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out You. (2Lee)

很愛寫無病呻吟(攤手


--------------------------------



「或許,你存在我身邊。」


雨下得很大,李秉憲側過臉望向窗外。豆大雨珠打上窗戶,而窗戶因為溫差佈滿霧氣顯得不明顯。
聞言,李燦熺翻身壓制住李秉憲。

突如其來的重量不免發出細微呻吟。李秉憲帶上埋怨的瞅李燦熺一眼。

不似少年時期那般瘦弱身材,雖然仍然白皙卻能見幾分越過青澀的痕跡。
視線掃過鎖骨上頭的紅印,總是不小心的通紅耳朵,更不敢去想像後背的抓痕會有多精彩。

擠進腿間,輕易地就將腳踝捏在掌中,折起纖瘦的雙腿,壓下身朝內側曖昧的磨蹭。乾燥的脣一下又一下的掃過敏感的耳,輕柔的床邊話猶如雲霧柔軟的敲打耳膜,幾分搔癢。下意識的縮起肩、往他的臂間蜷縮,正中下懷。

啊──將他的驚呼吃進肚裡,沒有等待他完全適應便逕自開始抽動。

嗚……痛、好痛…嗯……你慢點──

無意外還是出血。雖然有血液作為潤滑但對於他而言並沒有因此比較好吧。
應該是有病吧,你想。明明快把他捧在手心呵護了,卻還是熱於看見他因痛苦而扭曲漂亮的臉孔,特別是此時,被情欲和疼痛夾在中間時的神情特別迷人。

指尖溫柔的滑上他發燙的耳廓,輕輕捏揉。聲音嘶啞卻意外的好聽,乖,再忍忍,一會兒就會好的。接著,慢慢的,慢慢的放輕力道和速度,直到退到剩下一半時突然停下動作,他難以置信的盯著你看。

怎麼了嗎秉憲? 笑著好看,完全退出李秉憲的身體,右手溫柔地為他整理被汗水沾濕的前髮。
本來傻楞著無法回神,李燦熺如花笑靨突然佔滿眼瞼,稍腫紅脣又被欺了上去,對方熟練的開啟自己牙關舔過顆顆編貝掃過口腔每個角落,回過神來已經難得勾引住對方的舌根,和他糾纏得難分難捨。
但體內的火仍然猛烈燃燒,不想管那麼多了,李秉憲盡量將雙腿張到最開、環上李燦熺的腰桿。下身揚起的小兄弟貼上李燦熺的腹部。輕搖臀部,本來只是想讓李燦熺蹭過方才被入侵的穴口的,貼上李燦熺腹部的小兄弟卻有了反應。
看著李秉憲點火還自個兒羞的不得了的模樣實在可愛。輕笑著握住溢出白液的器官,不輕不重的擼動。
唔……你,長期拿筆的手指帶點繭抓得李秉憲難以形容得快感,下意識的捉住李燦熺的手腕。
李燦熺倒也不驚的繼續為他服務。

直到高潮好似一陣閃光閃的李秉線頓時無法回神。只是感覺還有哪裡空虛。
……啊!才這麼想著,就被狠狠貫穿。
雖然方才已被入侵過但這回是完全使力進入或許又讓傷口更加撕裂,惡狠狠的瞪向李燦熺,殊不知此時梨花帶淚的模樣只會想讓人更狠狠的欺負。

呀秉憲啊這可是你自找的,語畢便將人翻覆過來,抱住纖瘦的腰桿再使勁地一撞。
嗯啊──!啊你、……你嗯、慢…慢點……

李燦熺似乎已經失去控制。李秉憲承受不住後方的衝擊也不管起什麼矜持,仰著頭大聲呻吟。
耳邊除了李燦熺粗亂的呼吸聲,不時還有曖昧的話語伴著熱氣捲進耳蝸。
嗚……燦熺……拉著李燦熺的手來到身前,李燦熺反抓住李秉憲的手覆上自己的下身。

唔、這嗯……這樣很啊嗯奇怪……
秉憲想要的話就自己來,嗯?

惡質的輕捏頂端,激起一陣小小尖叫。
李燦熺覆著李秉憲的手、扣進他的指間一同握住他的下身。感覺得到李秉憲的顫抖,忍不住笑出聲,秉憲又不是第一次自慰這麼害羞幹嘛?

羞紅臉頰激動大喊的同時,被撞上敏感點,不自覺的弓起背與李燦熺更加貼近,而那聲掩飾的斥喝都成了軟趴趴的呻吟。

隨著李燦熺不斷朝敏感點頂撞,已經無法好好握住而前端液體也不斷分泌出來。
嗯啊…燦嗯熺……完全浸泡在情慾裡頭的聲音聽來沙啞而撩人,李燦熺放開李秉憲的,完全與漂亮的手指交扣,加快抽動速度且越來越深入,幾乎是要埋進李秉憲最最溫暖的深處。

李秉憲再度撒出白濁,李燦熺抱緊痙攣的身子,一聲低吼也完全灑進李秉憲體內。



浴室的空氣都載上濕氣,霧濛濛的讓人有些看不清楚是曖昧還是愛的虛幻。

李秉憲閉著眼睛伏在李燦熺的肩上,好讓李燦熺方便替自己清洗,只是不時發出細碎呻吟頻頻令彼此分心。

嗯啊──!呀李燦……嗯唔──本來掏洗的長指色情的彎曲起、模仿衝刺出出進進的動作。嘴脣被封住咒罵,好不容易消去的燥熱又慢慢爬回臉頰和身軀。


顫抖的雙手最終還是失去支撐的力氣而靠上浴缸邊、抓得發白的指尖被人捉起來親吻。
唔嗯……燦、燦嗯…… 快失去知覺的指尖被李燦熺含進嘴裡突如其來的吸咬,不禁令李秉憲腿軟,李燦熺眼明手快把人攬進懷裡也撞進深處。
指尖和體內的快感讓李秉憲難以招架,抵觸浴缸的前端不斷冒出液體融進逐漸轉涼的水池。腦中一片空白卻不停的想要哭泣。


全身濕漉漉的坐在床尾,眼神渙散的看向鏡子內自己,那赤裸的胸前佈滿深淺的痕跡。光是看著肌膚就能回到那個時候,李燦熺溢滿愛意的眼神虔誠的親吻自己的身軀──

甫出浴室就聽見細微的低吟,蹙眉拉過被子掩住李秉憲蜷著身自慰。
唔……燦熺?……幫我……帶著淚光和數度深陷情慾的眸子,紅腫的嘴脣哀求的噘起。雖然不明白李秉憲的企圖,還是伸出手握住半勃的下身。幾個舒爽的咕噥滾出喉頭。
呃啊──本來還沉迷在李秉憲潮紅的臉頰,冰冷的手指從內褲開口滑了進去一把握住,猛然回過神只見李秉憲微微睜迷濛的眸,你硬了,能夠絲毫不害羞就說出這樣的話,李秉憲是怎麼了?

把李燦熺推倒,趁著李燦熺還沒反應過來便將他拉出且一口氣坐下去。
儘管已經做了好幾回,這樣的動作還是不免讓李秉憲疼的齜牙裂嘴,又擠出眼淚。

好痛……好痛喔燦熺……
抓緊李燦熺的T恤,淚花滴滴答答的落在衣服上、也燙傷李燦熺的胸膛,這是怎麼回事?秉憲你。
反手抓住李秉憲的手腕,別鬧了秉憲,再做下去你會受傷的。

倉皇瞪著眼睛,李燦熺看見幾滴豆般的淚珠滾出眼眶不禁想起早晨打在窗戶上的雨滴。
抬起手還沒碰上李秉憲的臉頰,身上那人夾著自己的抽動起來。

心疼的看著李秉憲一面哭一面喊疼,想要制止李秉憲的胡來卻無奈被人壓在身下擔心會把李秉憲傷得更嚴重。

嗚嗚……你為什麼不動……這樣、嗯我好累……噘著嘴更高了,幾顆虛弱的拳頭敲上李燦熺的胸口。
為什麼要做?已經做過很多次了不是嗎?你不會累嗎?
……我想做就是想做,你、你快動啊!
不要。我不想做。
你!

李秉憲氣極,眼淚也越掉越兇。要你動就快動啊,平常叫你不要做又不肯停,你好討厭啊李燦熺……哭著,又砸了幾顆拳頭,講著好是無奈好是委屈聽的李燦熺都想笑出聲。

「為什麼不做?以後、以後我們就再也見不到了為什麼不做……」把臉埋進李燦熺的頸肩,宛如呢喃殘忍的敲進耳膜。

……最終,你還是不選擇我嗎。
扯開笑容,捉住李秉憲的腰桿便狠狠地頂起。激起一聲驚叫,以及被掩埋住的哭聲。



外頭仍然下著雨,沒有絲毫減弱的跡象。
聽著雨滴敲打玻璃的聲響,忍不住扯開一邊嘴角。

這樣的天氣好像真的很適合離別。

唔……懷中的李秉憲皺著眉頭睡的不安穩。環抱自己的手依舊緊緊抓著,一如他緊緊抓住你的心。李燦熺苦笑。輕柔地滑過臉龐、撥開凌亂的前髮,落下很輕很輕的吻。

「秉憲,願你有場好夢。」
而你卻闔不上眼。徹夜無眠。



為李秉憲扣上一顆一顆鈕釦,寵溺的笑看李秉憲剛睡醒發懵的模樣有多可愛。
他伸手扯住你的手,神情帶點憂傷,眼底還有些不清醒。你只是笑著,用他抓住你的手輕柔地捧起他的臉,輕輕的親吻。

鼻息相互糾纏,你的我的氣味融合在一塊兒。
一點點一點點你的味道,就讓我好好記得好好珍惜在心底深處。

燦熺,我──
「我們還會是朋友吧?秉憲可不能忘記我喔。」

怔怔的看著李燦熺笑得燦爛,頓時反應不過來只是應著他的話傻楞楞的點頭。

看見那個男人走進李秉憲的傘下,不想去猜測他們為何而歡笑,反正從現在開始你和我又恢復成最初的兩條水平線。李燦熺關上窗,沉默的盯著雨珠敲上窗面。
至於李秉憲收起雨傘時那男人突如其來吻上去的畫面也只不過是場美麗的背景。





End.

2013/5/11
Pm 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