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腳下^_^

想了很久雖然沒什麼人來這裡
BUT以防被炸到先來看看我吧~



Super Junior
海敏 赫敏 賢敏 亨敏

NEWS
手增

INFINITE
明圭 種圭

MBLAQ
動昊 咪昊

SHINee
泰鉉 溫鉉

BIG BANG
GTOP

少女時代
TaeNy

B.A.P
Z國

Teen Top
2Lee NL RL

ZE:A
時光 熹光

跨團
泰開TaeKai / 龍昊

EXO
BaekChen / 燦都

Seventeen
澈秀 淨秀 ALL知秀

NCT
馬東 玹容 貂容 悠泰

愛情的模樣:嚴厲的人?

設定:

泰容(黑貓) 現暫時為WINWIN的訓練師 擅長影子操控
道英(兔子) 文書 以及各種打雜工作
在玹(巫師) 訓練生

辰樂(耳廓狐) 訓練生
Mark(人類) 訓練生
東赫(米格魯) 訓練生


-------


Q: 在訓練所中誰最嚴厲?


目光悄悄瞟向坐在攝影機後面監視的李泰容,即使被抓包也不慌不忙地露出好看的笑容。

「雖然泰容哥很嚴格,但我明白都是為了我們好──」這類相似又老套的臺詞,金東營聽到都能倒背如流了。正當他準備讓鄭閏伍講點有些新意的東西、而將視線從螢幕移到鄭閏伍的臉上時才發覺眼前這傢伙目光火熱、盯得令李泰容尷尬到裝忙。
呀。金東營簡直要被這對白癡情侶打敗了,他關掉攝影機毫不客氣賞了個超級大白眼:鄭閏伍,你認真點好嗎?

「我又沒說錯什麼、」昔日訓練生中的忙內、如今的大哥覺得十分委屈。嘟嘟嚷嚷著要金東營好好回憶李泰容指導自己時有多可怕。
……不一會,金東營便揪著一張臉辯解:不是啊,你受訪就應該認真看著攝影機啊,不要再看泰容哥了!


「而且你的表情跟語氣實在是──想欺負單身狗也不是這樣。」
「可是哥,你是兔子。」

「……媽的鄭閏伍我今天不打贏你我就不姓金!!!!」

「呀呀呀!你們兩個不要鬧了!孩子們在看啊!」

顯然並沒有聽見李泰容的勸阻,於是李泰容牙一咬腳蹋了下地板,正沉迷追逐戰的影子頓時交疊在一起,當著眾人的面、扎扎實實地摔在一塊兒。

-

「對我最嚴厲的哥哥嗎?」一面聽著黃仁俊的翻譯,鐘辰樂的視線時不時飄向不遠處罰跪的鄭閏伍的身影,李Mark不止一次出聲提醒他現在正在錄影。

鐘辰樂皺起眉頭,思考好一陣子。久到金東營忍不住向身旁的李Mark吐槽,呀你們到底多欺負新生啊?李Mark堂皇地做出誇張的反應,WHAT?

「嚴厲的哥哥們蠻多的,」鐘辰樂轉轉眼珠,用著並不純熟的韓語說道,「但我想應該是楷燦哥?」

對於鐘辰樂不同於其他新生的答案,金東營感到十分新鮮且好奇:哦哦哦竟然不是Mark?
喔…我也有點驚訝。原以為會高票當選“新生眼中最嚴厲哥哥”的號稱的李Mark手摀住胸口,語氣有些感慨。

哦?原來我們調皮搗蛋東赫也是嚴厲的哥哥啊?和李東赫一起訓練過不短的日子,金東營回想起來的盡是他搗蛋的畫面,實在難以想像鐘辰樂所描述的“嚴厲”是什麼模樣。
李Mark試著閉上眼睛跟著回憶,但當他閉上眼皮浮現腦海的卻是李東赫惡作劇完得逞的笑臉,「……我怎麼不知道東赫嚴厲了?」

如同金東營李Mark無法想像嚴厲的李東赫,鐘辰樂同樣也無法理解為何他倆會不曉得李東赫嚴厲的模樣。
扁扁嘴,還是透過黃仁俊翻譯:「但是多虧楷燦哥哥對我如此嚴厲,才能讓我在短期間內進步這麼多!」

看著鐘辰樂真摯又可愛的瞇瞇眼,金東營不自覺地跟著彎起眼眸:對!我們辰樂說什麼都對!哎一咕怎麼這麼可愛~



愛情的模樣:辦公室戀情



「在玹真的很可靠呢。」

雖然不太明白金希澈為何會突然講這番話,但想起那個人,李泰容藏不住絲毫驕傲的笑容:「是啊,很聽話也很成熟。」
送走前來季檢的金希澈一行人之後,圍觀全程的金東營撞了撞李泰容的肩膀。

幹什麼?李泰容揉揉被撞疼的肩,看不明白金東營揶揄的表情。
毫不吝嗇賞了個大白眼,金東營無語問蒼天眼前這個看似了解天下所有事的、實質是名愛情傻瓜的傢伙怎麼會是自己的伙伴呢?真的天天都要操碎他八卦的心了。

「不知道哥是真不知道還是在裝傻,」搶在李泰容給他進行禮儀教訓之前,金東營擺出認真的表情,「希澈哥講那種話不就擺明知道哥跟在玹的關係了嗎?」
李泰容聽得一愣一愣的:……所以呢?

深呼吸,冷靜,東營啊東營你可不能因為眼前這哥害得自己接下來一個月都得包辦他的報告。金東營拍拍胸脯內心喊話才將欲翻的白眼壓制下來。
「所以,哥是不是該將你跟在玹的關係呈報上去了?」


你也知道的,在訓練所談戀愛本身就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金東營聳著肩膀講得無所謂的模樣不停浮現腦海。
李泰容甚至開始思考該如何撰寫報告。他們兩個是日久生情,所以連他們初遇的日子都得寫上去嗎?鄭閏伍跟他告白是什麼時候來著的?欸等等那時候鄭閏伍好像還是未成年耶──我不會因為呈報辦公室戀情就以誘拐未成年被警察抓去關吧?


哥在想什麼?心不在焉的。
鄭閏伍一如往常興奮地將今天的訓練過程講得口沫橫飛,卻沒有得到李泰容平時溫暖寵溺的目光。小朋友一下子就洩氣的噘起嘴巴:是我今天講得太無聊了嗎?
……啊?不是的不是的,在玹講得很有趣。
可是哥你都沒有在聽啊。

見不得小情人露出失望難過的小表情,李泰容慌張卻又找不到什麼好理由給自己脫罪,情急之下求助成天被這對白癡情侶閃得要死的金東營。
而對方雙眼緊盯電腦螢幕,依然做著手上的活兒。

「在玹啊,泰容哥可能是分心在想思成今天的表現吧。」
「什麼!」
「喂金道英!」

即使被兩人同時吼住,金東營也不疾不徐地繼續製造流言:「今天思成表現很好啊,連寶兒前輩都讚美了。泰容哥是思成“專屬”的訓練師自然會覺得驕傲吧。」
還不忘在幾個字眼上加重語氣。金東營暗暗哼了幾聲:誰讓你倆成天欺負我!

「……泰容哥真的是這樣嗎?真的是在想思成嗎?」
見到鄭閏伍隱忍怒氣的模樣,李泰容恨不得上前揍造謠的金東營兩拳──但某個角度他也沒有說錯,他確實也有分心回憶一下董思成今天的表現──但真的只有一下而已!
李泰容知道打從自己被指派成為董思成的專屬訓練師開始,鄭閏伍都有些不滿。不過董思成確實乖巧(雖然他們兩人同年但是董思成比他更像弟弟),鄭閏伍也一同見證董思成一路的成長,即使有時也會向李泰容表達他同樣為董思成感到驕傲,他還是藏不住對於董思成的醋意,儘管他明白董思成對李泰容一點邪念都沒有。

李泰容躊躇著該如何解釋才好──他並不打算在辦公室裡和鄭閏伍討論要怎麼呈報他們的辦公室戀情。
見李泰容遲遲不搭話,鄭閏伍感覺自己的怒火就要沖出嗓子眼了(然而其中有一半的怒氣是覺得亂吃飛醋的自己很丟人),咻地站起身,低頭死死盯著被自己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一跳的李泰容:「我去練習了,不打擾泰容哥了。」

直到櫃子上的獎牌被鄭閏伍狠狠甩上的辦公室的門震得搖搖欲墜才將李泰容從驚嚇中扯回現實。

「哎唷,門都要給他摔壞了。」
李泰容呆呆地轉過頭,對上視線終於離開電腦螢幕的金東營。看見他露出“這部好戲真精彩”的表情,李泰容忍不住上前掐住金東營的脖子。

──對了,他得替自己想想該如何解釋這個密室殺人。





----------------

ps訓練所裡是允許辦公室戀情的喔,不呈報也沒有關係♪(/・ω・)/ ♪


設定:

泰容(黑貓) 暫時為WINWIN的訓練師
道英(兔子) 文書
在玹(巫師) 訓練生

TalkTalk 愛情的模樣

本來是想寫長篇的,但是我沒那個能力呀( ´ ▽ ` )ノ

因為看了某篇文後再度激起當年被我拋棄的設定的腦洞
(因為真的超大洞 補不起來什麼啊屁都沒寫(菸)

把當時的設定拿出來再改一改 覺得腦子沒白動心情真好(明明幾乎全改掉了)

至於為什麼要叫愛情的模樣呢?
原因很簡單,在想名字的時候蠻腦子都是愛情的模樣的旋律,如果當時耳邊是浪人情歌的話就會叫浪人情歌了(我就是如此Cool(???)


接著來介紹一下角色好了

A Team是一個TEAM(廢話),成員照年紀排列:
火精靈+獨角獸混血- 姜瑟琪 沙場上是戰士私下是傻瓜(x) 對讓傷者飲血外的治療一竅不通
人魚- 孫承完 戰鬥力強 腕力也強 右手二頭肌沒在開玩笑
巨大山犬(又稱狼神)的後裔- 崔勝澈 是此隊隊長
狼-尹淨漢 空降部隊 戰鬥力可想而知,推隊友入火坑的技術也很高超
狐狸- 洪知秀 相較之下防禦能力較強,宿舍的結界也是他所設下的


先介紹到這裡 之後會陸續出現新的角色~

愛情的模樣:醉後真言





他在午夜的小酌時刻隔著醉意向崔勝澈表達過自己的內心。他們互相知曉彼此的心向著那個人,也都沒道破這扇友誼的紙窗,直到今夜。
崔勝澈突然憶起過去尹淨漢曾在他們三個難得一同小酌時喝多了,拉著他和洪知秀的手,將自己嚮往的浪漫形容得天花亂墜。猶記當時喝過幾杯意識也不太清醒的洪知秀興奮地附和。

少年過於天真浪漫的幻想。

如果我有愛人,我要一直牽著他的手,走遍天涯海角走到天荒地老,甚至連地獄都要一同隨去──喔,不,我不會讓他到地獄去,那種地方不是他該去的──要去也是像我這種雙手沾滿鮮血的人去,而不是他。
那麼─淨漢就要和她分開了嗎?

崔勝澈看得很清楚也記得很清楚,尹淨漢凝望發問的洪知秀時的眼神充滿他未曾見過的濃濃情意。
「是啊,」和不勝酒力的洪知秀相比,尹淨漢清醒得不得了,望著他的神情比任何時刻都來得溫柔:「不過我會在地獄詛咒他再也找不到比我還好的愛人。」

被醉意醺紅臉頰的洪知秀擺出厭惡的表情,「淨漢你真的很壞。」

他們的酒宴並沒有因為洪知秀趴在桌上睡過去而結束,崔勝澈讓他躺平、將自己的大衣外套蓋在洪知秀身上。尹淨漢推開落地窗,晚秋的夜風吹散了崔勝澈對於方才景象而感到焦慮的思緒。
窗戶關小一點,知秀會感冒。崔勝澈蹙起眉頭,而睡在他的外套下的那個人已經化成原型,僅有一雙尖尖的耳朵露在外頭。

尹淨漢似乎是沒聽見崔勝澈的話,一臉天真爛漫的回過頭沖著崔勝澈笑。
「我要收集所有美麗的話語,我要告訴他!」

愛情的模樣:很弱的Shua和尹戰神(X

因為9號的簽售後記開發的小小腦洞

設定

A Team成員:
姜瑟琪(精靈+獨角獸混血)、孫承完(人魚)
崔勝澈(山犬)、尹淨漢(狼)、洪知秀(狐狸)

修復工(?):金珉奎、羅渽民

傳信者:裴柱現(人類)


CP:尹淨漢x洪知秀、崔勝澈x洪知秀



---------------------

雖然空閒之餘裴柱現會充當A Team的傳信者,但她的本行是訓練所的輔導師。
除了尚未來得及接受輔導就被派到A Team的尹淨漢,其他的成員都受過裴柱現的輔導,她對所有人也都略知一二。

有一回,裴柱現閒得發慌又不想留在訓練所便前來A Team的宿舍。金珉奎和他的小徒弟羅渽民依然在修復故障多時的轉盤;姜瑟琪和洪知秀一同上街採購;尹淨漢將翻開的雜誌蓋在臉上悠然地躺在沙發上打盹。
和孫承完打過招呼後,裴柱現坐到飯桌上,探看了下崔勝澈正奮筆疾書撰寫的報告。給對方一些撰寫的方向後,崔勝澈順利完成他的報告,簽下自己的代號並且施了秘密咒之後將報告書遞給裴柱現。裴柱現輕皺眉頭──明明就是來摸魚的結果還是得工作啊──崔勝澈看出她心中的嘀咕,語帶笑意說道,至少姊姊妳之後不用再跑一趟啦。
欣然接受這個答案的裴柱現似乎沒意識到這種東西本來就是他自己該跑總部的。

裴柱現撐著頭看崔勝澈繼續書寫幹部資料,突然想起什麼,變換了姿勢,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好奇地向崔勝澈眨著。
「淨漢──在你們男孩子之中排名第幾啊?」

別的人裴柱現不敢說,在她從事輔導師這麼多年頭可是將姜瑟琪和孫承完這兩個丫頭的底細摸得清清楚楚(不過這也和她倆待在訓練所裡有一段時間有關)。前者一步上沙場的英姿跟私底下的傻樣相差十萬八千里;後者對內是好欺負的姊姊,對外嘛──裴柱現還真是不敢肯定,畢竟她曾經見識過孫承完向欺負金藝琳的傢伙使出人魚的絕活。

崔勝澈幾乎是秒答:TOP 1。
其他兩位的排序就算崔勝澈不講,裴柱現心裡也有正解。
她很清楚崔勝澈足以擔任隊長職責的原因,至於洪知秀呢……這麼說可能有些種族歧視,但以狐狸而言,洪知秀太傻了。

「怎麼講?」
或多或少裴柱現對此答案還是有些意外,再怎麼說崔勝澈也是山犬的後代應該不至於會輸給身為狼的尹淨漢?
「Shua他很弱啊。」崔勝澈講完、裴柱現聽完,兩人對望一眼同時笑出聲。
「力氣也很弱。」想起當年孫承完和洪知秀比腕力的場景,裴柱現應和。
崔勝澈斂下眼簾,繼續手上的活兒,「要在這個世界生存而言,那孩子太善良了─」
留意到他深藏眼底那濃濃化不開的情感,裴柱現挑起眉毛,這才發覺她明明問的是尹淨漢、他卻回答洪知秀的事。

「那、淨漢?」
崔勝澈抬起頭,笑彎的眼睛對上裴柱現的。
「那傢伙是戰神啊戰神。」


無論是沙場還是情場都能得勝的傢伙。

小段子 (淨漢x知秀 95Line)

洪知秀盯著娃娃機內的巧克力餅乾的眼神明亮明亮,「我想要吃那個。」
尹淨漢手中拿著崔勝澈剛夾給他的玩偶,看了眼洪知秀的側臉,牽制似的拉住崔勝澈準備要投零錢的手,語氣帶上幾分炫耀,「Coups只會聽我的,我說想要他才會夾。」

崔勝澈聽出尹淨漢的企圖,露出無奈又好笑的笑容;而洪知秀似乎是沒聽見尹淨漢的話,仍然一臉渴望地盯著餅乾。
自討沒趣的尹淨漢放開手、往洪知秀心心念念的方向比劃:呀Coups夾那個餅乾。
崔勝澈雖然嗤笑對方的幼稚,也倒是挺聽話。

洪知秀興奮地拆開餅乾,一面津津有味的吃著一面興致盎然的旁觀崔勝澈高超的夾娃娃功力,時不時發出讚揚。
尹淨漢看了莫名不是滋味。餅乾也不知道擺在這多久了你還敢吃?

「嗯?」這次,洪知秀終於聽見尹淨漢的碎碎念了。
困惑地看著尹淨漢古怪的神情,「你要吃嗎?」




吃,當然吃,不僅要吃餅乾,連你一併吃掉。

尹淨漢抓一把餅乾塞進嘴裡。


-
既然餓那就只能自己耕田...
95Line= 淨漢x知秀+ 勝澈x知秀+ 淨漢x勝澈

10、果然你的身體最溫暖了 (伯晨/ BaekChen)

10、果然你的身體最溫暖了

琴聲 算是悠揚吧

鋼琴室內的窗簾都被拉上。逼近夜晚仍然只開了中間的燈,除豎立在中央的鋼琴和那個人之外其他地方都陰暗。你握在門把上的手指輕輕敲動了一下,按下門鎖。
緩步靠近、脫下外套。

知道是前來赴約的那個人。他沒有回頭,只是顧自的彈著鋼琴,一面撒嬌似的指責對方遲到。
啊啊抱歉。隨著話語,你一把將人擁在懷裡,臉湊進他的頸間。

12、疼痛教學 (鹿包 LuMin)

12、疼痛教學


有的時候鹿晗會懷疑金珉錫是由哪位科學家用糖、香料和美好的事物組合而成的。
賞過今天第五十三個白眼,金珉錫懶得再聽這奇怪的傢伙一臉認真的說些不正經的話。走開。重擊腹部,拉出距離。

不過,鹿晗可不是這麼容易放棄的人啊。
……金珉錫又怎麼會不知道呢。

餘光掠見鹿晗表情生動的捧住肚子裝模作樣的呻吟,哇哇真的好痛喔你怎麼能如此心狠手辣莫非是在外面有別的男人要來謀殺親夫了是嗎……這又是從哪裡學來的狗血劇台詞。挑起眉尾,還真是不敢直視啊。
對這樣耍賴的鹿晗已經從最初堂皇而順從到現在的視若無睹,連多看一眼都不願意施捨,專注的看著屏幕、手指飛快的敲打鍵盤。哼,我可是被這個傢伙磨練好幾年,鹿晗你那101個招數好可以收起來自己緬懷了。

在床上扭動三分鐘才驚覺對方根本沒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那就沒什麼好裝的了。嗤一聲後又從床鋪上爬起來湊到金珉錫後面,瞄了眼Kakao talk的視窗,「欸,你和他們說你跟我在一起的事了沒?」手環過對方的脖子、下巴墊著肩膀,鹿晗偏過頭看著金珉錫的側臉。翹翹的嘴。

啊真是。
「沒有,說這個幹嘛。」
必須咬上一口才行吶。

/

23、快!快!快! (泰開 TaeKai)

23、快!快!快!

──因為 我們 從很小的時候就在一起了

「噢,現在我真的很緊張,如果有說錯話的地方請新郎等會兒再修理我。」
話一出便得到台下些許笑聲,金鍾仁一面跟著乾笑一面從外套內襯掏出手機。先別提說話時隱約發顫,光是這一連串的動作就看得出來他緊張的不得了。

看著螢幕上寫滿密密麻麻的字,金鍾仁突然感覺一陣昏眩,眼前一個字都沒有看明白。
右手摀上胸口、做著深呼吸的吐息都被麥克風捕捉住,得來更多笑聲,金鍾仁慌張的繼續發出乾笑聲,往李泰民的方向一看。

只見李泰民依舊笑得和少年時期那般溫潤如玉的模樣,鼓譟不安的心跳隨之平靜下來。
金鍾仁閉上眼睛。嘴裡無聲呢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