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705 (2Lee/燦都/伯都

嗯…我很認真查了資料 瞬間讓我想起當初寫藝妓的時候我的最愛裡滿滿都是藝妓的資料
但還是有不對的地方....我真該死嚶 致於勉勉跟路易那段我們可以一笑置之嗎

對不起我眼裡只看得見燦都伯都或伯燦 然後這裡伯燦是互相玩鬧的形象(本來就是?
希望會喜歡


另外 圖片忘記出處了... 通知下架喔!

7e99ee95gw1e6zdupqqeig206y053txv.gif





 

 

 

 

L.Joe君今天怎麼看起來這麼興奮?」Cody姊姊認真為李燦熺上妝的同時隨口問一句。

瞥一眼李秉憲樂嘻嘻組裝耳環的背影,李燦熺抿起嘴唇,「可能是很久沒在音樂節目表演吧。」個鬼!

本來擔心這蹩腳的理由會被長期合作也了解他們的Cody姊姊識破,萬幸我們的Cody姊姊是位非常認真工作的好員工,聽到李燦熺的話之後哼了幾聲作為結束。

 

……雖然是很感謝姊姊你沒有懷疑我破綻百出的話啦,但可以不要那麼敷衍嗎。李燦熺的靈魂在捧心痛哭。

 

關於這個「L.Joe怎麼那麼興奮」的問題已經困擾Teen Top其他五位團員好一段時間了。

自從幾天前得知要錄製上半年總結開始李秉憲的情緒就呈現在一種極度雀躍的狀態,雖然有將久違站上音樂節目舞台會會歌迷這項搪塞Cody的理由列入名單之內但左思右想還是很奇怪,畢竟這段時間還是有參加表演啊演唱會啊什麼的,所以又將這條刪除了,嗯,而且連安Daniel跟劉昌炫的聯手胡鬧都是笑呵呵的──揍兩拳回去,據當事人的證詞拳頭是有比平常還要輕一些。

 

嗯,這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特別是李燦熺身兼同齡摯友、人生道路上的前輩、隊內(公開戀情的)團員,勢必有責任去調查清楚李秉憲到底是為什麼開心。

不過李燦熺的內心還是有些忐忑不安……自從新年運動會之後。

 

深深吸氣的同時,Cody姊姊已經畫好妝,李燦熺睜開眼睛凝視鏡中自己眼裡的自信。

「喂喂喂燦熺哥快起來,剛剛崔創造居然拿水噴我!姊姊快幫我補補!」

 

 

#

 

這樣的年中總結似乎很容易就會出現遍地敘舊的景像。

 

「俊勉哥!有學弟來找你喔!」

就像是仍然在學校那樣,金俊勉在坐著化妝整理服裝和站著嘻鬧的成員中,墊起腳尖向門口望,一望就望見那張以前很常見最近也很常見的靦腆臉孔,「哇!相佑!」一面驚訝的喊著一面撥開好奇探看的成員們,小跑步到外頭和學弟敘舊。

 

執行完任務,邊伯賢帶著欣慰的笑容一屁股擠到一臉羨慕的都暻秀旁邊,「怎麼了這種表情。」

目光隨著邊走邊聊的學長學弟離去而收回,看了邊伯賢一眼,「唉炫植……唉!」

 

「呵呵現在嘆氣也沒用,事實證明你是我的誰也沒辦法搶走哈哈哈──嗷!朴燦烈你打我做什麼!」邊伯賢抱住被朴燦烈攻擊的可憐腦袋瓜子,還沒畫線的眼睛瞪著兇手竟有種可憐的感覺。

「淨講些有的沒的,」朴燦烈毫不留情的白了邊伯賢一眼,「輪到你去化妝了。」

趕動物似的把邊伯賢趕走,邊伯賢磨起牙齒學貓咪反抓朴燦烈的手臂,「呀!為什麼穿長袖!」

 

「伯賢君請坐好!」最年長那位Cody姊姊擺出嚴肅的樣子終於讓邊伯賢聽話的坐下。

「……是的嗚嗚。」發出小狗聲音營造出委屈的氛圍,果然還是讓Cody姊姊和成員們都笑出聲來。

 

都暻秀收回視線的那個瞬間剛好瞅見朴燦烈掛在脖子上的領巾有點鬆開便抬手幫朴燦烈繫緊一點來。

 

 

「呀!都暻秀把朴燦烈勒死吧!」也不知道邊伯賢是透過多少面鏡子反射看見的,居然大聲嚷嚷差點沒把認真工作的Cody姊姊嚇壞。

「邊伯賢君請不要講話好嗎!」作勢要用眼線筆戳邊伯賢的眼球。

「……對不起。」立刻恢復小狗形式。金鐘大坐在一旁笑得很開心。

 

 

#

 

年中總結和平時不同的地方就在於會遇見與自己宣傳期不同時間的歌手。

 

他們是第四組上場,方旻洙按照慣例的縮在沙發裡化身一尊神像,而另一邊絲毫沒打算讓隊長好好睡覺的弟弟Line已經跟著第一組表演的歌手一同高歌,對此他們事後解釋這是熱身開嗓。

 

「每天只要一張嘴,妳就在──」「說謊!」

「每天只要一睜眼,妳就在──」「說謊!」

「每天只要有空,妳就在──」 「說謊!」

 

已經不忍心繼續看下去,李燦熺決定背過身別去理會那些比平常還要不正常的弟弟們。嗯,也很完美的把經紀人哥和Cody姊姊們悄悄話天地xi怎麼沒跟著玩啊真是太奇怪了當作背景音樂,瞅見李秉憲坐在方旻洙旁邊便跟著擠過去,伸頭一探發現他居然對著出場表呵呵亂笑個不停。

李燦熺用他那顆聰穎的腦袋瓜子飛快的想一下有哪些人是會讓李秉憲開心成這樣的。

 

嗯、難道是因為年末Dynamic Black裡頭的鄭珍雲前輩和Hoya前輩都在的緣故?應該沒有這麼簡單!於是李燦熺開始扳起手指頭數數今天出席的還有哪些女性。

少女時代?李孝利前輩?SistarJewelry4minuteApink?還是幫Beachigi前輩feat的知元姊?

 

嗯……「秉憲啊你看到誰了啊這麼開心?」眼前的小傢伙被自己突然提問嚇了一跳,倏地抬頭差點撞到李燦熺。見到李秉憲這樣擺明是外遇的心虛模樣,瞬間把下面那排名單給劃掉,一臉高深莫測地挑起眉尾,你最好給我老實說出來不然等等回去你就有得受的!

 

似乎是讀懂李燦熺的表情語言,李秉憲倒也無所謂的晃晃手上的單子,「吶你看看EXO在我們前面表演耶!」

什麼啊就這樣?那我從好幾天前就像個笨蛋似的懷疑東懷疑西的、豈不是個──等等。

 

「燦熺哥你說會不會和燦烈哥說上話呢?」

李燦熺好像看見無數朵粉紅色小花朵在李秉憲周遭綻放……他早該想到的,當五月底他們宣傳照出來那個時候就應該想到的!

「……應該沒機會吧,」最後一個尾音都還沒下來李秉憲就用一種很嚴肅的表情看向李燦熺,明明就被嚇了一跳還硬要表現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繼續把腿翹好,「他們下來我們就要上去了哪來的時間聊天。」

「我沒有要聊天,說說話而已!」李秉憲氣呼呼的鼓起腮幫,雖然可愛的想要順著他的話走,但身為李秉憲人生道路上的前輩李燦熺還是義正嚴詞的吐嘈,「差在哪。」

 

「你!」

「怎樣。」

 

不得不說,李秉憲被惹惱的樣子真的很很很很可愛啊!唉我們這麼帥氣的主唱(其實是全員)居然有這種癖好真的是令人困擾啊~李燦熺的靈魂在癡笑。

 

 

Teen Top準備Stand by!」工作人員突然推開門正好把唱著搞笑RAP的弟弟Line嚇得正著,由於不是平時那幾位熟悉的工作人員看見這個景象同樣愣住幾秒才千辛萬苦地把笑聲吞回肚子裡,在弟弟Line委屈之中把門關上。

崔鍾顯已經能夠開始想像那位工作人員怎麼和同事朋友形容Teen Top是個怎麼樣的團體了……

 

「喔,我們快點出去吧,說不定能碰上EXO。」話才剛說完,李秉憲立刻轉過頭,一臉讚揚的看向李燦熺。很顯然的這個小傢伙把剛才的那一回事拋到腦後,接著異常興奮的拍著方旻洙的肚子,哥!旻洙哥!起床囉!要去Stand by了!

呃呃呃、你這是要謀殺我吧。

 

李秉憲抓起暫時還沒打算清醒的那位的手硬是把他從沙發上拽起來,樣子看起來像是不聽指揮只顧吃草的牛與小主人組合。

 

旻洙哥快起來!燦熺哥來幫幫!

呀我這不是要起來了嗎。沒好氣的抓抓後腦勺,本來整理好的頭髮一下子變得凌亂,方旻洙在李秉憲的吵鬧和Cody姊姊的嚷嚷中擺出特別委屈的表情。想當然爾,弟弟Line不會放棄任何可以欺負他人的機會也跟著吵吵鬧鬧起來。

 

場面一觸即發才不過去外面接個電話而已裡頭就已經變成菜市場了現在是怎樣!不經意幫其他團體打到歌的經紀人出面控制情勢同時,李燦熺瞅見藍漆漆的一行人經過時還好奇地多探幾眼、再回頭看看李秉憲著急中又帶著期待和嘻笑的神情,也跟著揚起嘴角。

 

 

最終李秉憲還是沒能和朴燦烈講上話,只是在EXO下場而自己準備要跑上舞台時碰上朴燦烈充滿精神的Fighting

會的。哥很棒!笑彎眼睛便以旋風速度衝到劉昌炫旁邊。

 

 

「哦?那不是你之前在運動會遇到的迷路小朋友嗎?」目睹這幾秒鐘現場的邊伯賢一下子就竄到朴燦烈旁邊,邊回想記憶中頂著金毛在會場晃來晃去的小孩還回頭多看青春洋溢的舞台幾眼。

「什麼迷路的小朋友,你不要亂講。」依然笑著,「我們秉憲很乖的,一位的時候還發推特祝賀,是很乖的學弟。」

 

……你那什麼老爸驕傲的表情啊。邊伯賢發射鄙視眼神掃射再不留情的嗤一聲便撲到前方正和金鐘大練歌的都暻秀背上。暻秀暻秀,你聽我說小L.Joe有個好可怕的學長……

朴燦烈沒好氣的看著邊伯賢趴在都暻秀的肩膀上嘮叨的內容漸漸變成和金鐘大的互相吐嘈,接著他看見都暻秀側到另一邊向自己露出寵溺的笑容。

 

總是會這樣,會這樣不由自主的向你靠近。

 

 

突然被黃子韜扯了扯手臂,面對質問金俊勉一貫溫柔笑著告訴黃子韜他很喜歡這樣熱鬧。

怎麼突然講這個?抬頭一看,只見邊伯賢和金鐘大被朴燦烈壓在手臂下嚷嚷,而都暻秀圍觀就算了還止不住笑聲嘻嘻個沒完沒了,就算走在最前頭的吳亦凡殺來嚴肅的眼神要他們安靜也不見多大的效果。這不是很平常嗎,黏呼呼的聲音低喃不怎麼標準的韓語。

金俊勉沒再多說什麼,讓黃子韜挽著手臂。繼續走下去。

 

 

#

 

李秉憲焦慮的在休息室裡轉圈,雖然嘴上沒說但是一臉好想見見燦烈哥,好想跟燦烈哥說話的表情已經顯露他本來就沒打算隱藏,甚至有意要團員們出面拯救他。李秉憲多瞧了沙發上正準備補眠的方旻洙一眼。

 

……那眼神有夠犀利。

方旻洙抖了兩下,他果然太放任弟弟們了,怎麼能夠向哥哥露出充滿殺意的眼神呢。嘖嘖兩聲,方旻洙還是本著他的個性,頭一扭回到周公的懷抱。

 

呀!李秉憲氣的跳腳。

目睹過程的弟弟Line笑著笑著又被螢幕吸引過去。

 

「趕快去找他吧,不然可能要到下一次的運動會才能夠見面。」崔鍾顯還是決定做一回好弟弟,認真的向李秉憲提出建議過後,一轉回頭繼續跟安Daniel、劉昌炫鬼吼鬼叫加熱舞。

對耶真是個好答案……靠你以為我沒想過嗎!我就是不敢去才在這著急啊!李秉憲再度跳腳。

 

見隊長和弟弟們一點兒搭理自己的意思都沒有,李秉憲垮下嘴角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看向圍觀許久的李燦熺,而那個人還真如想像中那般一臉無所謂的滑手機。

李秉憲又氣又急──最終得到一個結論:我的心好累……

 

「走吧。」

「咦?去哪?」

 

才剛嚷嚷完,狠下心放棄而坐到李燦熺旁邊,對方就突然扔來一句砸得來不及反應。

似乎不滿意李秉憲的反應,李燦熺收緊眉頭伸手扯起李秉憲的手腕,「走啊去EXO的休息室。」見那傢伙愣頭愣腦的樣子,語氣中充滿不耐,你不是想見朴燦烈嗎那就去啊,我陪你去。

 

欸?真的?又驚又喜。

快點,免得我後悔。不耐煩的撇撇嘴。

哇!快走快走──等等,哥我頭髮有亂掉嗎?

……非常漂亮非常帥,快點走吧。

 

腳步聲還沒走遠,方旻洙悄悄睜開眼睛往那兩個弟弟的方向一看。

李燦熺不耐煩的笑意中滿是寵溺。

 

 

那小子啊。

方旻洙輕笑一聲。

 

 

#

 

 

一回到休息室又是一陣忙亂,參加Special Stage的五位成員和Cody們再度急忙的擠回隔板後更衣。其他的成員們也一如既往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哦,不,俊勉哥很認真的守在螢幕前等待Roy KimK.Will前輩的合作舞台。

……應該是這樣的沒有錯,可是怎麼跳起ApinkNoNoNo

 

正當朴燦烈陷入到底該不該把俊勉哥叫醒的掙扎的時候,換好衣服的都暻秀率先走出來扯回朴燦烈的注意。

一絲不苟的將白襯衫塞進褲子裡,鈕扣扣到頂端,再一條領帶正正經經的繫在脖子上,真的很好看。朴燦烈不掩飾的感嘆,很成功的就讓正往嘴裡倒水的都暻秀嗆得徹底。

 

啊暻秀沒事吧?朴燦烈緊張的繞著都暻秀卻又一點辦法也沒有。

咳咳、誰叫你要講一些奇怪的話…咳沒事…咳……

盯著都暻秀瞬間燒紅的耳朵,心中燃起莫名奇妙的滿足感,再把整個人仔仔細細的看過一遍。

 

「嗯,真的很好看。」咧開笑臉。

「……不要胡說!」惱羞成怒的吼一聲,都暻秀轉開頭嚷嚷好熱好熱就往角落練習舞步去了。

 

 

和都暻秀擦身的邊伯賢也來到朴燦烈這邊拿水,指指角落,邊伯賢挑高眉毛作為詢問。

其他三位成員也換好衣服出來了,掃射其他人的服裝大都是之前拍MV的路線,朴燦烈用一種媽媽向好兒子的朋友們說話的語氣:怎麼你們穿得都像是不認真上課的學生,暻秀卻像個模範生似的,果然還是我們暻秀優秀啊。

邊伯賢連翻了好幾個白眼。

 

「喂。」

「什麼?」突然一句打斷朴燦烈望著都暻秀沉默,應聲扭過頭看向同樣望著那個人的邊伯賢。

他沒有抬頭,那雙眼睛依然緊盯眼底的那個人,「我對暻秀的喜歡可是不比你少唷。」可不會因為少你一年和暻秀相處而沒有你那麼喜歡。

愣住幾秒才回過神的朴燦烈呵呵的笑起來,邊伯賢奇怪的看著大個兒反應竟然不激烈,輕輕淡淡的好像是在聽一件什麼幸福的事情。

 

「我知道,」嘴邊揚著好看的弧度,明亮的大眼睛映著輕柔的光,「所以我從沒小看過你。」

我也只不過是多知道一些暻秀的習慣,站上舞台或是面對鏡頭他還不是對我冷漠。

……幹嘛突然情緒低落啊。邊伯賢尷尬的撇撇嘴,而朴燦烈只是繼續不溫不熱的笑著。

 

看見金鐘大緊張的抓著鹿晗和吳世勳練習舞步,邊伯賢皺了皺眉頭還是靠了過去。

鐘大,不是那樣跳的。接著他的舞蹈小夥伴瀕臨崩潰的哭嚎引來對上數位舞蹈小老師的注意也過去糾正。

黃子韜悠悠地丟了一句你也有這麼一天。

 

剛從洗手間回來的張藝興拍拍看熱鬧的朴燦烈的肩膀,往後指了指說,「Teen TopL.Joe 君來找你。」

哦?越過張藝興往外一看果不其然看見張揚金髮的小主人模樣緊張的豎立門口,小心翼翼的往房內探看,畫上黑眼線的眼睛一對上自己立刻驚慌又興奮發出光采。

 

朴燦烈失笑,還是這麼可愛的孩子啊。

 

 

#

 

 

李燦熺站在走廊的轉角,距離李秉憲和朴燦烈站在販賣機前的位置並不遠,雖然聽不見他們的對話內容但是能清楚看見李秉憲掛在耳上亮晃晃的耳飾隨著主人的動作搖動,以及緊張而不斷撥弄鬢角和劉海的小動作。

在那麼高的人面前做什麼駝背啊,還不趕快把腰桿給挺直!李燦熺恨鐵不成鋼。

 

才無聲嘮叨沒多久時間,對方的經紀人朝兩人走過來,和李秉憲簡單招呼後就和朴燦烈認真談了起來。

李秉憲來來回回看了幾遍便的向後挪開小步伐,對方似乎是注意到李秉憲的小動作,才剛抬頭準備做個結束對話李秉憲先伸出手向對方講了些什麼後貓著腰往自己的方向跑來。

 

「燦熺哥!」小傢伙把眼睛都給笑彎了看來和學長說話比自己的告白還要有魅力呢,李燦熺撇嘴。

「怎麼講一下就沒了?不是期待很久了嗎。」李燦熺發誓他絕對有把醋收得好好的,不過就算外漏了李秉憲也不會發現吧哼。

並肩走回休息室,一面跟幾個路過的前後輩打過招呼一面回答,「好像是他們隊的Special Stage要開始了所以叫燦烈哥回去。其實我也沒認真聽。」

「哦?」這是什麼鬼原因啊。李燦熺質疑的挑高眉毛,「該不會是不想跟你聊天所以叫經紀人來救他吧。」

「才不是!」一下子就被氣得炸毛,氣得瞪大的眼睛不知道想起些什麼似的轉了轉,笑得像是得逞的小貓,「應該是像你急著從廁所回休息室看我的Oops!一樣吧。」

 

「……」

 

上揚的眉毛挑高幾度,看著李秉憲難得講贏自己而竊喜的模樣,李燦熺率先扭身走進休息室。

「原來是看見我跟智妍合演情侶的那樣著急啊。」聲音不輕不重,恰恰好是所有人都聽見的音量。

 

「呀!!!不准笑!!!!!!」惱羞成怒的怒吼被沒心沒肺的笑聲掩埋。

 

Teen Top的各位還真是有活力呢,年輕真好。幾個路過的工作人員呵呵笑著。

 

 

 

 

經紀人一進休息室就看見自家藝人難得開起小學生認真聽講的模式,乖乖的聚集在螢幕前等待夥伴們的Special Stage不禁有點感慨,如果在宿舍裡也能夠這麼安靜這麼乖巧就好了。

 

「要出來了!」

不知道是誰爆出充滿緊張和興奮的一句,搞得經紀人們也擠到他們旁邊去、嘴裡嚷嚷加油加油的觀看孩子們的表現。共用休息室的別團Cody姊姊實在忍不住笑聲真是從藝人到經紀人都這麼可愛啊。

 

看著團員們從升降機出現,朴燦烈感覺心臟好像隨著都暻秀的高音被誰給抓住然後被丟上天空,有那麼一瞬間沒辦法呼吸,只能睜大眼睛看著螢幕中的都暻秀認真的唱跳著不是我們的歌。

 

有一點點的驕傲和挫折感是怎麼回事。

吳亦凡笑著搭上他的肩,我們燦烈終於要長大了。

朴燦烈不能理解這話中的涵義。

 

 

強烈燈光下彎腰鞠躬的模樣其實並沒有那麼明顯、絢爛地模糊著。

一直到結束,朴燦烈都還感覺心臟澎湃得連呼吸都會痛。

 

不去接他們嗎?連是誰講的都無暇辨認,朴燦烈緊張兮兮的跑到休息室外,仗著比他人都高出半顆頭的身高優勢找尋。

 

還沒找到的時候朴燦烈感覺自己就快要死掉,膨脹的心臟就快要撐破肋骨,根本無法分辨這究竟是緊張還是慌張、又是為何如此。可當他看見吳世勳那頭金黃色的頭髮正往這裡走來,依稀能看見那個小傢伙和邊伯賢金鍾大說說笑笑的樣子,心情一下子就被平靜下來。

率先發現對方的金鍾大笑得像貓似的和邊伯賢一同吵吵鬧鬧的問我們表現的好不好?快說!

誰都注意到朴燦烈回答的時候那眼神直接鎖定在都暻秀臉上,而都暻秀卻不發一語的直接越過他進休息室,吳世勳連忙跟上去。

 

「我……做錯什麼了嗎?」

「放棄他,給我喜歡就好。」

聽見奇怪的對話內容,金鍾大莫名奇妙的看著92Line的同伴們,「你們在胡說什麼啊。」

 

鍾大,是不是我們的朋友。

……神經病。

呀金鍾大別走!給我站住!

俊勉哥我被神經病纏住了!!

 

 

金珉錫和都暻秀靠在一起觀看92Line和雙隊長企圖阻止他們在別人面前上演鬧劇。

暻秀不去跟他們一起玩嗎?語氣就像是鼓勵孩子參予孩子們遊戲的媽媽。

遲遲沒聽見都暻秀的回應,好奇的轉過去看他,只見他眼神固定在他們身上。

 

 

「我,一直都和他們一起啊。」

 

 

 

 

 

 

 

End.

2013/9/14

10:45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