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疼痛教學 (鹿包 LuMin)

12、疼痛教學


有的時候鹿晗會懷疑金珉錫是由哪位科學家用糖、香料和美好的事物組合而成的。
賞過今天第五十三個白眼,金珉錫懶得再聽這奇怪的傢伙一臉認真的說些不正經的話。走開。重擊腹部,拉出距離。

不過,鹿晗可不是這麼容易放棄的人啊。
……金珉錫又怎麼會不知道呢。

餘光掠見鹿晗表情生動的捧住肚子裝模作樣的呻吟,哇哇真的好痛喔你怎麼能如此心狠手辣莫非是在外面有別的男人要來謀殺親夫了是嗎……這又是從哪裡學來的狗血劇台詞。挑起眉尾,還真是不敢直視啊。
對這樣耍賴的鹿晗已經從最初堂皇而順從到現在的視若無睹,連多看一眼都不願意施捨,專注的看著屏幕、手指飛快的敲打鍵盤。哼,我可是被這個傢伙磨練好幾年,鹿晗你那101個招數好可以收起來自己緬懷了。

在床上扭動三分鐘才驚覺對方根本沒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那就沒什麼好裝的了。嗤一聲後又從床鋪上爬起來湊到金珉錫後面,瞄了眼Kakao talk的視窗,「欸,你和他們說你跟我在一起的事了沒?」手環過對方的脖子、下巴墊著肩膀,鹿晗偏過頭看著金珉錫的側臉。翹翹的嘴。

啊真是。
「沒有,說這個幹嘛。」
必須咬上一口才行吶。

/

吳亦凡端著熱牛奶經過浴室時,碰一聲門猛然打開差一點兒就要撞上,還沒來得及罵人吳世勳就像是逃難般光溜溜的衝了出來。緊急煞車,扭過白溜溜的身子,表情慌張又調皮,大手一揮,從浴室飛出來的泡沫和「吳世勳你休想跑!」撕心裂肺的叫罵聲被強風捲了回去。門再度碰一聲被關上。

吳世勳擺擺手,為自己再次勝利感到驕傲和愉悅。用鼻子哼出旋律。

「世勳,進去把衣服穿上。會感冒。」
得意完的老么乖巧的應好,準備回房間之際又被三哥叫住。
吳亦凡盯著馬克杯中的漂浮物,「等等和伯賢把泡沫清乾淨。」



重新沖過熱牛奶的吳亦凡回到客廳,一屁股坐到金俊勉旁邊,看向對方的視線中心──都暻秀正幫鹿晗更換溫熱水盆的溫馨畫面──雖然這種場景對吳亦凡而言已經見怪不怪到能夠直接無視了。

「讓藝興給你治癒一下就好了,幹嘛弄得這麼麻煩。」
之前在中國不都是這樣嗎,雖然不是很想知道基於友情上還是問一下好了。吳亦凡啜口牛奶。

啊,燙。

「他說近期不接受凍傷治療。」幽怨的眼神飄向那人深鎖的房門。

屁股想也知道是什麼原因。
「讓你別欺負珉錫了。」看了一眼金俊勉噘嘴看過來好奇的小表情,抬起杯子抵在嘴,「總有一天凍傷的不是手,兄弟。」

已經(被黃子韜訓練得)習慣突然從韓語轉換成中文的鹿晗不到一秒鐘就反應過來,翹起的嘴角朝著奇異的角度上揚,看得吳亦凡心驚膽跳。喂喂喂這裡還有未成年人。我成年了!21歲了!金鍾仁被黃子韜猛然高喊嚇得不但陷進沙發裡還差點把水給打翻。

呀!別突然亂喊!
我哪有啊!
子韜,說韓語。

情況被扯到神祕的頂端。不過好佳在鹿晗被子韜打斷之後就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打算。
吳亦凡沒有忘記來客廳的真正目的。

「鹿晗,遙控器。」

他看見鹿晗嘴角回到最溫暖的高度。
擺在鹿晗旁邊的小茶几上的電視遙控器高高的飄起來。
完了。



好球。

/

「你再玩下去,不怕哪天我救不了你嗎?」

之前有一次張藝興發問,他本來以為鹿晗這樣鬧金珉錫不就只是想吃人家豆腐、增加情趣什麼的,天曉得鹿晗一反平日小痞子的嘴臉,盯著稍紅的指尖揚起笑容。

至少珉錫還在乎我不是嗎。說話的語調變得人似的,張藝興想要吐嘈卻又無法打斷。

金珉錫不像是世勳會利用超能力惡作劇、也不像鐘大那樣會不經意漏電,他很擅常隱藏自己的能力,擅長到就連手指都是溫熱的,有的時候我都還會以為他是普通人,和我們不一樣。
可是這樣的珉錫、明明是這樣的珉錫卻會因為我的毛手毛腳而隨意在我身上結霜,這難道不是代表我對他而言很在乎很重要嗎。

這話聽起來簡直是歪理。張藝興不發一語。
大概知曉對方的思考,鹿晗不氣不惱只是繼續微笑。

而且我,
「天,我當年怎麼沒發現你這麼變態呢。」

清澈的眼眸撞進張藝興帶笑的眼底。
「怎麼。被爺迷住了?神魂顛倒了?」

得了吧你,噁,好想吐。
趕快治癒治癒一下你自己吧,庸醫。
哇,我救你這麼多次居然還說我庸醫?沒下回的份兒了。
哎吚,我們張神醫大人有大量,就請原諒原諒我這介草民!
本神醫不治凍傷,來人啊,送客!
唉唷唉唷唉唷



黃子韜經過張藝興房門口,聽見裡頭不斷傳來敲鑼打鼓的聲音,就問客廳看電視的吳亦凡裡頭是發生什麼事。
「歌仔戲唄。」吳亦凡喝了口抹茶。

啊,燙。

/

「珉錫啊,在做什麼~」一進房間就往床上撲,腦袋湊到金珉錫手邊,想看看對方在看些什麼。
「聊天。」沒有任何要掩飾的意思,金珉錫自顧自的按著按鍵,隨後又想起什麼,「對了,等會兒挑張好看的照片傳過來。」

「喔。要幹嘛?平常見我不夠嗎?」
連翻白眼都不想施捨,「傳給我媽。」
「珉錫的媽媽?」
「嗯,我媽要看看他的兒子最近過得怎麼樣了。」
「……兒子?」

你媽要看她的兒子,讓我發照片做什麼──啊,難道
金珉錫放下手機,看著對方,「媽知道我們的關係了,她說你是她另一個兒子。」

鹿晗在原地愣了快十秒鐘,慢慢從床上爬了下來。模樣茫然地抓起頭髮,珉錫啊我這樣頭髮亂嗎?衣服這樣穿好嗎?噢不,先化妝好了…不不不還是先洗澡好了……

失笑得看著對方驚慌失措,金珉錫起來將鹿晗拉下來,順過鹿晗的瀏海他放輕語調「別緊張,你現在好極了。」手機對準鹿晗。「長得真好看。」



其實鹿晗什麼都沒聽見,當金珉錫握住他的手腕開始,他的耳朵嗡嗡作響,只能看見金珉錫的嘴型猜測他講的話。
鹿晗只感覺到冰霜刺進肌膚、甚至陷進血管裡往心臟游動,刺痛的根本無法言語。
他不知道金珉錫這是有意還是無意。一點也不像他。但是。

珉錫啊。
嗯?
你覺得要怎麼樣愛我?

金珉錫投以神經病的眼神,發現對方眼神無比真摯,雖然莫名奇妙還是認真的咬起嘴唇思考。


而且我,
「痛到讓你逃不掉。」
愛極了被他凍住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