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 下、(耀賢)

09-
後來到了繁榮的城市,發現有好多事物都跟家鄉的迥然不同。特別是那方言,每次只要梁耀燮一講方言都讓他們聽得一愣一愣然後開懷大笑,說梁耀燮有多有趣多可愛,而在人面前自然話少的張賢勝也不免被冠上冷漠且自傲的詞眼。

剛開始張賢勝是很在意這樣的形容詞是在說自己而鬱悶了一陣子,最後是在梁耀燮下班回來,捧著一束花,「他們不懂我們賢勝的好就算了,喏,生日快樂。」


微弱的光點在漆黑的房間裡微微發顫的模樣令梁耀燮想起了夏日的後院,螢火蟲也是像這樣搖搖晃晃的飛啊。
啊、這是第一次只有兩個人的生日啊。


10-
「欸耀燮啊,我上次看到那個女生是你的女朋友吧?」
「噢?我沒有女朋友啊。真的,我沒有騙人。」

用手臂隨便地抹了滿臉的汗水再扯了扯領口企圖讓自己更涼一些。
夏天的廚房總是熱得不讓人活,更不讓人活天氣都已經這麼熱了還有個笨小子不識相的貼著自己嘮嘮叨叨!
用手肘推開貼過來的李昌宣,「呀!你昨天沒洗澡吧!都是汗臭味別貼過來!」語氣暴躁,刷洗大鍋的動作也相當粗魯。洗碗槽裡水面上浮滿油漬和菜渣因為梁耀燮的劇烈動作宛如一波波大浪襲來似的翻起,甚至潑到李昌宣半邊臉。

嗯,李昌宣的鬼吼鬼叫也不怎麼讓人活。



「欸你為什麼騙李準?」
「我哪有騙他。」
收回注視電視的目光,移到龍俊亨的臉上。又重覆了一次,回頭確定張賢勝和楊昇昊在廚房忙著不會注意到這邊才敢說,「賢勝哪是女生啊,雖然很像。」

「……也對。」對視一眼,一齊回過頭,無語地望向話題忙碌的背影,好死不死正好撞上被轉過身、嘴裡還塞了生菜的楊昇昊的目光。後者挑起一端眉毛……揚起拳頭,嚇得客廳裡那兩個人趕緊翻身坐好,就怕一秒鐘後廚房裡那個魔頭就帶著他的蠻力衝了過來。


11-
「欸俊亨啊,你為什麼會跟昇昊哥在一起?」確定逃過死劫後,梁耀燮一面剝花生一面問著,「應該說,你怎麼敢跟大家說?」
意味深長地挑起左眉,「喔?小耀燮終於想問我了呀?叫聲俊亨哥哥我就告訴你、」語畢,還惡霸似地一把搶過梁耀燮歷經千辛萬苦才剝完的花生仁。
看著龍俊亨很爽快的半躺在沙發上,大口大口吃著他好不容易才剝完的花生。表情冷靜語氣平淡,「你就不怕我現在大喊一聲昇、昊、哥?」

第五百三十二次,龍俊亨必須承認梁耀燮沒有外表那麼好欺負。


12-
偶爾會在兩人都空閒下來的時候,並著肩膀靠在窗台看著底下的車水馬龍。
偶爾會比賽看誰唸出來的發著五顏六色光芒的霓虹燈招牌比較多,通常贏家都會給輸家一個親吻。

有的時候會陪著張賢勝做做家事,儘管他下了班就累得像條狗一樣,還是堅持要幫忙,洗衣也好、晾衣服也罷,哪怕只有一件,小小一件。

很多時候梁耀燮都在想當年不顧後果就將張賢勝帶來首爾究竟是好還是壞。
在這個光害嚴重的都市怎麼樣都還是沒有空氣新鮮的鄉下來得適合張賢勝啊,究竟當初他魯莽的決定是不是害了張賢勝啊,逼得他必須跟著自己來到陌生的城市,茫然地打轉。

「擔心什麼呢,」俏皮地點了點他的鼻頭,梁耀燮怔怔地看著張賢勝笑得溫潤如花,圓圓大大的眼睛此時彎弧得猶如新月流溢的情感,溫暖的手掌輕輕捏住你的「有你就好了。」


13-
定居首爾已有好些年,卻一次也沒有回過家鄉。有回聚會聽到尹斗俊用感慨的表情說道自己家鄉有哪裡好玩、哪間冰舖便宜又大碗,這才令張賢勝意識到居然逐漸遺忘家鄉的一切。
差不多忘記爸爸媽媽如今是多大歲數、差不多忘記了琪林穿著母校制服燦爛笑著的模樣……

不曉得爸爸媽媽現在諒解他們當初的不告而別了沒有、

梁耀燮從後頭擁住張賢勝,剛剪好的新髮型若有似無的搔著張賢勝的頸子,像是在撒嬌。一身酒氣。

「Secret、」完全靠在梁耀燮的懷裡,疑惑地轉過頭看向出聲的楊昇昊明顯醉得離譜,整個身體靠在龍俊亨懷裡,紅通通的臉頰綻放過度燦爛的笑容,舌頭像是被打了結,「是秘密吶!SECRET!臭小子!」最後還打了個嗝,一臉滿意地拍拍肚子。

眼見完全靠進自己懷裡的醉漢眼皮逐漸要闔起來,輕輕拍了對方的肩膀,注目似水:「哥你醉了,先進房間吧?嗯?乖唷、」


目送龍俊亨摟著楊昇昊的身影消失在客廳,張賢勝看看周圍朋友們也都醉得差不多了。聽見龍俊亨的聲音打遠遠一方過來,要他們就住一晚。怕打擾到趴在身上的人睡覺,張賢勝倒也沒有做回應。

「唔!」突然一陣拉力將整個人往旁邊一倒,雙手驚慌的亂抓空氣,直到身後傳來平穩的呼嚕聲。想像了一下畫面,忍不住輕笑出聲。

秘密啊、
倏地想起那個詞彙,被梁耀燮緊緊抱著,是嗎是這樣嗎,我們之間是秘密嗎、

或許吧。在某些層面上。
背部緊緊貼著梁耀燮的胸膛,垂下眼簾瞅了環住自己的那雙大手一眼,張賢勝含著笑意、閉上眼睛。


14-
實在沒辦法眼睜睜看著梁耀燮每天都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
看了看一面捧著飯碗、一面盯著電視的梁耀燮,捏在掌心的那一小本冊子有意無意地搔著癢。

「怎麼了?」放下飯碗,一把將張賢勝摟進懷裡,那張看似無邪的娃娃臉頓時仰起猥瑣的笑容,「就這麼喜歡我?」
「……和俊亨學來的嗎。」根本就是肯定句,張賢勝掙脫出梁耀燮雙臂間,翹起嘴巴,將一直捏在手裡的冊子塞進梁耀燮的手裡。疑惑地翻開冊子,視線凝聚在距離最近的日期後頭的一串數字。

見他遲遲沒說話,搞得張賢勝心慌慌,開口問他是怎樣了,「……尹斗俊給的嗎?我就知道到那小子對你有不好的企圖!」


賞了個白眼,張賢勝威脅似地掐住梁耀燮的後頸。似乎是從楊昇昊那兒學來的招數,嚇得梁耀燮怔怔地不敢亂動,「呀你當斗俊就這麼閒嗎?」硬是忽略對方以嘟嘟嚷嚷的接在後面的感覺挺閒的啊那個富小子──


「你當我們之間是秘密嗎?」


15-
尹斗俊小心翼翼的把茶水端到客廳,唯唯諾諾的輕聲講了請慢用就飛也似的奔到廚房和龍俊亨相聚。話是這樣講,但也只有他自己偷偷摸摸的探出一顆腦袋瓜子窺看外頭。龍俊亨坐在餐桌主位,無語的挑起一邊眉梢,「欸尹斗俊你要看就到外面看,不要在這礙眼。」這是要我怎麼光明正大欣賞昇昊哥吃飯的樣子啊。

靠你真的見色忘友,再說,你才不會管旁邊有誰看著你跟昇昊哥曬恩愛咧!聽見龍俊亨的話,尹斗俊立刻瞪大眼睛扭過頭來,那瞬間龍俊亨還真擔心尹斗俊的脖子會扭傷──這樣他可是要花汽油錢把他送去醫院耶!
我靠。

「斗俊你也別擔心了,」本來默默吃從別人家冰箱裡翻出來的冰淇淋的楊昇昊,一邊吃著冰一邊說道,「這一天遲早都要來的。」語畢,喜孜孜的將一匙冰淇淋塞進嘴裡,綻放出了個過份幸福的笑容。

不過……欸哥,跟別人講話的時候要看著對方的眼睛是禮貌沒有錯吧?是你用拳頭教訓過我很多次的沒錯吧?所以哥你可以暫時不要看著冰淇淋看著我講好嗎?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尹斗俊還是難掩擔憂神情頻頻往客廳方向看去。


16-
梁耀燮捧著一個小盒子上飯桌,大略解釋是那天家庭聚會之後梁媽媽留給他們的東西,便當著眾人面前拉開漂亮繫著的黑色緞帶,修長的手指正要開啟盒子之際愣愣的停下動作。

「呀呀呀!做什麼停下來快點打開啊!」在尹斗俊的催促下手指比大腦還要快反應過來,雙眼還是一陣模糊手指就已經將盒子給打了開來。直到聽見張賢勝倒抽一口氣的微微聲響,才回過神來,看清楚靜靜擺放在盒子裡頭的物品。眼眶忽然一熱。

耀燮?


17-
會有一天你們會突然在異鄉驚醒,開始慢慢畏懼自己淡忘故鄉的一切,會因此害怕得縮起你們的身軀,慢慢將自己沒入在漆黑而幽暗的深淵裡,找不到任何出路。
不過,我親愛的孩子啊,
就算忘記了爸爸媽媽、忘記了海妍也都沒有關係,只要你是幸福的那麼就夠了、


18-
一躍下階梯耀眼的陽光就刺眼地映了上來,仰起頭,不自覺伸手遮掩。
看見光芒透過指縫溢出來,眼眶不知怎地又再度熱了起來。

另一隻大手被溫暖的包圍,倏地別過頭,他淡淡笑著為你擦去無聲滑落的淚液。
咬著下脣,狠狠地點了點頭。接過他背在左肩的提袋。低下頭好讓他將鴨舌帽戴在自己頭上。空著的那隻手緊緊牽住他的。




直到有一天你會發現當初的年少輕狂終究只是一場虛幻卻真實的夢境。
就當作是彼此之間的秘密吧,將它埋沒在誰也不會知道的回憶裡,然後閉上眼睛真心期盼它能夠實現。





「哥哥你看那邊!」尚處於屬於女孩時期的嗓音在耳邊響起,順著張琪林手指的地方抬頭望去,原本就噙著笑意的眸子頓時彎成新月狀。那隱隱約約的光在眼中閃亮而起。

被拉住的左手被溫暖大手的主人扯了幾下,張賢勝多看了眼前的螢光點點幾眼才戀戀不捨地別過頭。

「唔。」









其實早就不是秘密了。

梁耀燮牽著張賢勝的手,那一天你們早已失去當初的青澀模樣,模樣看上去沒什麼變化但已多添幾分成熟。就在準備好要按下電鈴的那一刻,張賢勝空著的右手被人捏住。


猛然回過頭──


















「哥哥!耀燮哥哥!快看有好多螢火蟲耶!」
右手還是被捏著的,張琪林別過頭一臉興奮的看著還親吻對方的兩位兄長。















End.
2012/6/5
08:29 pm.

-
時空有跳躍請注意
哪天在一口氣把劇透進度搬來
黎明一點思緒都沒有可能會大幅更改 ps還想多加明圭TT(欸不要私心
藝妓也..........

準備期末考然後go to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