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VY]Episode Related 38.

後來姜大成開始在李晟敏開的麵包坊落下生活痕跡,也很順便地成了免費的勞工。
有理由的忙碌比較安心吧,也許。

在姜大成離開公寓的隔天凌晨時分警方首度圍捕,失敗收尾。別說崔勝賢了,連小道消息裡的姜大成、甚至是那些不知名藥品也不在裏頭。居然連指紋都被擦得一乾二淨。

新聞出來那一刻,清楚看見曹圭賢高高掛在嘴邊的弧度。


「圭賢哥……你這樣不是讓勝賢哥的嫌疑更大嗎?」
曹圭賢僅是暼過自己一眼,「你知道嗎,現在我們的任務就是讓警方趕快發現BIG的存在啊大成。」


BIG的存在?可是本來就知道的不是嗎?

「冬季──」


後面的話語被門鈴給壓過去,即便睜大眼睛想再問一次,曹圭賢也只是揚揚下巴要他去招呼客人。
















「我認為你有義務告訴我,身為警察的你卻槍殺駐韓的日本外交官的原因吧。」

張賢勝蹙起眉頭,明明他的案子離結案已經有些日子了,怎麼現在眼前這個男人又再次提起?
而且、還是個這麼大的頭兒。

妖魄的一笑,張賢勝用手撐住頭,那雙令人淪陷雙眸曖昧地望向鄭允浩,慵懶得曖昧。
「很抱歉鄭警官,我想我當初已經講得很清楚了。而且、這起案子還新著,資料應該是放在資料室第三架子第五層,您可以去找找,無須如此大費周章來找我,鄭警官。」


「我查過了,張賢勝,零五年從警校畢業後順利考取警察證照隨後進入地方警察局任職,以不同於警察嚴肅的親切形象在該區很受歡迎;零七年被調到總局,被安排與在學校就已認識許久的權志龍搭檔、沒錯吧。」鄭允浩面無表情說道,猶如即將打贏官司的律師,講得張賢勝忍不住蹙起眉頭。
「正如鄭警官所言,連我和志龍哥在警校就認識的事情您都知道了,那麼還有什麼問題嗎?依照您的手腕應該隨便調查都能知道吧。」


「問題就出在有些地方查不出答案。」
「哦?」
「東永裴你應該認識吧?在你調到總局的前一年,他就從南部分局被調到總局,而他更是權志龍在學生時期最要好的夥伴不是嗎,而他卻對你絲毫沒有一絲印象。」
「……所以您的重點是?」







你到底是什麼人?







兜了這麼大的圈子就是要問這個?您也太可愛了吧!就直接問我不要緊的,都被判三個死刑跟無期徒刑了這種小問題不趕快問就沒時間回答您唷!

映著陽光,張賢勝漂亮的開懷笑容看起來過分燦爛。
自己也知道馬上就要死了嗎?那為什麼當初還要做下這種事情呢?
怎麼不去問在這裡的人呢,我和他們一樣,或許有不可告人的苦衷、或許只是一時興起,我啊並不是您所想像那樣乾淨的人,不過我必須向您清楚傳遞一件事,這可是我第一次殺人喔!


第一次就挑大人物嗎?目的?



「人啊是會被金錢蒙蔽雙眼的、我也不例外呢。」


























金在中靠著牆、嘴裡還含著香菸,愜意地朝著龍俊亨冷峻的容顏吐出雲霧。
就這麼捨不得情人啊?就算被前上司約談也不放心啊?

只是瞟了一眼,「被調來當獄警就有必要擔任好職務,無論對方為何人皆是如此,金前輩。」
「嘖老是前輩前輩這樣叫,當年那個可愛的龍俊亨死到哪去了哪!」佯裝生氣瞪著他,卻掩飾不了眼底的笑意,「這個男人真的是很特別居然真的跑來找賢勝……」
「可不是嗎、就這樣把我跟志龍哥降職。」

笑出聲,靠你這小子!

「果然是我認識的龍俊亨。」

好了不鬧你玩了,哥先走了
去哪?不是沒有任務?



在龍俊亨眼裡金在中一直都是個很特別的人,那張漂亮得連女人都忌妒的容顏總是帶著輕浮的笑容。明明是個很顯眼的溫暖存在,卻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質。跟楊昇昊很像、真的很像。明明就是個很好的人卻老是讓自己看起來兇神惡煞。


有什麼必要連在中哥你都隱瞞那個秘密?





龍俊亨望著金在中逐漸遠去的身影。嘴角緩緩爬了上去。


──我要去看看朴相鉉那小子究竟有多漂亮,能和我比嗎






















不過,金在中還沒來得及仔細看清楚朴相鉉傳說中的漂亮臉蛋就被火熱的子彈射穿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