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ve,鄭振永

他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脾氣好又溫柔、雖然常常講些冷得連嘴角都無法勾起的笑話。成績好也很有音樂天分,還很會做料理。硬要講不好的地方大概就只有他身體真的不怎麼好,不只有點虛弱,還經常長針眼。
打小就跟他穿同一條褲子長大的學弟時常揶揄他晚上到底是幹什麼去了,那麼容易長那玩意兒嘖嘖振永哥啊你形象這麼好這可不行喔~
 
推開貼到自己身上的學弟,成功保護住差點要被掀開的紗布,沒好氣的說道,「燦兒啊別鬧了。」嘆了口氣,又埋頭吃飯,我也很想知道我到底是做了什麼成天長這玩意啊T_T
「哈哈哈不鬧了不鬧了、」他認識的孔燦植就是這個模樣,整天都無憂無慮開心笑著,似乎是沒有煩惱會不長眼睛飛到他身邊去干擾他。唉說起來還挺令人羨慕的啊。瞥過堆積在一邊各項比賽的詳細說明以及作文演講稿,又是深深一口氣。
「對了,振永哥,」孔燦植快速把剛放進嘴裡的小香腸嚼碎送進食道,活潑地用筷子在鄭振永眼前揮了揮引起對方注意,「我昨天不小心聽到征桓哥練歌真的很好聽喔!哥你要小心一點了。」望著對方彎曲得狡猾的雙眼,鄭振永瞇起眼睛企圖要在腦海裡搜尋那位征桓哥和他的長相。
……我想我應該還不致於得到失智的地步吧,難不成是因為最近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抬起頭,心虛地望向眼前一臉我知道哥你想不起來是誰真是壞男人啊的小學弟,「呃、燦兒啊你講的征桓哥是?」同預料中那樣,孔燦植放下筷子聳聳肩榜低頭嘆氣,哎呀振永哥你再這樣下去可不行吶!再說你前幾天才跟征桓哥講過話的呢。唉我還是想不起來啊。唉如果被征桓哥知道那可怎麼辦才好啊,他那麼喜歡哥你。
 
呃?鄭振永錯愕的看著孔燦植獨自收拾自己的餐具接著站起身,時間差不多了我先回教室了唷振永哥★還順便朝自己眨了個眼睛,也不知道到底是拋給我還是給週遭的學姐們看的。他踏著清爽少年充滿朝氣的輕快步伐一蹦一跳的離開自己的教室。
……呀孔燦植你還是沒跟我講征桓哥是誰啊!朝著孔燦植消失蹤跡的方向大吼,三秒後又默默的坐下來將便當盒裡的飯菜吃完裝沒事,夠丟人的夠丟人的。嗯所以征桓到底是誰?
 
  
這個問題很快就被鄭振永大忙人拋在腦後忘得一乾二淨。孔燦植側臥在鄭振永的床上,右手支撐腦袋,看著他大哥在書桌前面弄這個做那個的背影不禁地唉了一聲,所以哥你還是想不起來征桓哥?
 
「嗯?什麼征桓?」連頭都沒有轉過來,呀你說我可不可以丟你枕頭啊!
翻了個白眼,「欸哥你在這樣我就去把征桓哥追走囉,我是認真的。」十分有男子氣概的講完之後起身拉開門,動作一氣呵成十足十的男人樣,看得鄭振永遲遲無法回神,接著聽見他扯開喉嚨,「好香!阿姨您在烤餅乾嗎?」呀孔燦植你這是在耍我嗎=_=!
 
吸氣吐氣吸氣──嗯。重新埋頭寫演講稿的鄭振永不斷想起剛剛孔燦植那些話,好不容易擠出來的字一再被擦掉,像是回到小學時期寫字作業一直被媽媽擦掉重寫那時候逼得鄭振永眼淚都快飆出來了。不行不行不行!鄭振永你現在要專心!吸氣吐氣!快專注在什麼有效管理分類資源回收方法的他媽的鬼演講上頭呀快一點啊!你還在想什麼!NO!NO征桓哥!NO季征桓!
 
……咦?
「哦,哥你想起來囉?」不知幾時有飄進房間的孔燦植用難以形容的表情盯著發狂五分鐘的鄭振永,一手捧著一碗公的餅乾另一隻手從褲子後面的口袋掏出一張照片。怔怔地接過那張照片……嘿?
聽見傻楞楞的回應,絲毫沒有要忍住且保持兄友弟恭情誼的孔燦植立刻翻了個大白眼,「不是我愛講你,哥你這樣真的很壞。壞男人。」
 
呀!孔燦植你給我說明白再走!
 
 
#
 
 
一進教室就看見坐在靠窗位置的鄭振永雖然一臉煩惱但在早晨陽光的溫柔照射下果然還是那麼的耀眼啊。他左手撐著臉、右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桌面,眉頭微蹙地盯著桌上那張幾天前孔燦植丟出來的那張照片。走過去彎下腰,「啊,這不是熱音社的嗎?」抬眼正巧對上鄭振永疑惑的眼神,讓自己也跟著疑惑了起來,「前幾天聽小光講的,聽說是Belief的主唱候選人之一,振永不知道嗎?」
 
「我沒聽說耶,真的是小光講的?」怪了,雖然這段時間因為比賽季而忙得不可開交但他還是有乖乖出現在社團教室。雖然只有幾秒鐘。不至於連這種重要事情他都不會知道吧?!
偏過頭回想了幾秒,嗯啊而且那個時候燦兒也有在場喔,要不振永你問問看燦兒?
 
 
又是那小子?那小子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猶豫不決的在社團教室門前徘徊,鄭振永那張如同女人漂亮的臉蛋皺在一起,有好多好多疑問在腦袋裡頭打轉並且全部都指向那位和他穿同條褲子長大的孔燦植。
 
「呃不好意思。」肩膀被拍了幾下,加上話語才將鄭振永從自己的思緒世界裡拉回現實。啊,不好意思。趕緊讓出位置好讓對方通過。對方只是點了點頭以示禮貌便微微低著頭走進教室。
透過尚未闔上的門縫看見原本翹腿坐在桌子上姿勢和氣勢都不良的文侑光一見到對方立刻跳下桌子,笑得很開心地上前搭住對方的肩膀。
「嗯,小光的眼睛真的是跟聖圭哥一模一樣啊……欸,不對!」按照早上申東佑和他講的,那麼剛剛走進去的那個人就是主唱候選人?撐住下巴,皺眉努力回想剛剛那人的模樣,笨重的大眼鏡幾乎將整張臉給擋住,臉蛋跟身體看起來都沒有多輕盈的樣子,長成那個樣子的人真的會是Belief的主唱嗎?畢竟小光那傢伙多多少少還是視覺性的。
 
「真壞呢,振永哥。」一陣濕熱陡然鑽進耳蝸,驚慌的摀住受到摧殘的右耳一臉驚嚇的轉過身子看著作使人,反觀對方倒是笑盈盈地一如平常乖巧的模樣。越過鄭振永的肩膀,稍為壓低高度透過門板上的小窗子探看教室內。
 
怔怔地盯著輕輕壓在自己肩上的那個小子看,突然一句話都講不出來,腦袋也像是被槍給打中了一般空白得無法思考。
 
對於第一次看見孔燦植清澈雙眼噙著溫潤笑意,而對象,不是自己。
 
 
#
 
 
夢清晰得很,那個小小的人兒踏著不怎麼穩的步伐撲進你的擁抱,抬起打小就好看到大的臉蛋傻呼呼地喊了你一聲聲哥哥啊哥哥的。而被喚得歡心的你不由自主堆上笑也反覆念起他的小名。
 
「燦兒,燦兒,」開心看見那張好看笑臉繼續傻呼呼的瞇著眼睛。
 
隨著時間在夢裡推移,小燦兒也在不知不覺之間長得這麼大了還是跟小時候那樣,偶爾使喚自己,偶爾撒撒嬌,一切都沒有改變,都和以前一模一樣。在夢裡。
而我們卻在長大的現實中出現分支了啊。
 
 
如果這只是一場夢,就讓我長眠不起吧
沒有任何改變,你和我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