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VY]Episode Related 37.

難得平靜一陣子的部門又開始忙碌起來。

從遠遠就能看見李彩琳踩著惹眼的熱粉紅高跟鞋向他走來。
「請問有什麼大事能讓資料室的彩琳小姐蒞臨本部?」直視她眼裡的意味深長。伸出被塗抹得鮮豔的手指推開擋在自己身前的部門前輩。

「十分感謝申先生親自出來招待我,不過敝人此回前來與您無關。」
終於親眼看見傳說中的傲慢琳。李彩琳高高抬著一邊嘴角,高傲的笑容忍不住讓東永裴小聲叫好。
但當那雙鋒利的眼神一掃到自己,噤聲,讓她有些想笑,「我說,東前輩,請問今晚我能否邀約您一同共用晚餐?」















權志龍開玩笑說是不是名字裡有龍的人命運都很刻苦啊
龍俊亨在一旁附和是啊是啊還是上天覺得我們不夠資格配上這神聖的字呢



鄭允浩沒有把他們兩個的實情告訴任何人,只是向上頭報告這兩個人因先前的傷勢嚴重並不適合參予這次任務以免加重病情、而要求更替警員。
即便上頭多次提出疑問也沒有得到正面回答,再怎麼樣也拿這位好不容易從加州調回韓國的鄭允浩警官一點辦法都沒有,只敢不停說好,給予他所需要。人吶。


「可是就只剩下權志龍跟龍俊亨接觸過不是?」金在中叼著菸,俯視下方門庭若市,記者們像一群群小螞蟻圍著局長你擠我我擠你的。過分好笑。
鄭允浩背靠著欄杆,「當初上面會把案子壓下來就代表有什麼內幕。」隨後又深吸一口香菸,朝著天際吐出白霧。
「連內部知道的人都不多了,」瞇起眼,對準好局長那顆明亮的腦袋,點了點菸屁股,看著灰燼緩緩飄下。轉過身,學起鄭允浩的動作,「所以我才說不能沒有那兩個小子的啊!」


「不能跟我說?」

餘光瞟了金在中一眼、點頭。
咻地一聲靠著欄杆順勢坐在地上,狠狠吸幾口菸。

「呀臭小子、老子都特地從舊金山回來這個鬼地方了居然還這樣對我!」

無語地望著金在中在太陽底下笑得燦爛的臉蛋。斂下眼,隨手拈熄菸頭。


「真的這麼絕情啊……不如親自去跟張賢勝面對面談,答案──我想會比你手上的消息還要多。」

抬眼,那個男人早已經消失在身旁,只剩淡淡的氣息遺留在頂樓。
金在中一口氣讓火焰燃燒到最後,嗆得連眼淚都差點給逼出來。


──連我也趕著脫罪嗎?


隨手將手裡的垃圾往後一扔,便拍拍屁股走人。
如果先知道百分之百地命中那位幸運兒,或許就不會有這小段時間的鬱悶了。







鄭允浩小組的新成員名單很快就下來了。
金在中還是第一次看見上頭動作這麼迅速過,嘖除了放飯時間領便當有這麼快過還有哪個時候能這麼有效率,不禁搖了搖頭。哎呀、那些老頭子的馬屁功夫還真不是普通的了得啊~

隨便瞟了名單一眼,畢竟他對這個小組也不是很有趣嘛,更何況這組人馬又是他金在中認識的呢。








你大顯身手的時候到了、正洙哥。












姜大成一直都知道自己在精神方面有問題,但他本人覺得這樣也沒什麼不好。

與崔勝賢李勝賢失去聯絡的隔天,曹圭賢就開著那輛惹眼的亮粉色烤漆的車子停在崔勝賢的公寓前。老大不爽地朝著拎著大包小包日常生活用品還一臉茫然的姜大聲連按了好幾次喇叭,直到大樓警衛終於從警衛室探出腦袋來喊了聲姜先生到底是不是您認識的人啊,才慌張地回過神。


「圭、圭賢哥?」
「哎呀,又忘記我是你哥……還不趕緊上車!」
「要去哪?」
「呀囉嗦、晟敏是說要去哪兒來著的……?算了、你先上車!」

姜大成有些懊悔剛剛在過馬路前不應該嘲笑到底是哪種人敢乘坐這種顏色的車子,貴婦千金?富豪情婦?酒店小姐?甚至連賭場女郎都在腦海裡晃過一遍了,千想不到萬想不到坐這台車的居然是自己。

更沒想到圭賢哥居然喜歡這種顏色……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嘖嘖嘖。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姜大成。」連後照鏡都不用看就知道我在評論你啊?
「你哥我可是真正的男人,萬不得已才開這台車。」都嘛是這樣講,哥吶你就承認吧!
「……這眼光也只有你晟敏哥有,真的是……嗯。」嗯,確實是晟敏哥的眼光。


「所以圭賢哥現在我們要……?」
「呀!搞了半天你還不知道要幹嘛啊?」剛剛問你你又沒講……誰敢說出口啊,姜大成尷尬的笑得憨厚地搔了搔後腦,“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們圭賢親自來接送呢?親愛的圭賢君”

冷淡地對上後照鏡裡銳利的目光幾秒,浮現嘴邊的高傲弧度一如往昔,「我想這件事無須李前輩您親自出馬。我還是跟大成君談談就好,還勞煩前輩您讓我同大成談談就好。」




“如果不讓?”





輕笑出聲,藐視味十足。
緊急一個迴轉,把後座那個人甩到另一邊。


















「哎呀不好意思小的開車技術不怎麼行,沒事吧、孝利姊。」






曹圭賢彎著眸子,無良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