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Light. 02 (2Lee)

 02-
 
從李燦熺那裡拿回自己的書之後安Daniel老覺得哪裡奇怪,打開爺爺送的書,不算溫柔的翻動頁數卻還是找不出答案。或許是我多想了吧?抿起厚脣,一見到朝自己揮手的劉昌炫就立刻把奇怪的感覺拋在腦後。呀劉昌炫你遲到了啊!
 
「欸咿、不就遲到五分鐘嗎。」把安Daniel的嘮叨完美當成背景音樂,劉昌炫東看看西看看,「怎麼沒看見燦熺哥?他不是一向宣示不遲到的嗎?」邊講邊想起過去只要自己或Niel遲到就會被用刑,不禁勾起嘴角。
 
「呀你別想了,燦熺哥老早就來了還帶上個沒見過的朋友呢。都去廁所了。」
惋惜的彈彈指間,一聲可惜咬在嘴上。哦?燦熺哥帶朋友來啊?真是稀奇啊……一起去廁所是怎麼樣吶?
賞上一記白眼,呀我說你啊就別給燦熺哥聽見,我還想要你這個朋友呢。
哈哈哈我不說你不說還有誰會知道呢~
 
「還有我。」
 
僵硬的轉過頭,「哎呀這就是燦熺哥的朋友對吧,長得真帥呢叫什麼名字呢?」
還沒來得及抓住尚未進入狀況的李秉憲的手腕就被賞了幾顆糖炒栗子。劉昌炫一臉要哭不哭的抱著他可貴的腦袋瓜子賴在桌上開始裝可憐。李秉憲好奇的用手指戳戳桌上的腦袋。另外兩位則完全無視這邊的情況。
 
「哦對了燦熺哥這位是?」直到報告討論到一段落之後,安Daniel抬頭正好看見對劉昌炫假死狀態沒興趣的李秉憲托起下巴看向窗外發愣。
順著Niel的目光看了李秉憲一眼,隨口報上對方的名字之後又重新將話題轉回報告上面。他現在還沒能清楚理解李秉憲的出現和目的呢。
 
 
「喂李秉憲。」乖巧跟在身邊的那人疑惑的抬起眼睛。澄黃的餘暉灑進李秉憲困惑的眼底。
你的心是為何漏跳一節拍,而你的口袋又是為何老是鼓噪?
 
或許是知道自己擅自闖進別人家裡有多失禮吧,李秉憲對於李燦熺的每句話都異常聽話,李燦熺講什麼李秉憲就做什麼,事情做好了還會悄悄揪李燦熺幾眼討求讚揚、做壞了就乖巧的低頭等著挨罵,唉呀無論哪個模樣都可愛極了,他哪裡罵得下去啊只好拍拍李秉憲的肩膀說沒關係我來修復……喔,更正,是偶爾會拍拍李秉憲的肩膀說沒關係我來修復。
一面收拾善後一面呢喃、不小心把旻洙哥的台詞說出來了。
 
 
「哥你,」扭過頭看向自從打破碗盤之後就被自己趕到沙發上發愣的李秉憲視線仍然落在不明處,神情看來有些焦慮不安。
等著他沉默老半天,難得發揮的耐心逐漸被消磨到盡頭,你蹙起眉頭正要不滿的出聲時,「失去是什麼樣的感覺?」聲音空洞得令李燦熺連內心都發起冷。
 
失去是什麼樣的感覺?
要怎麼樣才能夠理解相鉉哥的心情?
 
 
泫雅從指尖彈出火焰,微光虛弱的照亮黑夜、悄悄映入你我清澈的瞳仁。
不安的情緒渲染整間黑白。你在角落嚶嚶哭泣的模樣被我收進眼底。
 
你是不會聽見的,我心哭泣的聲音
就讓我、繼續成為你眼中既無情又殘忍的怪物吧
如果這樣,你不會那麼受傷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