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奇蹟

 「我叫約翰克菲,念起來跟咖啡很像,可是拼法不同……」

 依然記得他滿臉害怕且環繞緊張,當時的我們都錯了,他的內心並不與外表相似,他,既溫柔又單純。

 遇見他那時我才四十四歲,日子過得很快,轉眼間我已經一百零八歲了。看過許多人來來去去、目送摯愛獨自走向死亡,而我卻還停留在原地,帶著約翰的禮物存活著。


 「小子,你還好嗎?」剝了塊土司給金格先生。我們都一樣,體內都有約翰贈送的禮物。
 撫著金格先生的毛。年老的牠自顧自的嚼著手中的食物,絲毫不受我的影響。
 「小子,我們在一起好久了啊……」
 望向窗外那蔚藍的天際,從那日到今日,我們一起生活了好久好久……
 「抱歉,這跟我們想像的老鼠村不一樣。」撐起苦笑。
 解決完午餐的金格先生緩慢地推動起置在一旁的木軸,就像年輕的時候一樣,只不過給的人是牠真正的主人、不是我。

 後來,我參加了愛莉的喪禮。


 「當我死後的那一天,我站在上帝面前,祂問我為何殺死祂的奇蹟,我該怎麼回答?」
 「請告訴天父這是你所做的善事。」

 直到約翰坐上電椅那天,他依然是流著眼淚和汗水。
 憶起當時他篤定的說道,不捨與尊重在內心交戰著。
 這樣的做法到底對不對?而我親手將上帝的奇蹟殺害。

 「我從未看過電影……」

 坐上電椅前個夜晚,在監獄放了片電影。
 死刑犯只剩下約翰,他目不轉睛的看著電影,那是他第一次看電影,可是他最後也是唯一的一次,翌日,本該無罪的他將被送上電椅。

 那是他的選擇,他說他累了,不想再活下去了,不想再看遍人類的醜陋。所以他選擇將錯就錯,讓他冠上可怕的殺人犯之名,但誰也不知道他實質上,什麼也沒幹。
 他只不過是想幫忙兩個小女孩,最後卻被認定是殺害小女孩的兇手。

 他什麼都沒有,是黑人、赤腳、巨大、手掌也很大;他的心地善良,是熱心、單純、上帝的奇蹟。

 還拯救了好多人。
 約翰治好了我的病、金格先生的復活、也治癒好賀爾的太太。跟大夥兒一致的認同,他是上帝的奇蹟。

 「老板,晚上會熄燈嗎,我怕黑……」

 跟約翰結束對話的最後一句,也是印象最深的一句。
 和巨大的身材一點也不搭嘎,他滿臉眼淚、汗水的說道他畏懼黑暗,不只一次的告白著。

 他很單純、真的很單純。
 總是縮著身子躺在床上、面對著牆壁,沒有人知道他每夜抱著什麼想法入睡。心中是不安、恐懼、還是坦然?

 「別緊張,我是來幫忙的。」

 親愛的約翰,可惜我們是在這裡相遇,不然我們可以成為要好的朋友吧?
 很高興你在監獄裡也認識了一些朋友。
 很開心我們遇見了你,在走完這段綠色末路的時間裡,我們都過得很快樂,至少我們知道真正的你,並不是他人眼中的殘忍。


 看著手中的黑白相片,輕輕撫摸的像中人的臉龐。
 「無論過了多久妳還是如此美麗。」
 已經練習會思念時不掉眼淚了,只是心中的空虛依然強烈的蔓延在空氣中。

 我跟金格先生還有多少時間?
 不知道。


 親愛的約翰,你是上帝賜與的奇蹟。
 雖然你並不是非常喜歡這個異能,但我能感覺到有時你感謝這個異能的存在。
 希望,下次我們都能在另個地方相遇,和柏魯托、金格先生、老戴、跟我。



 接著,一天又這樣過去了。
 明天,我又會看見誰來臨?又會看見誰離去?

 這是個未知的答案。


 輕輕地將頭枕在枕頭上,心底默念了些祈禱。

 感覺得到體內炙熱而滾滾,親愛的上帝,感謝您讓我此生中感受到生命的偉大。
 他愛著這世界,即使對他不公。

 緩緩地閉上眼睛,期待起今晚的夢將是上演怎麼樣的戲碼。

 那片綠地、那個黑人、那隻老鼠、那件服裝、那張電椅、那部電影……



 走向那棟小房的綠茵茵草地,還有,他的善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