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 上、(耀賢)

從高處眺望不同於鄉下的熱鬧夜晚,雖然繁華卻少了真實感。
往返街道的人們啊宛如被裝扮得漂漂亮亮的人偶,失去根本色彩,只剩得虛偽的笑臉迎人。

來到這個繁華城市明明已有數些年卻老是無法融入其中,跟家裡那個迥然不同。想到這就忍不住嘆氣。明明總是想要為家裡那個做分擔經濟卻經常被拒絕,說什麼外面的世界太紛亂會將賢勝帶壞,就算嘟嘟嚷嚷抗議又不是三歲小孩容易被影響還是固執的不肯。

「就交給我吧!」反身壓住你,總是開懷笑得沒心沒肺的娃娃臉蛋此刻認真的模樣讓你怔怔的接不下話。

「讓我照顧你、」

01-
被工作壓得快喘不過去的梁耀燮終於得到老闆的看起來很可憐此由,便豪氣的給他放了四天的假期做為吃苦耐勞好員工的獎勵。
被賜與這至高無上的獎勵的梁耀燮當然興高采烈立刻打電話回家給張賢勝報喜,誰料,對方沉默好一段時間才敢將心裡話說出來,「耀、耀燮啊……你該不會做錯什麼,老闆要裁你吧?不然怎麼會一口氣給你放這麼久?」聽到這句話梁耀燮嚇得差點把電話給摔了,正巧也嚇著了老闆。

「老闆!你不是要裁我才給我放四天假的吧TAT!!!」


02-
打從上來首爾打拼開始就沒有好好認真的陪過張賢勝所以梁耀燮提議要帶他出去玩。
默默垂下眼簾望著躺在自己懷裡的梁耀燮煞有其事的板手指說哪裡好玩哪裡有趣,無奈的嘆了口氣,「耀燮啊你講的那些地方,斗俊都帶我去到不想去了……」

「什麼!我就知道那個尹斗俊不安好心!」顯然只聽最後一句,梁耀燮咚的一聲跳開張賢勝的懷抱,激動地在彈簧床上跳來跳去咒罵尹斗俊,小腦袋瓜子就在電燈下方不遠處晃來晃去看得張賢勝心驚膽跳趕緊拉下那隻小小抓狂的猴子。

「欸別這麼說,斗俊他也是看我老是一個人窩在家才會帶我出去的啊……怎麼了?」隨著梁耀燮一臉正經的搭住自己肩膀,語氣也轉變得困惑。
眼前的小臉還是嚴肅著,抿了抿嘴唇像是思考很久才敢開口,「賢勝啊、去汽車旅館吧。」

「……」
「什麼!尹斗俊連汽車旅館都帶你去過了嗎!該死!虧我還覺得那個小子看起來雖然賊頭賊腦的但還很有義氣呢、虧我還當他是好──」剩下的話跟枕頭說去吧!


小心翼翼的攀上氣鼓鼓翻過身背對自己的張賢勝手腳運用把人好好地纏上了。
「呀!放開我,我現在不想跟你講話哼、」黑著臉的張賢勝奮力扭動想要掙脫,不料從背後伸過來四隻手腳跟章魚爪一樣,把自己纏得死死的。

直到察覺到打在耳際的鼻息有異樣,張賢勝才膽怯地停下掙扎,「欸、耀燮,我不想──唔、」話還沒講完,那隻大手已經隔著褲子突然或輕或重的捏揉起來,嚇得張賢勝往後一縮,以為把梁耀燮弄生氣了,緊張的閉上眼睛一句發得顫抖對不起脫口而出。
身後那人將自己翻了過來,「幹嘛對不起?」閉著眼睛的張賢勝自然沒有看見跨坐在自己身上的梁耀燮綻放的笑容有多得逞。


03-
假期永遠跑得比秒針還快。
梁耀燮哭喪著臉嘴巴不停嚷嚷他難得的假日眨個眼睛怎麼就過完了TAT

「喂你可不可以換一句講,我都聽到煩了。」踢了梁耀燮的屁股一腳,才放下手上的水果盤,坐到楊昇昊身邊,本來想偷個香的,怎知道腦袋才剛湊過去就被一掌巴開,「你擋到我看電視了。」
「是……」哭著臉別過頭。

這哪裡是被受疼愛的龍俊亨啊!
梁耀燮指著龍俊亨,沒心沒肺的大笑起來,氣得龍俊亨撲過去給那個死兔崽子楊家祖傳世紀鎖喉功。備註:楊昇昊傳授。

被鎮壓住的梁耀燮這才趕緊求饒,但好不容易抓住機會的龍先生會聽進去嗎?只好將希望放在坐在自己身邊的張賢勝,「賢、賢勝啊!」

張賢勝漠然的看了他一眼,別過頭,「哥我坐你那邊好嗎?」見楊昇昊兩眼專注在電視機上,左手拿起身邊龍俊亨亂放的外套往後一扔。起身,頭也不回。

呀!開什麼玩笑啊!張賢勝你這要是眼睜睜看著你老公被別人的老公折磨嗎!!!!


04-
「嘿耀燮啊哪天公司聚餐把女朋友帶來給大家認識認識吧!」語畢,獲得飯桌上的滿堂喝采。老早就聽外場的李昌宣提過好幾次梁耀燮的情人長得不是普通的漂亮,哎唷這小子都認識好幾個年頭了居然有女朋友沒跟大家說就算了,能不提超級漂亮的嗎!一各個像惡狼一般虎視眈眈的看著梁耀燮,彷彿等一下子就會壓著他一同回家去了。

倒是梁耀燮愣愣的放下碗筷,不解的蹙起眉頭,「我沒女朋友啊。」
此話一出立刻造成噓聲連連,「少裝蒜了!準兒之前明明就見過你女朋友的!還美得跟天使一樣!」

依舊緊皺眉頭,就連語氣都覺得他們荒謬,「可是我真的沒有女朋友啊。」男朋友倒是有一個啦。無視眾人不相信的眼神,梁耀燮看了看手錶,哎唷居然這麼晚了!趕緊把碗裡的飯菜塞進嘴裡,抓起背包,「我有事情,先回去了掰!」

「喂!梁耀燮!下次要帶女朋友來!」真是不死心吶、這些人……就說不是女朋友了還不肯相信,嘖嘖雖然賢勝是真的很漂亮的確常常被誤認成女孩子、但是他還是男生啊!
「呀!就說了我沒有女朋友!!!!」如果被賢勝知道那還得了啊!肯定馬上搬到尹斗俊家──靠那還得了!


本來急促的腳步在黑夜下漸漸緩下速度。
最後停在路燈下,梁耀燮看著遠方螢光點點,嘴角不知不覺高揚。


05-
「耀燮啊你會不會是看錯了?」

春末的夜晚,天氣明顯的悶熱。左手被梁耀燮牽著,張賢勝用右手拉好梁耀燮堅持要他披在身上的薄外套,話語裡頭還染上幾分睏。

現在晚上十一點鐘。

就在方才十點多的時候,張賢勝在客廳守門還一個不小心打起盹,本來睡得好好的卻被不知何時衝回家的梁耀燮搖醒,急急忙忙說什麼起床!起床!賢勝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看到什麼?打了哈欠,揉揉眼睛。

「螢火蟲喔!」


06-
其實當初是為了跟梁耀燮私奔才來到首爾。
張賢勝很清楚家裡人知道自己和相同性別的梁耀燮交往會有怎麼樣的反應,可能會直接跟他斷絕關係吧,所以他一再地拒絕梁耀燮提議和家長坦白。

「我們去首爾吧。」
「咦?」
「一起走吧,不跟任何人說,走吧。」

「讓我照顧你、」


偶爾張賢勝會想起那時。他想他不會忘記那個時候梁耀燮凝視他的眼神有多認真得深情吧。
雖然經常覺得這個梁耀燮是個只長年紀的毛頭小子,甚至有個時候還很懷疑能不能夠和他一輩子相處下去。可是你突然發現,其實梁耀燮早就在你不知不覺的時候變成男人了。

張賢勝的男人啊、


07-
「我絕對沒有看錯!」
「好了別找了,你明天還要早點上班不是嗎?回去吧。」
「可是……螢火蟲……」
「走吧,回家了。」
「……可是賢勝你不是老想著後院的螢火蟲嗎。」


08-
老家後面有個院子是和隔壁梁家相通的,可能是因為院子外的小河很乾淨的緣故吧,到了夏季總會有群螢火蟲在那兒聚集。

所以每年一到夏天,三人常常坐在院子裡一面吃著西瓜、一面驚嘆地觀望那些在黑夜裡點點飛翔的螢光。

「吶吶、哥哥螢火蟲是哪裡發光的呀?」琪林總是歪著頭,把漂亮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向你問道。
「我知道我知道!」梁耀燮也總是很快的在你開口之前舉起手,大聲嚷嚷,「是屁股!屁股!」
看見張琪林驚訝而怔怔點頭一副就是被答案嚇得回不了神,果真看見梁耀燮笑得得意燦爛……真是幼稚吶。

而我們總是這麼幼稚的過著。


直到那一天,被梁耀燮許下允諾的那一天,你們兩個在夏季的凌晨時分個別提著行李出現在後院。
看你望著琪林房間沒有動作,輕輕地扯了扯你的手。回過頭,正巧對上他的低語。走吧、再不走就沒辦法離開了。

「對不起吶。我們琪林啊。」妳會聽見嗎?我親愛的妹妹啊、


轉過身,對著梁耀燮有些緊張的神情,感覺像是擔心張賢勝一開口就是要拒絕這次的遠走。邁開嘴角,「走吧。」聽見你的這句話,才敢鬆懈,重綻平日無憂無慮的笑容。

捏緊牽著自己的那隻手,張賢勝不知道應該如何形容梁耀燮此時此刻的笑,明明就跟平日無異卻感覺多了什麼情緒。側過臉,凝視他的側臉。長長的眼睫毛因為月光拉了個長長的影子在臉上。神情幾分認真地打量小河的寬度。

都活到了這個歲數,張賢勝還是真沒想過他會跟眼前這個穿同一件褲子長大的小男孩私奔。

張賢勝給自己好多好多的想像,像是大學之後會到哪個城市找到哪一份工作、會在公司裡和哪位開朗的女職員相愛進而結婚生子,第一個孩子是個性和妻子一樣開朗的漂亮女孩,不過幾年還會再生一對雙胞胎;隨著孩子們越長越大,開始擔心哪家的臭小子在追你的女兒、又是哪家小少女寫情書給你的兒子們……退休之後,你會穿著正式又筆挺的西裝、挽著女兒的手一步一步走向紅毯的另一端,在耶穌面前被陽光鍍上金黃的那個男人……


又不小心走神了。
你瞠大眼睛、望著梁耀燮眨了眨。
梁耀燮只是笑著,指了指前方,「走吧。」


走吧,我的愛人。
走吧、我們的一切。





也許到現在你都還不知道,當初你一直以為走得神不知鬼不覺,其實琪林就躲在窗簾後面邊哭邊看著你們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消失在熟悉的村子裡。

消失在,螢光點綴得斑斕的凌晨夜晚。


-
賢受燮攻魂越開越強了oh!!!!!!!!!!!!!!!!!!!!!!!!
偷偷龍昊了!!!!!!!!!!!!!!!!!!!!!!!!!!!!!!!!!!!!!!!(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