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ve,南優鉉

小時候不是總有一些會在我的志願上填寫將來要成為總統之類的人嗎,南優鉉也是這一類的人,只不過他填的不是總統而是超人罷了。
當所有的小朋友們聽完他的朗誦之後很有默契的哄堂大笑起來,南優鉉有些生氣地對他們吼了幾聲沒意義的語助詞。
 
「快看看南優鉉!這個樣子最好是能成為超人啦!」到底是受到什麼教育能出現這樣的孩子。
面對因為那小子的嘲笑而笑得更歡樂的大夥兒,平時再怎麼會說話的南優鉉也一時間講不出話來,只能不
停地唸著我我我連完整的句子都講不完全,而那小子再度將南優鉉此時的戰敗拿來說嘴。
 
就在那一刻南優鉉向老天爺發誓他這輩子絕對跟那小子勢不兩立。然而他倆的孽緣就此展開且漫漫無期的延續下去。雖然很不想記住那小子的名字,畢竟他做的事情太過傷害自己的自尊心並且還一直跟他同班到初中想不要記得都很難。
 
「呀南優鉉你真的很小氣!小孩子不是很喜歡亂講話幹嘛一直記得啊!」不過更難的應該就是最後居然跟那小子成為最要好的朋友了吧,說好的勢不兩立呢?講到這個南優鉉就有氣,氣自己居然還是跟那小子當朋友、也氣當時那些話語,即便那只不過是年不過七歲的小毛頭不知分寸的話。
 
南優鉉埋怨的瞥過隔壁座位用鄙夷眼神看自己的金基範,「朋友,我是說真的,你小時候是真的很討厭。」
「我知道啊我知道。」不出所料,對方輕鬆的拍拍自己的肩膀,「朋友,我也跟你講真的,你小時候也真的很討人厭。」而後嘻皮笑臉的掛在南優鉉身上,語氣聽起來更像是在進行交易,「我們這樣不就扯平了嗎?反正你曾經討厭我我曾經討厭你,這樣就好啦不要再把以前的事情掛在嘴上了啊好不好?嗯優鉉啊~」
 
「哦?可是以前你都沒有阻止過我提的啊甚至有時候是你自己在別人面前提起的喔,」挑起一端眉尾,模樣看起來像是挖掘到什麼驚人消息一般,「說說吧我的朋友你有什麼計謀?嗯基範啊~」學起對方講話的調子,滿意地看見金基範嘴角一僵,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坐好、拍拍制服。
看看左邊、看看右邊。確定沒人注意到自己這裡之後才轉過頭,一臉嚴肅的告訴南優鉉,欸朋友我戀愛了。
靠真假!不小心音量太大被金基範慌張的拍了拍肩頭,小心看著其他人轉回去做自己的事情後,靠近好友的耳朵,壓低音量,哪一班的小少女這麼有榮幸被您看上眼啊?
 
 
 
 
 
這就是他的死黨金基範陷入愛河的樣子嗎。
無語地再度挑眉,其實很想立刻給金基範一拳,可是礙於還有不怎麼認識的學長在現場他不敢啊。
看著平時在自己身邊大聲嚷嚷豪氣模樣的好友此時此刻完全像是自家媽媽發揮碎碎念功力一樣貼在學長身邊,有點指責有點心疼要他多吃一點午飯然後不可以挑食,一陣寒意爬上後背。靠完全恐怖啊。
 
「基範啊、你是媽媽嗎T_T?」看見學長什麼也沒能做只能眼睜睜看金基範拼命把青菜夾進自己碗裡,不只一點欲哭無淚的神情很像小狗狗很可愛,也難怪金基範很快就墜入這個名為金鐘鉉的愛河了。
 
似笑非笑的把碗靠近嘴邊,興味盎然地繼續觀看眼前的難得好戲。大概是快被南優鉉那炙熱的眼神給看穿一個洞,金基範停下照顧學長的動作,同樣也挑起眉毛,我的朋友啊怎麼不好好吃飯呢我這沒什麼好看啊^_^
我的朋友啊超級好看的你不知道^_^
 
注意到那兩位學弟正在用眼神互相交流中沒空理會自己的金鐘鉉趕緊將青菜坐在對面陪自己出來吃飯的友人。
「啊……」只不過是發出一個單音節而已居然成功阻斷金基範南優鉉的交流,同時轉向發出聲音的主人。只見學長那對小眼睛失措地望著不知何時就被青菜堆疊成小山的碗,什麼啊真無聊,就在南優鉉內心講完感想移開放在自己旁邊的人目光的同時,學長將碗推到金基範的面前。
 
也不知道是沒有接收到金鐘鉉慌張的暗示還是根本神經太大條,「學弟,鐘鉉吃不了這麼多的而且我也吃不下了,還給你吧。」還將筷子好好地擺在碗口上面,皺起的八字眉看起來真的很困擾的樣子。
扯扯尚未回神的金鐘鉉的袖子,八字眉似乎不能理解,鐘鉉啊練習就快遲到了啊。
 
那對八字眉……還挺可愛的嘛。
向匆匆忙忙離開的兩位學長揮揮手,南優鉉轉過頭見好友依然傻在座位上,惡劣的指著對方,呀金基範你也有今天!隨後更是輕浮的大笑出聲。
 
只是南優鉉忘記問金基範為何反應做那麼大了,事後想起,聳聳肩頭,也罷,又不關我的事情。
 
 
 
金鐘鉉的話題直到他從學校畢業之後就再也沒被提起。
又到很後來南優鉉才知道那天那位很像小狗狗的金鐘鉉學長壓根就不是金基範的戀人,從頭到尾只是金基範自己的單相思罷了。嘆了嘆氣,拍拍好友的肩膀,朋友啊看開一點也不錯啊這世上花草樹木無限多別單單相思那株狗狗草唄。
靠你去死啦。翻過白眼,拍開南優鉉擱在肩上的那隻手。呀我也沒料到我成天攻勢居然還是沒能征服他。鬱悶地踢了踢被扔在地上的香菸。……朋友你的用詞有點奇怪,不過不礙事再說這兒不是還有我在嗎嗯哼?撒嬌按鍵開起,掛上金基範身上討好的笑語。
 
秋天傍晚的街道,被夕陽渲染得黃澄澄的天際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落下應有的色彩。
那對兄弟吵鬧的身影依就豎立在那,誰也沒有離開誰。
 
 
 
#
 
 
你一定會後悔了!我以後可是會成為超人的!
 
偶爾還是夢回那個時候小小優鉉跟小小基範的戰爭,誰也不讓誰,成天像兩條公獅一碰見對方就是戰火蔓%延。也不是說沒有打架過,不過那都只是些小學生的推拍咬,直到不知道哪一天本來看不順眼好多年的那張臉在那天那刻突然看順眼了,呀金基範我們不要再吵了好不好?
喔?你終於想清楚了啊南優鉉!笑著拍拍應該算是老朋友的肩膀,南優鉉還是覺得金基範長得很像狐狸,金基範倒也不惱,把腦袋擱在對方的肩膀慢悠悠的說你不錯像狗啊。
 
隨著年紀迅速增長外加那小子三不五時就來嘲笑一下,那個曾經迷人的超人夢碎之後南優鉉就再也沒認真思考過未來這件聽起來遙遠的事情,而且又沒有什麼將來非做不可的職業,也沒聽金基範提過關於他自己的夢想,就這樣慢慢的埋沒吧反正又不急著到來。
 
 
 
「欸狐狸基範這題你會算嗎?」
「嗯?給我看看吧,狗狗優鉉。」
 






基範是好孩子喔 角色需要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