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的模樣:辦公室戀情



「在玹真的很可靠呢。」

雖然不太明白金希澈為何會突然講這番話,但想起那個人,李泰容藏不住絲毫驕傲的笑容:「是啊,很聽話也很成熟。」
送走前來季檢的金希澈一行人之後,圍觀全程的金東營撞了撞李泰容的肩膀。

幹什麼?李泰容揉揉被撞疼的肩,看不明白金東營揶揄的表情。
毫不吝嗇賞了個大白眼,金東營無語問蒼天眼前這個看似了解天下所有事的、實質是名愛情傻瓜的傢伙怎麼會是自己的伙伴呢?真的天天都要操碎他八卦的心了。

「不知道哥是真不知道還是在裝傻,」搶在李泰容給他進行禮儀教訓之前,金東營擺出認真的表情,「希澈哥講那種話不就擺明知道哥跟在玹的關係了嗎?」
李泰容聽得一愣一愣的:……所以呢?

深呼吸,冷靜,東營啊東營你可不能因為眼前這哥害得自己接下來一個月都得包辦他的報告。金東營拍拍胸脯內心喊話才將欲翻的白眼壓制下來。
「所以,哥是不是該將你跟在玹的關係呈報上去了?」


你也知道的,在訓練所談戀愛本身就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金東營聳著肩膀講得無所謂的模樣不停浮現腦海。
李泰容甚至開始思考該如何撰寫報告。他們兩個是日久生情,所以連他們初遇的日子都得寫上去嗎?鄭閏伍跟他告白是什麼時候來著的?欸等等那時候鄭閏伍好像還是未成年耶──我不會因為呈報辦公室戀情就以誘拐未成年被警察抓去關吧?


哥在想什麼?心不在焉的。
鄭閏伍一如往常興奮地將今天的訓練過程講得口沫橫飛,卻沒有得到李泰容平時溫暖寵溺的目光。小朋友一下子就洩氣的噘起嘴巴:是我今天講得太無聊了嗎?
……啊?不是的不是的,在玹講得很有趣。
可是哥你都沒有在聽啊。

見不得小情人露出失望難過的小表情,李泰容慌張卻又找不到什麼好理由給自己脫罪,情急之下求助成天被這對白癡情侶閃得要死的金東營。
而對方雙眼緊盯電腦螢幕,依然做著手上的活兒。

「在玹啊,泰容哥可能是分心在想思成今天的表現吧。」
「什麼!」
「喂金道英!」

即使被兩人同時吼住,金東營也不疾不徐地繼續製造流言:「今天思成表現很好啊,連寶兒前輩都讚美了。泰容哥是思成“專屬”的訓練師自然會覺得驕傲吧。」
還不忘在幾個字眼上加重語氣。金東營暗暗哼了幾聲:誰讓你倆成天欺負我!

「……泰容哥真的是這樣嗎?真的是在想思成嗎?」
見到鄭閏伍隱忍怒氣的模樣,李泰容恨不得上前揍造謠的金東營兩拳──但某個角度他也沒有說錯,他確實也有分心回憶一下董思成今天的表現──但真的只有一下而已!
李泰容知道打從自己被指派成為董思成的專屬訓練師開始,鄭閏伍都有些不滿。不過董思成確實乖巧(雖然他們兩人同年但是董思成比他更像弟弟),鄭閏伍也一同見證董思成一路的成長,即使有時也會向李泰容表達他同樣為董思成感到驕傲,他還是藏不住對於董思成的醋意,儘管他明白董思成對李泰容一點邪念都沒有。

李泰容躊躇著該如何解釋才好──他並不打算在辦公室裡和鄭閏伍討論要怎麼呈報他們的辦公室戀情。
見李泰容遲遲不搭話,鄭閏伍感覺自己的怒火就要沖出嗓子眼了(然而其中有一半的怒氣是覺得亂吃飛醋的自己很丟人),咻地站起身,低頭死死盯著被自己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一跳的李泰容:「我去練習了,不打擾泰容哥了。」

直到櫃子上的獎牌被鄭閏伍狠狠甩上的辦公室的門震得搖搖欲墜才將李泰容從驚嚇中扯回現實。

「哎唷,門都要給他摔壞了。」
李泰容呆呆地轉過頭,對上視線終於離開電腦螢幕的金東營。看見他露出“這部好戲真精彩”的表情,李泰容忍不住上前掐住金東營的脖子。

──對了,他得替自己想想該如何解釋這個密室殺人。





----------------

ps訓練所裡是允許辦公室戀情的喔,不呈報也沒有關係♪(/・ω・)/ ♪


設定:

泰容(黑貓) 暫時為WINWIN的訓練師
道英(兔子) 文書
在玹(巫師) 訓練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