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無條件接受/無條件拒絕 (KrisHo)

昇昊哥拉弓的樣子很好看呢。

黃子韜不經意提起的話題已經在吳亦凡的腦袋裡晃到至少有一百遍了。
雖然明白楊昇昊屬於誰見著都會喜歡的那一種人而且他自己也很喜歡去認識照顧弟弟們,也不會因此就忘記自己的存在,但不知為何就是會有種說不上來的不甘心。

「你怎麼看見他拉弓?」
「喔,還不是因為上次的運動會,哥找我去練習啊。」

……你又沒參加射箭比賽做什麼陪他去,而且你們又不是同一間學校。真是破綻百出的一句話,你果然不能夠說謊。
本來嗤笑地等著黃子韜因為自己被識破而驚慌失措,不料對方只是冷靜的咬著冰棒,誰規定只能陪同校去練習,昇昊哥為了犒賞我還帶我去吃烤肉呢!張藝興忍不住拍了因為賺到大餐而得意洋洋的表情的黃子韜腦袋。就讓你少說一點了,等會兒他生氣了怎麼辦。

瞟一眼,他面無表情到一個極致,黃子韜這才意會過來剛剛那些話根本就不能告訴吳亦凡,完了死定了,興興哥你說我是不是毀壞了一個幸福美好的家庭?!……應該不至於到這種地步吧。張藝興無語的看看陷入因罪孽而自我崩潰的黃子韜、再看看面無表情的吳亦凡。唉,黃子韜這什麼眼色。

正確來說應該是吳亦凡的聽力只擷取重點:“昇昊哥帶我去吃烤肉!”便罷工,腦袋立刻浮現楊昇昊和黃子韜忙著清除食物誰都沒說話的畫面,再來是楊昇昊雙頰被塞得鼓鼓的、豐厚的嘴脣泛著油光……

「喂喂喂,吳亦凡口水要滴下來了!」



楊昇昊和吳亦凡都是學校的靈魂人物,前者有萬能學生會長之稱後者是籃球校隊常勝軍,雖然互不認識但都知道有對方這號人物。

而他們初次正式見面是在第一屆六校聯合運動會。
當時楊昇昊不辜負大名鼎鼎的稱號一舉射出兩枝七分一枝八分的箭,成績算不差又非專業人員立刻贏得該校學生的全場歡呼,害羞的抿著嘴脣的模樣像是魔咒一樣不斷在吳亦凡的腦子裡重複播放。沒過多久,吳亦凡在好友極其敷衍的打氣之下鼓起勇氣,抬起胸膛朝楊昇昊的方向走去。

站在楊昇昊的身後正躊躇該如此開口的時候,本來和楊昇昊聊得正開心的龍俊亨注意到外人的存在便直接用手勢告訴楊昇昊讓吳亦凡少一件麻煩事不禁鬆一口氣。

只是這下又多了一件麻煩事。
吳亦凡看著楊昇昊回過頭,因為是他坐著所以下巴揚起角度、像是孩子一般抬頭看向自己。遠看近看都漂亮的眸子微微映著光亮,原本刺眼的陽光這時灑落楊昇昊的臉蛋卻是如此溫煦。
吳亦凡怔愣的發不出聲音。

反倒是楊昇昊稍稍皺起的眉頭因為認出對方而鬆開,帶上笑臉站起身來,個子雖然不高和吳亦凡站在一起更是如此但全身上下散發的氣勢無法忽視。是S大的籃球隊隊長啊,你好我是楊昇昊──,這時吳亦凡才願意承認自己的聽力是會自動關機的。

不過我們堅忍淡定的吳亦凡又豈能認輸。伸出手覆上楊昇昊的。
楊昇昊的手指修長漂亮,一看就知道是鋼琴家的手捏在掌心有一股說不上來的滿足感。


後來聯合運動會照新年中秋一年舉辦兩回,吳亦凡觀察到楊昇昊幾乎每次都只會參加射箭比賽再不然就是臨時幫受傷的選手參賽──簡直就和自己學校的副會長一樣嘛,只是聖圭哥從不代替比賽──沒有比賽項目之後就會四處遊蕩去認識認識各校的同學們。什麼時候會再過來呢?忍不住這麼想。

這是我們學校的學生會會長,昇昊哥;這位是……
我知道,籃球隊隊長嘛。
看見吳亦凡故作鎮定的緊張,鹿晗得意地朝好友抬了抬下巴,用眼神告訴他怎麼樣我家小包子主動給你牽線記得請吃飯啊。
……我靠,你跟金珉錫約會的飯錢我也替你出了!

吳亦凡盯著楊昇昊形成月牙的眸子。



記得有一回射箭比賽吳亦凡突如其來有個興致便抓起張藝興跑到靶子後方的觀台區湊熱鬧,不是第一次見過楊昇昊瞄靶時的模樣,但不知為何看得特別入迷而且還感覺似乎有什麼毛絨絨的東西一直搔著心臟。他看著楊昇昊抿著嘴脣時不時舔抿似的蠕動、嘴脣壓上弦,漂亮的眼睛閉起一隻、另一隻瞇成細長透露著認真專注。總是飛躍在琴鍵上的手指夾著箭。

當弓箭直直的朝靶子方向飛去的時候,吳亦凡似乎聽見什麼東西陷入皮膚的聲音。
張藝興緊張的問著吳亦凡有什麼不舒服,他指了指楊昇昊,表情和眼神都極為空洞。

「我,被他的箭射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