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的模樣:醉後真言





他在午夜的小酌時刻隔著醉意向崔勝澈表達過自己的內心。他們互相知曉彼此的心向著那個人,也都沒道破這扇友誼的紙窗,直到今夜。
崔勝澈突然憶起過去尹淨漢曾在他們三個難得一同小酌時喝多了,拉著他和洪知秀的手,將自己嚮往的浪漫形容得天花亂墜。猶記當時喝過幾杯意識也不太清醒的洪知秀興奮地附和。

少年過於天真浪漫的幻想。

如果我有愛人,我要一直牽著他的手,走遍天涯海角走到天荒地老,甚至連地獄都要一同隨去──喔,不,我不會讓他到地獄去,那種地方不是他該去的──要去也是像我這種雙手沾滿鮮血的人去,而不是他。
那麼─淨漢就要和她分開了嗎?

崔勝澈看得很清楚也記得很清楚,尹淨漢凝望發問的洪知秀時的眼神充滿他未曾見過的濃濃情意。
「是啊,」和不勝酒力的洪知秀相比,尹淨漢清醒得不得了,望著他的神情比任何時刻都來得溫柔:「不過我會在地獄詛咒他再也找不到比我還好的愛人。」

被醉意醺紅臉頰的洪知秀擺出厭惡的表情,「淨漢你真的很壞。」

他們的酒宴並沒有因為洪知秀趴在桌上睡過去而結束,崔勝澈讓他躺平、將自己的大衣外套蓋在洪知秀身上。尹淨漢推開落地窗,晚秋的夜風吹散了崔勝澈對於方才景象而感到焦慮的思緒。
窗戶關小一點,知秀會感冒。崔勝澈蹙起眉頭,而睡在他的外套下的那個人已經化成原型,僅有一雙尖尖的耳朵露在外頭。

尹淨漢似乎是沒聽見崔勝澈的話,一臉天真爛漫的回過頭沖著崔勝澈笑。
「我要收集所有美麗的話語,我要告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