呢?連僅剩的求救機會都沒給自己留下。
他還沒懊悔完,感應式照明燈就突然暗下來,他嚇了一大跳驚慌地準備要離開。

「啊您要進去嗎?」
再次受到驚嚇的他猛然轉過神,身後那個人似乎也被他的誇張反應給嚇到,但很快地又恢復平靜。
雖然對於自己的軟弱被陌生人發現這點感到非常不好意思,但他現在管不了那麼多,急忙點頭。
見著他的反應,對方依然露出溫暖的笑容從包包裡掏出大門卡。

「不進來嗎?」
「不了。」對方擺擺手。
應該是要去跨年吧,「那個、謝謝你幫我開門。」
舉手之勞而已。

他關上大門,看向漆黑的會客室。
想起方才他感謝且預祝對方玩得愉快時,對方加深溫柔狐度的笑容。
「您也是。」

啊,人好長得又帥。他呢喃,並沒有發現自己邁向電梯的腳步有些雀躍。
──不過他還是希望對方能夠忘記那個丟臉的自己。



再見到鄭閏伍是在英文系的籃球比賽上,他明明是過去幫TEN應援的,但目光卻不知為何總是隨著揮著汗水與TEN對峙的鄭閏伍身上。
「他就是上次幫你開門的那個人?」興許是察覺到他的目光,中本悠太問道。
嗯對啊。

如果你要幫他應援的話我是不介意喔。
困惑地看向中本悠太,只見中本一臉複雜地望向幫TEN他們班熱情應援的徐英浩,「但我怕你在“這裡”幫他應援的話會被那個傢伙殺死。」
你也太誇張了吧,他失笑,不過悠太

「那是你的朋友嗎?好熱情的人啊!」
「……我不認識他啊,是東營的朋友吧。」
「啊~是東營的朋友啊。」

莫名其妙被拖下水的金東營無奈地賜給兩位學長一個大大的白眼。

結束小劇場,他繼續專心看比賽。雖然嘴巴和身體是替TEN應援,但目光卻緊緊跟隨鄭閏伍。

與那天晚上帶著溫暖笑容的那個人迥然不同,現在球場上這個人面無表情的認真比賽。
他忍不住發出感嘆。啊會運動真好啊……接著忽視金東營噗嗤的笑聲。


李演員與李作家 (海敏)

即便社會逐漸對特殊戀情早已接受,法律仍然對他們不友善。

六年前李東海剛從偶像徹底轉型成為演員,眼看他的演藝之路就要成功,一篇篇爆炸性的斗大標題映入眼簾。他不是很在意,經紀公司早已知情所以也不是很在意,但是甫以作家身分出道的李晟敏特別特別在意。見不得李晟敏憂慮在面前晃來晃去,李東海很是悠哉的讓他不要想太多等會兒的記者會就讓他講就可以了。
李晟敏停下焦慮的思考,嚴肅的看著李東海。
他說,我不想成為你的負擔,更不想讓這件事情成為我們的阻礙。

見著李東海逐漸濕紅的眼角,李晟敏這才想起眼前這傢伙是由眼淚構成的啊。不過這番話也是他對於這段感情的想法。無法讓步。

李東海經紀人悠哉地進了休息室,靜靜的望相擁的兩人一眼,平靜的告訴他們記者會等會兒就要開始要李東海趕快把自己收拾好。雖然依照那傢伙的習性,待會的記者們不知道又會異想天開的幻想哪些苦澀劇情來。經紀人雙腳擺上桌子,翻開八卦雜誌。啊李東海這狗崽子連偷拍都好看啊,人帥就是好啊嘖。


交疊的掌間染著薄薄汗水。他問他害怕嗎。
跟當時和你爸媽見面相比這真的是小意思。他聽著他的話笑了出聲。
他告訴他,沒事的不管明天的新聞怎麼寫明天的社會怎麼看我們,我都不會改變。
嗯。你之前當偶像賺的錢還足以養活我們吧。
……一起睡火車站吧。




李東海花了整整兩年才初嘗走紅滋味,跌入谷底卻只要兩天的時間。雖然會覺得憤懣不平,社會拒絕他的原因不是吸毒不是殺人放火不是詐欺賭博而是他愛的人不是眾人所盼,他卻也很能理解社會對他的不公,因為當年他和李晟敏的家人也是如此看待他。高中生的戀情多半是玩玩而已的吧,不會太認真的吧。可惜他和李晟敏磨光了彼此青春歲月,即使退去制服換上西裝從校園踏入社會,即使從練習生到出道,彼此從不斷爭執到一個眼神就能明瞭,家人也從排斥慢慢接受認同,這可花的他不只兩年的光陰啊。
這世界上可能就只剩晟敏能接受你的壞脾氣了,可要好好珍惜人家啊。某次健康檢查,李東華翻著李東海的健康報告宛如宣告他的病情似的說道。啊?哥你這句話──李東海當場抱住他哥哥狂哭將近五分鐘,嚇得護士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剛出書就爆出誹聞讓大部分民眾撻伐甚至發起抵制新書,但是李晟敏和出版社還有五本書的合約。他一度認為出版社肯定會和他解約,他的作家夢才剛崛起就要被淹沒了。怎麼知道從編輯到社長一個個都比李晟敏所想像來得開明多了。出版社那邊表示合約不會受到任何影響,下一本書的稿期也會隨事情發展暫時性無限延期讓他好好的處理眼前的事情就好。出了會議室的門之後李晟敏特別覺得他這次真是遇上好老闆了。
嗯──當然他不會忘了要替社長的女兒要張李東海的簽名照。


誹聞沸沸揚揚鬧了將近五個月。那五個月裡李晟敏幾乎天天受到李東海部分死忠粉絲的騷擾,從網路暴力到死老鼠禮物,整個人從憂慮進化到特別憂鬱。李東海做了個算是惹惱粉絲的行為──當然是在經紀公司贊同之下所進行。
再度招開記者會。這回是李東海單獨招開。

事後有人打趣的調侃李東海真不愧長著一張男主角的臉連講的話都像是偶像劇台詞。往後的四十八個小時間無論是電視新聞報章雜誌還是網際網路無一不談論李東海在記者會上最為轟動的一句話。
下台之後經紀人抓住李東海的肩膀不停搖晃,呀狗崽子你知道你剛才講些什麼嗎!
僅見李東海睜著他那雙充滿靈性和水氣的大眼睛。喔天啊……哥我到底講了什麼?


曹圭賢按照慣例在星期三的中午來到李晟敏住處討午餐。啊東海哥今天有記者會?幾乎每一臺新聞台都在報導記者會,曹圭賢朝李晟敏喊過便隨手丟開搖控器。
咦怎麼會他沒跟我提過。李晟敏急忙地放下菜刀抓起圍裙下擺擦手返回客廳。

閃光燈反覆地照亮李東海嚴肅的神情,一幕一幕全都落進李晟敏的眼底。
見著電視機裡頭的李東海鞠躬,曹圭賢扯開嘴角搖頭晃腦學得有模有樣。

「晟敏啊你因為我吃過太多苦頭了,下輩子就由我做女孩子吧。由我去找你。」



有人稱他倆包括男人的理性和男人的感性的結合,堪稱天造地設的一對。面對這番言論他們窩在電腦前面指著對方的鼻頭笑了好久。
事隔多年李晟敏在給某家日報的專欄寫散文就以男人的感性為題。內容與平日相似多半談論最近發生的事情亦或心得感受。他的文筆不艱澀,尤其擅長運用童話或寓言故事來闡述一些人生大道理或是社會議題,但說教意味卻不濃厚甚至有趣。簽書會的記者訪問中有記者提及仍然有部分人認為這是消遣李東海拿李東海來炒新聞,李晟敏只是淡然的笑道,文章中他並未提及誰的名姓也沒試圖拿誰當話題只是想和讀者們分享生活瑣碎的事。
而只是正好是李東海和我的生活瑣碎事罷了。

近日有位女子歌手的新歌蟬聯多個月的音源排行榜第一名。
等待正式拍攝的李東海邊和女演員及工作人員開玩笑,邊輕聲哼著咖啡廳內播放的音樂。年輕女演員見著打趣的向李東海說哥哥以前也是偶像,歌應該唱得不錯吧。李東海笑了笑繼續開玩笑,歌是唱得還行,不過填不飽肚子。然而又沒誰不知道當年以DongHae之名出道的偶像歌手能歌善舞會演戲,更能譜曲呢。


李東海繼續隨音樂哼著歌。

嘿男人的理性啊,下輩子由我去找你吧。

從來不生氣的人發起脾氣來很可怕 (95Line/漢知)

未完,但應該也不會完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綠色奇蹟

 「我叫約翰克菲,念起來跟咖啡很像,可是拼法不同……」

 依然記得他滿臉害怕且環繞緊張,當時的我們都錯了,他的內心並不與外表相似,他,既溫柔又單純。

 遇見他那時我才四十四歲,日子過得很快,轉眼間我已經一百零八歲了。看過許多人來來去去、目送摯愛獨自走向死亡,而我卻還停留在原地,帶著約翰的禮物存活著。


 「小子,你還好嗎?」剝了塊土司給金格先生。我們都一樣,體內都有約翰贈送的禮物。
 撫著金格先生的毛。年老的牠自顧自的嚼著手中的食物,絲毫不受我的影響。
 「小子,我們在一起好久了啊……」
 望向窗外那蔚藍的天際,從那日到今日,我們一起生活了好久好久……
 「抱歉,這跟我們想像的老鼠村不一樣。」撐起苦笑。
 解決完午餐的金格先生緩慢地推動起置在一旁的木軸,就像年輕的時候一樣,只不過給的人是牠真正的主人、不是我。

 後來,我參加了愛莉的喪禮。


 「當我死後的那一天,我站在上帝面前,祂問我為何殺死祂的奇蹟,我該怎麼回答?」
 「請告訴天父這是你所做的善事。」

 直到約翰坐上電椅那天,他依然是流著眼淚和汗水。
 憶起當時他篤定的說道,不捨與尊重在內心交戰著。
 這樣的做法到底對不對?而我親手將上帝的奇蹟殺害。

 「我從未看過電影……」

 坐上電椅前個夜晚,在監獄放了片電影。
 死刑犯只剩下約翰,他目不轉睛的看著電影,那是他第一次看電影,可是他最後也是唯一的一次,翌日,本該無罪的他將被送上電椅。

 那是他的選擇,他說他累了,不想再活下去了,不想再看遍人類的醜陋。所以他選擇將錯就錯,讓他冠上可怕的殺人犯之名,但誰也不知道他實質上,什麼也沒幹。
 他只不過是想幫忙兩個小女孩,最後卻被認定是殺害小女孩的兇手。

 他什麼都沒有,是黑人、赤腳、巨大、手掌也很大;他的心地善良,是熱心、單純、上帝的奇蹟。

 還拯救了好多人。
 約翰治好了我的病、金格先生的復活、也治癒好賀爾的太太。跟大夥兒一致的認同,他是上帝的奇蹟。

 「老板,晚上會熄燈嗎,我怕黑……」

 跟約翰結束對話的最後一句,也是印象最深的一句。
 和巨大的身材一點也不搭嘎,他滿臉眼淚、汗水的說道他畏懼黑暗,不只一次的告白著。

 他很單純、真的很單純。
 總是縮著身子躺在床上、面對著牆壁,沒有人知道他每夜抱著什麼想法入睡。心中是不安、恐懼、還是坦然?

 「別緊張,我是來幫忙的。」

 親愛的約翰,可惜我們是在這裡相遇,不然我們可以成為要好的朋友吧?
 很高興你在監獄裡也認識了一些朋友。
 很開心我們遇見了你,在走完這段綠色末路的時間裡,我們都過得很快樂,至少我們知道真正的你,並不是他人眼中的殘忍。


 看著手中的黑白相片,輕輕撫摸的像中人的臉龐。
 「無論過了多久妳還是如此美麗。」
 已經練習會思念時不掉眼淚了,只是心中的空虛依然強烈的蔓延在空氣中。

 我跟金格先生還有多少時間?
 不知道。


 親愛的約翰,你是上帝賜與的奇蹟。
 雖然你並不是非常喜歡這個異能,但我能感覺到有時你感謝這個異能的存在。
 希望,下次我們都能在另個地方相遇,和柏魯托、金格先生、老戴、跟我。



 接著,一天又這樣過去了。
 明天,我又會看見誰來臨?又會看見誰離去?

 這是個未知的答案。


 輕輕地將頭枕在枕頭上,心底默念了些祈禱。

 感覺得到體內炙熱而滾滾,親愛的上帝,感謝您讓我此生中感受到生命的偉大。
 他愛著這世界,即使對他不公。

 緩緩地閉上眼睛,期待起今晚的夢將是上演怎麼樣的戲碼。

 那片綠地、那個黑人、那隻老鼠、那件服裝、那張電椅、那部電影……



 走向那棟小房的綠茵茵草地,還有,他的善良……






(完)

愛愛愛 (庚澈)

應該是我人生唯二完結的長篇吧
懶得分章回 巨長

後有角色分析

哇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

Without You. (2Lee)

很愛寫無病呻吟(攤手


--------------------------------

青春的步伐 (涼貴)

很~~~~久以前寫的
保存一下留做紀念 雖然很羞恥...

-----------------------

愛情的模樣:嚴厲的人?

設定:

泰容(黑貓) 現暫時為WINWIN的訓練師 擅長影子操控
道英(兔子) 文書 以及各種打雜工作
在玹(巫師) 訓練生

辰樂(耳廓狐) 訓練生
Mark(人類) 訓練生
東赫(米格魯) 訓練生


-------


Q: 在訓練所中誰最嚴厲?


目光悄悄瞟向坐在攝影機後面監視的李泰容,即使被抓包也不慌不忙地露出好看的笑容。

「雖然泰容哥很嚴格,但我明白都是為了我們好──」這類相似又老套的臺詞,金東營聽到都能倒背如流了。正當他準備讓鄭閏伍講點有些新意的東西、而將視線從螢幕移到鄭閏伍的臉上時才發覺眼前這傢伙目光火熱、盯得令李泰容尷尬到裝忙。
呀。金東營簡直要被這對白癡情侶打敗了,他關掉攝影機毫不客氣賞了個超級大白眼:鄭閏伍,你認真點好嗎?

「我又沒說錯什麼、」昔日訓練生中的忙內、如今的大哥覺得十分委屈。嘟嘟嚷嚷著要金東營好好回憶李泰容指導自己時有多可怕。
……不一會,金東營便揪著一張臉辯解:不是啊,你受訪就應該認真看著攝影機啊,不要再看泰容哥了!


「而且你的表情跟語氣實在是──想欺負單身狗也不是這樣。」
「可是哥,你是兔子。」

「……媽的鄭閏伍我今天不打贏你我就不姓金!!!!」

「呀呀呀!你們兩個不要鬧了!孩子們在看啊!」

顯然並沒有聽見李泰容的勸阻,於是李泰容牙一咬腳蹋了下地板,正沉迷追逐戰的影子頓時交疊在一起,當著眾人的面、扎扎實實地摔在一塊兒。

-

「對我最嚴厲的哥哥嗎?」一面聽著黃仁俊的翻譯,鐘辰樂的視線時不時飄向不遠處罰跪的鄭閏伍的身影,李Mark不止一次出聲提醒他現在正在錄影。

鐘辰樂皺起眉頭,思考好一陣子。久到金東營忍不住向身旁的李Mark吐槽,呀你們到底多欺負新生啊?李Mark堂皇地做出誇張的反應,WHAT?

「嚴厲的哥哥們蠻多的,」鐘辰樂轉轉眼珠,用著並不純熟的韓語說道,「但我想應該是楷燦哥?」

對於鐘辰樂不同於其他新生的答案,金東營感到十分新鮮且好奇:哦哦哦竟然不是Mark?
喔…我也有點驚訝。原以為會高票當選“新生眼中最嚴厲哥哥”的號稱的李Mark手摀住胸口,語氣有些感慨。

哦?原來我們調皮搗蛋東赫也是嚴厲的哥哥啊?和李東赫一起訓練過不短的日子,金東營回想起來的盡是他搗蛋的畫面,實在難以想像鐘辰樂所描述的“嚴厲”是什麼模樣。
李Mark試著閉上眼睛跟著回憶,但當他閉上眼皮浮現腦海的卻是李東赫惡作劇完得逞的笑臉,「……我怎麼不知道東赫嚴厲了?」

如同金東營李Mark無法想像嚴厲的李東赫,鐘辰樂同樣也無法理解為何他倆會不曉得李東赫嚴厲的模樣。
扁扁嘴,還是透過黃仁俊翻譯:「但是多虧楷燦哥哥對我如此嚴厲,才能讓我在短期間內進步這麼多!」

看著鐘辰樂真摯又可愛的瞇瞇眼,金東營不自覺地跟著彎起眼眸:對!我們辰樂說什麼都對!哎一咕怎麼這麼可愛~



愛情的模樣:辦公室戀情



「在玹真的很可靠呢。」

雖然不太明白金希澈為何會突然講這番話,但想起那個人,李泰容藏不住絲毫驕傲的笑容:「是啊,很聽話也很成熟。」
送走前來季檢的金希澈一行人之後,圍觀全程的金東營撞了撞李泰容的肩膀。

幹什麼?李泰容揉揉被撞疼的肩,看不明白金東營揶揄的表情。
毫不吝嗇賞了個大白眼,金東營無語問蒼天眼前這個看似了解天下所有事的、實質是名愛情傻瓜的傢伙怎麼會是自己的伙伴呢?真的天天都要操碎他八卦的心了。

「不知道哥是真不知道還是在裝傻,」搶在李泰容給他進行禮儀教訓之前,金東營擺出認真的表情,「希澈哥講那種話不就擺明知道哥跟在玹的關係了嗎?」
李泰容聽得一愣一愣的:……所以呢?

深呼吸,冷靜,東營啊東營你可不能因為眼前這哥害得自己接下來一個月都得包辦他的報告。金東營拍拍胸脯內心喊話才將欲翻的白眼壓制下來。
「所以,哥是不是該將你跟在玹的關係呈報上去了?」


你也知道的,在訓練所談戀愛本身就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金東營聳著肩膀講得無所謂的模樣不停浮現腦海。
李泰容甚至開始思考該如何撰寫報告。他們兩個是日久生情,所以連他們初遇的日子都得寫上去嗎?鄭閏伍跟他告白是什麼時候來著的?欸等等那時候鄭閏伍好像還是未成年耶──我不會因為呈報辦公室戀情就以誘拐未成年被警察抓去關吧?


哥在想什麼?心不在焉的。
鄭閏伍一如往常興奮地將今天的訓練過程講得口沫橫飛,卻沒有得到李泰容平時溫暖寵溺的目光。小朋友一下子就洩氣的噘起嘴巴:是我今天講得太無聊了嗎?
……啊?不是的不是的,在玹講得很有趣。
可是哥你都沒有在聽啊。

見不得小情人露出失望難過的小表情,李泰容慌張卻又找不到什麼好理由給自己脫罪,情急之下求助成天被這對白癡情侶閃得要死的金東營。
而對方雙眼緊盯電腦螢幕,依然做著手上的活兒。

「在玹啊,泰容哥可能是分心在想思成今天的表現吧。」
「什麼!」
「喂金道英!」

即使被兩人同時吼住,金東營也不疾不徐地繼續製造流言:「今天思成表現很好啊,連寶兒前輩都讚美了。泰容哥是思成“專屬”的訓練師自然會覺得驕傲吧。」
還不忘在幾個字眼上加重語氣。金東營暗暗哼了幾聲:誰讓你倆成天欺負我!

「……泰容哥真的是這樣嗎?真的是在想思成嗎?」
見到鄭閏伍隱忍怒氣的模樣,李泰容恨不得上前揍造謠的金東營兩拳──但某個角度他也沒有說錯,他確實也有分心回憶一下董思成今天的表現──但真的只有一下而已!
李泰容知道打從自己被指派成為董思成的專屬訓練師開始,鄭閏伍都有些不滿。不過董思成確實乖巧(雖然他們兩人同年但是董思成比他更像弟弟),鄭閏伍也一同見證董思成一路的成長,即使有時也會向李泰容表達他同樣為董思成感到驕傲,他還是藏不住對於董思成的醋意,儘管他明白董思成對李泰容一點邪念都沒有。

李泰容躊躇著該如何解釋才好──他並不打算在辦公室裡和鄭閏伍討論要怎麼呈報他們的辦公室戀情。
見李泰容遲遲不搭話,鄭閏伍感覺自己的怒火就要沖出嗓子眼了(然而其中有一半的怒氣是覺得亂吃飛醋的自己很丟人),咻地站起身,低頭死死盯著被自己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一跳的李泰容:「我去練習了,不打擾泰容哥了。」

直到櫃子上的獎牌被鄭閏伍狠狠甩上的辦公室的門震得搖搖欲墜才將李泰容從驚嚇中扯回現實。

「哎唷,門都要給他摔壞了。」
李泰容呆呆地轉過頭,對上視線終於離開電腦螢幕的金東營。看見他露出“這部好戲真精彩”的表情,李泰容忍不住上前掐住金東營的脖子。

──對了,他得替自己想想該如何解釋這個密室殺人。





----------------

ps訓練所裡是允許辦公室戀情的喔,不呈報也沒有關係♪(/・ω・)/ ♪


設定:

泰容(黑貓) 暫時為WINWIN的訓練師
道英(兔子) 文書
在玹(巫師) 訓練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