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VY]Episode Related 36.

鄭允浩捻熄菸頭,朝著天花板吐出白霧。

「俊亨呐,老實和我說吧。」

直視鄭允浩那嚴肅而炙熱的目光,本來面無表情的龍俊亨突然勾起一邊嘴角。嘲笑意味十足。
「……呵、志龍哥講得果然沒錯。」


「哥,你是不會懂我們這種人的。」
像允浩哥這樣清白得可怕的男人而言,我,和志龍哥根本毫無任何得以與你相比。
















與曹圭賢對看許久,誰也沒出聲打斷沉默。
注意到曹圭賢瞄一眼自己後方的警察,一抹漂亮的弧度漾起嘴邊。
「今天是什麼風把哥吹來的啊?」
「唷,沒事也想來看看賢勝吶,怎麼、這些日子過得還行吧?」
「行、當然行,有免費的飯吃哪兒不行呢。只不過呢……哥你也知道的,我容易失眠嘛,唉、少了安眠藥果然還是睡不好哪~」
「這樣哪,那麼明個兒哥哥替你帶以前你常吃的那牌子如何?」
「噢別、千萬別吶,這裡不准許的哪。不說這個了,」那抹邪魅的笑意在嘴邊深刻起來,「啊啊、好想念Min哥哥的草莓麵包啊!雖然這兒有時也會給麵包,但就只是幾片白吐司而已、什麼也沒有,根本比不上Min哥哥的麵包呀!」
「那可是當然的!我們MinMin啊,什麼都會特別是那麵包啊!特別叫絕!」
「是啊是啊,就會捧Min哥哥……欸、下回哥來見我可別忘了帶上麵包喔,不然不見你。」
「呀你這小子,好好好、真是說不過你,說吧,要什麼麵包,通通給你帶上,就算說不要也要給我吃光光!」
「有何不可!哥可要牢牢記著,我要草莓、奶油、黑巧克力杏仁和椰酥!」
「就這些?嘖嘖看來也沒多想念嘛嘖嘖」
「我是怕哥拿不出來!記得每種都帶上九顆吶!哥再見!別太想我喔~」
「行行行、就聽你的臭小子!那麼下回見。」

對著張賢勝笑得邪魅妖豔的笑容,曹圭賢哼了個無聲,緩緩漾起熟悉的笑容。
看得後面站著的警察心慌、張賢勝則笑得更加張揚。
















李晟敏托著下巴看著姜大成手拿紙張在自己面前分析,即便想幫忙也不能幫上什麼忙,他很清楚組織裡的那些事情都沒辦法輕易接觸。
「……奶油?」
見姜大成望著紙張,似乎在疑慮些什麼,李晟敏手撐著桌子,探過半個身子湊近。「和牛奶有關嗎?」
「如果是牛奶的話──」挑起左邊眉尾,對上李晟敏水靈靈的眸子,「……白粉。」
「白、白粉?」

「哥你看看,草莓、奶油、黑巧克力杏仁和椰酥;如果奶油是牛奶的意思的話,那麼就是白色了。組織裡是白色的只有一項,Dreaming的半成品。」


「Dreaming的……半成品?」


「嗯,當初在製作Dreaming的時候晟敏哥你還在,不過這種事情希澈哥跟韓庚哥肯定不會讓你知道。」
「哥應該知道Dreaming有兩種吧,D是安眠藥成分居多、S則反之;而半成品的藥性類似S、就連上頭也是刻印S字樣,所以經常被誤以為半成品就是S,其實不然,半成品的毒性多過它。
「只不過S跟半成品不同的,僅僅差在字樣上頭有些微的色差。賢勝應該是這個意思吧,S的顏色是淺淺的粉紅色,幾乎和草莓牛奶的粉紅相同……呵呵,不愧是賢勝啊,要不是他,我還真沒想到草莓牛奶的顏色會是S。」


「所以,大成你的意思是,Dreaming裏頭包括白粉?」


「呵呵,哥說對了,不過不是所有的Dreaming,只有S而已。」一貫溫暖的笑眼倏地閃過精光,「而這個S就是大名鼎鼎在真過世時所服用的Dreaming。」


















楊昇昊最後是被鄭丙熙咬著牙給打昏的。
方才楊昇昊充滿哀怨瞅自己那個眼神太過深刻,即便現在人昏睡在自己懷裡也還是感覺他的視線正火辣辣向自己埋怨。

金希澈靠著車身,用餘光瞄過在車內鄭丙熙一臉心疼又小心翼翼揉著楊昇昊後腦,默然地抽著菸。直到小木屋完全熄了燈火,幾個人朝著自己走來,才將菸頭捻熄,滅了最後的光芒。

「庚,」
「希澈,我們走吧,回去了。」

韓庚笑臉依舊苦澀,回中國那段時間似乎不只有自己難受,金希澈在心裡頭安慰自己。

「希澈哥……」跟以前一樣,平時威風得不得了的聲音老是在金希澈面前變得怯生生的。
忍不住笑了開來,「呀!臭小子還記得我是哥啊!」抽了顆栗子在李勝賢頭上。
李勝賢愣住半晌,隨後朝金希澈傻呼呼的笑。


如果一切都沒有改變,那該有多好。


「臭小子還不趕緊進車裡。」看李勝賢屁顛屁顛道好之後立刻鑽進車裡,也沒漏注意到淺淺上揚的笑意

督見站在木屋發愣的崔勝賢一語不發,金希澈無聲地嘆氣,搭上他的肩膀。
「小子走吧,那傢伙會知道的。」




「……嗯。」又離開了,這一次、你還會找到我嗎?志龍。





最後一眼將這短暫日子裡的美好時光深深烙印在腦海裡。




































“特啊、你聽見了吧,慾望在叫囂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