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的模樣:嚴厲的人?

設定:

泰容(黑貓) 現暫時為WINWIN的訓練師 擅長影子操控
道英(兔子) 文書 以及各種打雜工作
在玹(巫師) 訓練生

辰樂(耳廓狐) 訓練生
Mark(人類) 訓練生
東赫(米格魯) 訓練生


-------


Q: 在訓練所中誰最嚴厲?


目光悄悄瞟向坐在攝影機後面監視的李泰容,即使被抓包也不慌不忙地露出好看的笑容。

「雖然泰容哥很嚴格,但我明白都是為了我們好──」這類相似又老套的臺詞,金東營聽到都能倒背如流了。正當他準備讓鄭閏伍講點有些新意的東西、而將視線從螢幕移到鄭閏伍的臉上時才發覺眼前這傢伙目光火熱、盯得令李泰容尷尬到裝忙。
呀。金東營簡直要被這對白癡情侶打敗了,他關掉攝影機毫不客氣賞了個超級大白眼:鄭閏伍,你認真點好嗎?

「我又沒說錯什麼、」昔日訓練生中的忙內、如今的大哥覺得十分委屈。嘟嘟嚷嚷著要金東營好好回憶李泰容指導自己時有多可怕。
……不一會,金東營便揪著一張臉辯解:不是啊,你受訪就應該認真看著攝影機啊,不要再看泰容哥了!


「而且你的表情跟語氣實在是──想欺負單身狗也不是這樣。」
「可是哥,你是兔子。」

「……媽的鄭閏伍我今天不打贏你我就不姓金!!!!」

「呀呀呀!你們兩個不要鬧了!孩子們在看啊!」

顯然並沒有聽見李泰容的勸阻,於是李泰容牙一咬腳蹋了下地板,正沉迷追逐戰的影子頓時交疊在一起,當著眾人的面、扎扎實實地摔在一塊兒。

-

「對我最嚴厲的哥哥嗎?」一面聽著黃仁俊的翻譯,鐘辰樂的視線時不時飄向不遠處罰跪的鄭閏伍的身影,李Mark不止一次出聲提醒他現在正在錄影。

鐘辰樂皺起眉頭,思考好一陣子。久到金東營忍不住向身旁的李Mark吐槽,呀你們到底多欺負新生啊?李Mark堂皇地做出誇張的反應,WHAT?

「嚴厲的哥哥們蠻多的,」鐘辰樂轉轉眼珠,用著並不純熟的韓語說道,「但我想應該是楷燦哥?」

對於鐘辰樂不同於其他新生的答案,金東營感到十分新鮮且好奇:哦哦哦竟然不是Mark?
喔…我也有點驚訝。原以為會高票當選“新生眼中最嚴厲哥哥”的號稱的李Mark手摀住胸口,語氣有些感慨。

哦?原來我們調皮搗蛋東赫也是嚴厲的哥哥啊?和李東赫一起訓練過不短的日子,金東營回想起來的盡是他搗蛋的畫面,實在難以想像鐘辰樂所描述的“嚴厲”是什麼模樣。
李Mark試著閉上眼睛跟著回憶,但當他閉上眼皮浮現腦海的卻是李東赫惡作劇完得逞的笑臉,「……我怎麼不知道東赫嚴厲了?」

如同金東營李Mark無法想像嚴厲的李東赫,鐘辰樂同樣也無法理解為何他倆會不曉得李東赫嚴厲的模樣。
扁扁嘴,還是透過黃仁俊翻譯:「但是多虧楷燦哥哥對我如此嚴厲,才能讓我在短期間內進步這麼多!」

看著鐘辰樂真摯又可愛的瞇瞇眼,金東營不自覺地跟著彎起眼眸:對!我們辰樂說什麼都對!哎一咕怎麼這麼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