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TER/GHOST 一:狐狸雨 (明圭)

──我的傷痛平復之日,何時才會到來。


經過數個月日以繼夜犧牲睡眠辛苦排練,最終公演以滿堂喝采作為結束。
李成烈冷眼望著金明洙謙虛的接受夥伴們對自己的歌唱及演技都跟外貌一樣完美等等讚美,看見金明洙那張漂亮臉皮綻放開心的笑容,不知為何想起從前他們相處的時候,也是如此美麗的不是嗎,明明就是相同的一張臉蛋啊為何感覺缺少什麼。

「哦?成烈你來了?」
看見金明洙靠近,趕緊換回李成烈應該出現的歡樂,勾住金明洙的脖子,吵鬧的聲音不出所料大聲嚷嚷:「呀!小子你真的演很好耶!果然是系草加戲精!」這無關好嗎。聽他嗤嗤笑語。

又再度盯著那張臉失神。
你老是這個樣子也難怪學校那些兄弟姊妹們總是嘲笑自己肯定是暗戀金明洙,甚至連金明洙本人也數次帶著漂亮的笑臉道成烈啊你的愛我心領了這樣譏笑自己,翻過白眼發什麼神經病!


「……呀!李成烈!」
「嚇!講話就講話做什麼動不動用喊的!」
金明洙倒是無所謂自己差點害好朋友耳朵嚨掉,聳聳肩膀,「我說等等要不要一起去慶功宴?嘖到底是在恍什麼神啊真是──」接收到對方怔怔的答覆,擺明還是不在狀況,難得認真的搭住李成烈的肩膀,「兄弟,老實和我說,你是不是有什麼煩惱?」

對上金明洙那雙異常美麗的眼睛,能夠清楚看見瞳仁倒映出自己失神的愚蠢模樣。扯開嘴角,「……神經病。」

看著李成烈轉過身往出口走去的背影,金明洙沒來得及告訴他知不知道自己此刻看起來有多狼狽。

「呀!金明洙到底走不走?」


#


踩著輕盈的步伐爬上圍牆,慢慢打直膝蓋、張開雙臂,看起來宛如降臨黑夜的天使。
看著腳下五顏六色的霓虹燈,緩緩閉上眼睛,聽見夜晚的風吹過週遭所發出的細微聲響。

感覺到誰靠近自己,涼涼的能量穩穩的抓住腳踝。

「成種小心一點啊。」不用看也知道是怎麼樣的表情吧。親愛的哥哥啊。
睜開眼睛,別過頭笑得一臉甜美。
漂亮的眼珠子轉了轉,張嘴正要開口之際、



「你是誰?」



#


你永遠都不會忘記金聖圭那時候的神情,失去全世界那般絕望讓你忍不住將金聖圭擁在懷裡告訴他還有你在。還有你會保護他。也許就是因為這個信念太過於強烈才會導致你真的永遠都不曾遺忘過。

真不知道到底是應該感激上天留給再度與金聖圭相遇的機會還是哀怨留給他這樣悲傷的記憶才好呢。

之前聽奶奶一臉感慨的說你開口講的第一句不是爸爸媽媽或是奶奶,而是他們從未聽過的名字,鬧得整個家庭差點就被分散,被奶奶這麼一講,才想起來真的有這麼一回事,那時候爸爸好像誤以為媽媽在外面偷漢子。
等長得更大一點,你多多少少還有點印象,一手抓著狐狸玩偶一手揪住媽媽的衣角稚嫩的童音不斷吵著要找聖圭哥。
「到底誰是聖圭哥?」不只一次向你問道。
怎麼可以……忘記聖圭哥!那時候的你把狐狸玩偶緊緊抱在懷裡,張開嘴巴就是一陣哭泣埋怨。


奶奶說大家都以為你瘋了,小小年紀就瘋了,叫你成種成種還會大聲哭喊你不是成種。爸媽因此跑了大大小小的醫院希望能夠治好你的精神病,卻都得不到他們所要的答案,每位精神科醫生都只是搖搖頭告訴父母自己無能為力。

「他們也沒想到我的成種才不是發瘋、」你看著奶奶那張充滿皺紋的臉笑得慈祥,皺巴巴的手輕輕撫摸你的手,「這可是老天爺賜予的禮物啊。」

懂事之後,明白向大人們提起聖圭哥只會得到可惜或是悲傷的表情──根本無法理解你的每一句話,之後你漸漸不在他們面前提起那些事。讓它沉寂在內心深處。大家都以為你的病好了,已經是個正常的孩子了,特別記得那時候媽媽欣喜若狂的擁抱你,「成種、我的成種終於回來了」縮在媽媽的懷抱裡頭,默默接受母親激動的淚水,你沒有告訴她,其實什麼都沒有改變。

媽媽,可能要讓您失望了,我並沒有改變。
我還是、我也是──





後來考上外地的大學,在學校附近找到一間閣樓,價格和市面上的比還算便宜,不曉得是因為是閣樓還是隔壁的閣樓鬧鬼的關係,當然向來對這類東西異常有興趣的你帶著雀躍的心情住進閣樓。

兩棟房子並沒有差很遠,只需奮力一跳就能到達的距離。
早在幾個月前因為隔壁在沒有房客的情況下傳來奇怪的聲音,按耐不住好奇心就這麼做了,卻什麼都沒有看到。你還清楚記得就在你準備要跳回去的時候,心臟好像被什麼牽引難受地發疼,但回到自己的閣樓時又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好端端得讓你只覺得奇怪。


直到有回傍晚打工回家的時候正巧撞見前幾天才住進隔壁閣樓的大學生一臉驚慌提著簡易的行李幾乎是連滾帶爬的衝下樓梯。
「呃、先生?怎麼了嗎?」至少當過幾天鄰居還是問候一下吧。只是不知道是出自於好奇心還是什麼。
被你突然出聲而嚇得幾乎連魂魄都要飛走,大學生愣愣地轉過身,盯著你的眼睛半晌才歇斯底里的說道,「同、同學,有有鬼!趕──」見他雙眼焦點不在自己身上正要順著他的視線往後看時,突然一陣近乎失控的尖叫刺耳地在耳邊響起。

吃痛地摀住耳朵,看見大學生逃亡似的背影。蹙起眉頭。
回頭一看,你愣愣的看著眼前不算清晰的白色影子,腦子頓時有千萬種東西同時飛起來且撞在一塊兒似的,沒法子立刻清醒過來好好思考現在是什麼情況。

模糊的看見那抹身影看見你也怔怔得講不出話,好像是在慌張自己被你看見。
有另一個人的聲音對著自己的耳朵說話似的反覆呢喃多年來你熟悉的話語。思緒終於抓住一角。


看見他眉頭往上彎曲委屈的模樣。你噗哧笑出聲。
毫無畏懼的走向他,你認為此時的自己完全將內心那個坦露。
剩下一步距離前停住,聽見他慌張的對上自己的眼睛,微微抖著音,聲音幽幽軟軟的,「呀李成鍾……」

揚起對方很熟悉的甜美笑容。
「聖圭哥。」你說,你說。




#


你看著眼前不曾見過的少年有一臉失落的看向身後。莫名其妙。

「你是誰?」而且還以這麼危險的姿勢站在自己家的圍牆上,是上來尋短的高中生嗎?也沒有必要運氣這麼好選中我家吧=_=

少年抬起眼盯著你卻不發一語,彼此沉默好一段時間。
「嘿──」少年稍微發軟的聲音順著夜風飄渺地傳進耳裡,看見他向自己甜美笑著,「你聽說過閣樓的故事嗎?」


……呃?這算是遺言嗎?居然還是這種恐怖的遺言……感覺腿發軟。


「呃你先下來吧?」
少年沒有理會你,望向遠處的雙眼沒有焦距,話語輕得簡直就是在自言自語,「不過你真幸運,都過這麼久了──」後來的話你一個字都沒能聽見,皺著眉靠近一步,少年很快對上你的眼模樣有些埋怨,看得你頭皮發麻。

「……你剛剛說什麼?」幾乎是同時,少年帶著甜美的笑意往後一躍。













呀,你聽說了嗎?聽說那間閣樓鬧鬼耶!
我之前聽彩妍講啊,睡覺的時候都會有人在耳邊說話耶,說什麼來著呢……?
我聽說的不是這樣耶,我聽說到了半夜收音機會自己打開耶,有時候是音樂台但更多時候是雜訊耶!
聽之前住那裡的房客說偶爾會聽到有人在唱歌,而且收音機還會從雜訊變成音樂耶!
呀呀呀我聽說不只有這樣……




















一天過去 夜晚來臨 滿腦子只想著你
沒出息又傻傻的我 該怎麼辦才好呢
我的傷痛平復之日 何時才會到來
沒出息又傻傻的我 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 ──狐狸雨





「L,L,你聽得見我的聲音嗎?」

秋風呼呼的吹打窗戶,屋內燈光一熄一滅。

「L,L,好個臭小子讓你哥我等你等了好幾百年你這樣子對嗎!」
「L,L,你是壞小子!」

漠然的看見躺在床上那人倏地瞪著眼睛直勾勾的望進自己眼底,愣不過半晌便邊尖叫邊逃出閣樓。
而白色身影依然靠在床頭,蒼白的手指滑上還略微溫熱的床鋪。

勾起嘴角,「L,L,果然等不到你──」






秋風呼呼的吹打窗戶,屋內燈光一熄一滅。



-
請原諒我不敢把傳言認真想完/或是太恐怖T-T
頂著有下章沒下下章的風險來更新了呼呼呼

請大家不要忘記這是一個月庚的專欄TT(呼籲)(幹

然後這個故事其實只有架構上認真悲劇而已,其實根本就是個喜劇片TT(誠心希望
PS這裡沒有很帥很有個性的金明洙(沉默
啊對了標題狐狸雨跟中間的歌詞是我的女友是九尾狐的歌!好喜歡T-T

會在月初更新只有一個原因!
就是阿信昨天講的史上最大的災難片要開始了他媽明天開學QAQ(請表爆髒話好嗎
光想開學這兩個字我的胃就疼嗚嗚嗚
怎麼辦已經超級習慣邊看飛哥與小佛邊半夜打文 偶爾還會配熱舞青春跟天才魔女
咦被發現我是在看迪士尼了(掩面)因為半夜不敢轉別台怕來不急轉走嗚嗚

對了不知為何鮮網進不去但是用簡體版就進來了o.o
希望PO出去之後不會有事情要乖乖的哦~~~~

嘖嘖另外就是知道圭圭的眼睛被轉染之後滿腦子都是金明洙幫圭圭卸妝的樣子噢天啊!!!(鼻血
咦一不小心就打這麼長了唉唉果然太會瞎扯了

不我只是在逃避明天開學這件事情嗚嗚嗚哪裡來這麼討厭上課的高三生(原因)啊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