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ve, Good Day

今天也是個好日子。

 

體育老師宣布解散之後想都不用想就直接往有樹蔭的方向走去,不用找、從遠遠一邊又看見那顆淺咖啡色的腦袋正懶洋洋的在樹下休息。

更靠近一點,不出所料不止有金聖圭一個人。

 

「喲、是明洙啊。」

和連眼睛都懶得打開的文侑光打過招呼之後,順著金聖圭手拍的位置坐了下來。

 

 「咦明洙沒去打籃球嗎?剛剛有看到成烈抱著籃球還以為你也有去。」拍拍文侑光要她證實自己的話,天曉得她被炎熱的天氣刺激的緊皺眉頭揮揮手要金聖圭別打攪她。

 

呀真是沒禮貌的丫頭。他笑說。

然後金明洙笑著回應,如果有禮貌那我們無禮擔當就沒人能勝任了。

煩死了、煩死了……接著你們都大聲笑了出來。

 

只是笑完之後得到金聖圭一句「呃,好像更熱了」扯著領口、眉頭上揚。嚷嚷。

 

 

就金明洙而言,如果每節體育課都是大晴天那麼有多好。

這樣就可以和金聖圭一同度過除了下課、午餐午休之外的五十分鐘,即使他們家就住在倆隔壁又是從小看到大、看到金聖圭不想看但金明洙還想繼續看。

雖然金聖圭經常埋怨些什麼「哎呀金明洙你這張臉已經看到不想再看了去去去到一邊去」這類聽起來傷人的話,不過金明洙還是很明白他聖圭哥也只不過是嘴上說說罷了,不然之前社團課下課後等不到人的金聖圭怎麼會連環扣他質問他為什麼沒等自己就先回家呢~

 

「哥我們去散步吧?」雖是提議語氣,卻已經站起來帶點強迫性質的拉起金聖圭的手。

咦咦咦不要不要……嘴巴是這樣講,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站起身,而且還沒忘記要拉無辜的人下海,毫不溫柔的抓住抵死反抗的文侑光的手,恐嚇用的瞇起眼睛、虛勢的威脅,「呀呀呀聽話點很熱!」

 

「嗚嗚嗚學長欺負學妹、校園霸凌啦TAT

成功把人拖出自己沒能享受的樹蔭下之後就隨手一扔,金聖圭把文侑光要死不活的吵鬧當作背影音樂,瞇起眼睛和金明洙聊天。

 

──呀果然是狐狸啊惡霸。明明是低聲的呢喃還是遭到走在前面那人質疑的一聲,「嗯?妳說什麼?」

 

 

#

 

 

朴允希曾經笑說他們也不過只有七個人而已居然就收集到兩隻狐狸,哎呀哎呀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啊。

「呀!朴允希妳這話是什麼意思!」金聖圭氣急敗壞的反抗、鄭振永似乎是想為自己平反卻不知如何開口最後只好呵呵陪笑結果被金聖圭罵:呀你這樣不就是默認那丫頭的話了嗎!逗得大夥兒笑的肚子都發狠在疼。

 

團裡的弟弟們也常說平平都是狐狸哥哥怎麼圭哥和振永哥相差這麼多呢?

看看振永哥多善良多和氣啊,哪裡像圭哥動不動就要我做這個做那個的結果自己爽快的躺在一邊。想當然爾,剛說出這句話的李成種就受到金聖圭的追趕跑跳碰,人家也只不過是說實話嘛T_T然後哭喪漂亮的臉、縮在角落畫圈圈。

 

而收拾後果的永遠都是李成種話中另一位主角。

笑著打哈哈,成為鄭振永懶得收拾場面的最後大絕招。

 

 

#

 

 

曾經有過一次,大夥兒難得相聚在社團教室練習的練習、沒事的各自做自己的事情消磨時間,不得不提難得的是那位總是不見人影的金希澈學長居然也出現在這,閉著眼睛聽你們的練習。那個時候季征桓加入你們。

 

是練習哪首歌是不太記得了,只記得希澈學長在離開之前除了鼓勵幹得不錯以外就是,

 

「你們是李氏動物園嗎?」誰也沒聽懂他大少爺到底是在講什麼,也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哈哈大笑的消失在孩子們面前。

 

見孩子們一個個不明白的交頭接耳詢問對方希澈哥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怎麼一點兒也聽不懂呢?

這頭文侑光仍然蹲椅子上,拍拍左手邊李成烈的肩膀,一臉恨鐵不成鋼的神情及語調:「唉,那位哥本來就瘋,別理。」

接著就是朴允希如同暴風雨一般的認同。

 

 

直到幾個月後季征桓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正式加入Belief之後,鄭振永這回才明白當時希澈哥是什麼意思,接著沒好氣的笑那位哥哪來的靈光想到這樣無聊的東西。

 

「咦?哥哥哥快講是什麼意思嘛!」

面對孩子們吵著要自己翻譯希澈哥的話,鄭振永頓時很能體會平時朴允希怎麼老對文侑光沒什麼耐心。

 

偏過頭,煩惱的要從哪裡解釋起來才好呢……?看向坐在一旁金聖圭瞇起眼睛,模樣看起來是很慵懶沒錯、但怎麼有種看好戲的感覺。

 

「呃,聖圭哥要怎麼解釋呢?」立刻遭到朴允希和文雙子的竊竊私語,悄悄得連振永哥也演得太假了吧根本狐狸啊狐狸!諸如此類的話語都聽得一清二楚。

 

 

反正金希澈就是很無聊的一個人啊,也不是第一次知道了。

最後是由朴允希沒好氣的做下結論。

 

喔對了,金希澈風風火火跑來要找鼻子上有顆大痘痘的臭丫頭當然也是後話。

 

 

#

 

 

對於兩位掌握大權的妹妹們(+文裕京)未經過自己同意就讓季征桓加入樂團這件事情,鄭振永的確生了好長一段時間的悶氣,數次想要向她們詢問理由卻老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與他截然不同的A型笨蛋文侑光和直率的B型朴允希。

啊,當然他是有想過拐彎去問文裕京……不過就如同他的朋友金聖圭啃著蘋果挑起眉毛、與自己促膝長談時所言,那對雙胞胎快連上廁所都一起了,問小裕還不如直接去問小光=_=

 

經由金聖圭提醒鄭振永才真正意識到要解決這起案件還真的不簡單!

 

 

「那,聖圭哥幫我去問問?」

聽見好朋友的請求,金聖圭挑高左邊眉毛,狐狸眼睛高傲的瞟向他的朋友,「不要。」

 

「……其實我早就猜到哥不會答應我。」沮喪的垂下耳朵。

「欸嘿,那就好,我還怕你糾纏我咧。」開心的抬起尾巴。

 

 

鄭振永還想了許多「會不會是她們想趁機把我踢走」或是「還是她們討厭我很久了」這些金聖圭連屁股都不用想也知道根本不可能的原因虧他想得出來,到底應該誇他心思細膩還是很有想像力呢。

 

 

面對鄭振永快要自我崩潰的庸人自擾,金聖圭眼神轉移,嘴角忍不住揚起。

吶,這要我怎麼告訴你是那群孩子們捨不得你忙自己的事情之外還要忙社團呢。

 

想起年紀大那個一本正經的要自己發誓絕對不會說出來的模樣。

拜託,我誰啊,這種事當然是要看情況的啊。

親愛的妹妹們(+文裕京)妳們不會希望妳們振永哥哥發瘋吧,別怪哥哈哈

 

 

「欸振永,」出聲打斷朋友的庸人自擾,那雙狐狸眼睛既煩惱又疑惑的對上你的,怎麼了聖圭哥?

 

耳邊突然響起熟悉的吵鬧聲音,順著鄭振永回頭的方向望去,一眼就能認出。天天共處那群死小孩。

看著鄭振永被吵鬧的人群包圍,又是戲弄又是調戲還有撒嬌話語鬧得他無暇好好聽自己講話。瞇起狐狸眼。不禁在心中感嘆。

 

吶,果然是最得寵的成員。笑著。

 

 

笑著看著鄭振永被弟弟妹妹們嘻笑玩鬧,餘光望見金明洙緩步走進自己。

 

      明天也會是好天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