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Light. 01 (2Lee)

如果我說黎明的另個系列我寫的比正文還快還多還認真會有多少人來殺我(應該很少

然後這篇是2Lee 燦攻喬受 夭壽我不是ALL喬的嗎=_=
主要是2Lee 動昊 副西批是達春 (說是有想過要不要寫達春的番外,,,,夠了吧他們夠閃了(別

其實還想繼續廢話可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希望大家會喜歡

最後我還秉持了我的特色(時空跳跳跳) and大多終段都是動昊.......
不定時會改,謝謝大家(鞠躬←還是講了很多





First Light

 
 
 
 

時不時會想起李燦熺笑靨如花輕捏你的臉蛋說果然還是最喜歡秉憲了。

明明傾心於李燦熺的一言一行甚至是一切卻總是拍開他作亂的手表現得不耐煩。他依然笑著,然後繼續捉弄你。

 

不明白為何明明是那麼易怒的李燦熺卻能夠包容自己所有的任性。

慣性噘起嘴嘟嚷要他回答你。這才回過神來,輕笑,帶有溫度的手指輕輕捏上你的鼻尖。

 

 

『──因為你是我的啊,親愛的Joe。』

 
 

傳說,大地的一切生機都將在天色完全黑暗且月亮浮現時停止生氣。

而這一刻將由黑夜的主人主導一切。

 

李燦熺靠在窗子旁邊漠然凝望雲霧將明月遮蔽。隨口回應母親的吆喝。

闔起手上的書,隨手擱放一旁便起身離去。

 

直到回來才發現本該是闔上的書竟被翻了開來。

百思不得其解的蹙起眉頭。被用上鮮豔色彩標注的字樣吸引,讀起上頭的字句。然後覺得莫名其妙的咋舌絮絮叨叨安Daniel平常也沒見他看過什麼書怎麼會有這種奇怪的東西?再度隨便亂放。

 

 

黑暗之中,那本鮮紅色硬皮書籍陡然自個兒晃動甚至翻了開來。紙與紙相互摩擦的聲音似乎一點也不打攪少年李燦熺的睡眠。一頁兩頁三頁地翻開頁碼,幾乎是到了一半才終於肯安靜的停下動作。

 

咿──鎖上的窗子被誰給推了開來。誰輕輕巧巧的踏上溫暖的房間,又是誰在讀完被翻開的那一頁之後哧哧嘲笑。張開纖長五指在上方憑空晃啊晃的,幾個濃黃色的字被吃進手掌。見它們亂七八糟擠成一團賴在自己的手上,花上多大力氣才將笑聲留在肚子裡的啊。

將被捏住之後就開始躁動的字句塞進襯衣口袋後便好奇地這裡看看那裡望望的。不難看出小孩子的好奇心有多旺盛。

 

當他才正要伸手觸碰書桌上的水晶球的時候,房間突然通明起來。

不知是敏感還是嚇得轉過身來。怔怔的看向李燦熺非但沒有睡著甚至還一臉微慍及警備的瞪著自己。

 

對上李燦熺因為燈光而閃爍的眼睛,突然覺得口袋裡的那幾個字又開始不聽話起來。噗通噗通的不知道到底是在吵鬧什麼。

 

當然,你是不會發現自己莫名其妙的染紅臉皮。

 

 

01-

 

從有印象開始就已經被朴相鉉帶進城堡接受一些你無法理解卻必須聽話執行的事情。每回聽僕人們轉述明明你渴望反抗卻一再聽從長老們的話時朴相鉉總是會將你抱起來,秉憲好乖好聽話,聽來根本就是哄騙小孩的話語竟然就這麼安撫平靜了你所有的不安和慌恐。

 

城堡裡沒有和你同年齡的孩子。泫雅是你唯一的玩伴。僅長你一歲,或者是一百多歲。所以朴相鉉總是讓你跟著她,經常被她當成洋娃娃打扮啊、偶爾當沙包練練啊什麼的。不過泫雅還是最熱衷於打扮李秉憲這件事情上面,泫雅是真心感謝朴相鉉把這麼一個漂亮的孩子帶回城堡,根本什麼樣的造型都能後輕易消化,如果這孩子是人類的話肯定不得了。

默默在後頭盯著李秉憲被打扮得漂漂亮亮出去獲得朴Sandara和鄭丙熙以及一票僕人暴風讚揚而整個人都像是烤火雞一樣燒紅起來。嗯,好險這個孩子不是人類啊。忍不住用上姊姊語氣評論。接著咚咚咚跑去廚房撒嬌嚷嚷晚餐要加菜。

 

幾百年後的某日,隨著朴相鉉鮮少參加長老會議甚至是連城堡都沒見到他的蹤影開始朴家逐漸邁入沒落。不小心聽見僕人們聊天內容說外頭都在傳言自從東方的藍棣崛起之後朴家就開始在各界沒了地位,話都還沒聽到一個段落就被泫雅拎著耳朵回房間。

還沒來得及張口提問泫雅就先說,秉憲你沒有必要為朴家煩惱或焦慮。皺起眉毛作為不認同。她訕訕失笑,伸長食指抵住他的眉間,「我親愛的秉憲,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完成你的預言。」

 

那麼我的預言是什麼呢?

泫雅攤開手掌、李秉憲好奇的湊上去看的同時一團火球蹦了出來嚇得李秉憲直退後。

 

「因為不知道所以秉憲要好好看清自己的心唷

 

 

見李秉憲懵懵懂懂點頭但眼底閃爍的擺明就是不明白,泫雅沒有忍住直接笑出聲。慢了幾拍子才意味過來自己被人笑的李秉憲又急又羞朝泫雅發出幾聲沒有意義喊叫。一點把對方當成姊姊的意思都沒有。

泫雅哈哈笑著閃過李秉憲掩飾害羞的攻擊,正色的轉身,朝突然被自己嚇傻的李秉憲彈出一小團火苗,沾得他一鼻子灰。鬧得我們小少爺火氣更大。

 

任誰都能很清楚地聽見小少爺咬牙切齒的把他姊姊的名字講得多標準。

 

 

賴在頂樓享受日光浴的黑貓被李秉憲的聲音吵醒,伸展過背椎之後輕手輕腳地跟在自個兒飛過來送死的鳳蝶身後。好不容易等到鳳蝶停在牆上稍作休息,牠屏住呼吸,淺金色的貓瞳死死盯住那雙微微顫抖的翅膀。

退後兩步,緊接著加速助跑、躍身準備抓住鳳蝶的同時撲進誰的懷抱。

 

「別玩了,Dara姊還在找妳。」黑貓不以為意的扭動身體,在他的手臂之間找尋舒服的角度。

鄭丙熙沒好氣的盯著黑貓在自己的臂彎耍賴。嘆口氣,像抱兔子的折起柔軟的身軀。牠倒也沒做出什麼太大的掙扎,乖巧的被人抓捧。

 

懶洋洋的用尾巴捲住鄭丙熙的手腕,吶吶我聞到了喔、好像是那孩子的預言。喔是嗎那麼是什麼呢。語氣聽起來一點想知道的感覺都沒有。軟軟的肉球貼上虎口。

 

「甜甜又鹹鹹的,嗯有點像……玉米的味道。」

「哦?真的嗎,還是春姊妳想要吃玉米呢。」

「喔喔,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

 

 

東方花特有的清香撲天蓋地席捲而來。

你聽見誰在遠方呼喚你的名字、又看見誰和誰的背影相互交疊。

 

也許是因為沒有人聽得見你在頂端嘶吼卻無聲的告白所以才沒有給你一個理由及交代,徒留你獨自一人深陷在無法爬起的過去。

 

你所謂的永恆,是你短暫人生的曇花一現、還是我生命永無止境的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