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不生氣的人發起脾氣來很可怕 (95Line/漢知)

未完,但應該也不會完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從來不生氣的人發起脾氣來很可怕。
這個道理李燦從很久以前就經常聽見別人這麼講但從未經歷過,當洪知秀實踐這句話之際,李燦才發覺可怕還不足以形容自己的恐懼。


尹淨漢和洪知秀吵架了。
具體原因為何,事發後才回到宿舍的李燦不是很清楚也不敢去問,僅隱約能猜測到事情可能與返鄉的崔勝澈有關。

洪知秀去洗澡的時候,李燦接到崔勝澈的電話。聽出大哥語氣佯裝平時輕鬆似地和他話家常,被尹淨漢甩門出去的畫面受到莫大刺激的李燦還是忍不住向崔勝澈打小報告說自己有多驚嚇,而且他和尹淨漢打招呼也被無視。
啊、這樣啊…我回頭打電話唸唸他。電話那邊用哄小孩的說話方式倒是蠻受李燦的青睞,李燦不停應和勝澈哥要幫我好好唸淨漢哥!
先是被李燦的嘟嚷逗得笑出聲,崔勝澈後來提起故事的另一位主角。

「知秀還好嗎?」
……。李燦頓時陷入沉默,思考良久現在的洪知秀是正常還不正常的同時,電話對邊了解他的苦惱似地傳來長長的嘆息。沒關係燦啊,崔勝澈說,你就看著知秀別讓他吃太多甜食好嗎?

聽見大哥要他做的事情,李燦想起前些天看的電影支支吾吾地回應。
「阻止知秀哥的話,我會不會被開槍打死?」
「李燦,你現在在韓國好嗎。」

就在結束通話的那一刻,李燦被突然被推開的宿舍房門嚇一跳。
洪知秀一面用毛巾擦拭濕漉漉的頭髮一面詢問怎麼了。沒事,李燦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聽上去自然點。萬幸的是洪知秀似乎本來就只是隨口問問而已,對於連李燦自己都聽得出來話中的心虛更是毫無反應。看著洪知秀僅是點頭便坐到書桌前的背影,莫名覺得自己的胸口有點疼。嚶、這是對待老么該有的態度嗎!面對洪知秀的後腦勺,李燦哭喪著臉。

「喔對了,剛剛勝澈哥讓哥回電給他。」李燦從上層爬下來準備換洗衣物,一面用餘光關注洪知秀的動作。一切似乎都與平時並無太大的差異,直到洪知秀將手機摔到床鋪上時李燦這才驚覺此地不宜久留,加快收拾東西的動作趕緊溜出房間。

衝出來的時候正巧遇上也要去洗澡的徐明浩,李燦不管三七二十一拉著不明所以的徐明浩逃到浴室。

/
李燦倒在思考編舞隊形的權順榮的旁邊,再度哀嚎自己不敢回去這個房間容得下他嗎。
未曾經歷過這些的夫勝寬理所當然地認為是李燦太誇張,就先不提尹淨漢,認識洪知秀這麼久他可是連洪知秀沉著表情的樣子都沒見過,直說是李燦的問題要他趕緊回房。
聽見這番話,李燦自然是氣不過,立刻從權順榮的床上爬出來直嚷嚷:不然哥你跟我一起回去啊!
去就去啊誰怕誰。夫勝寬嘲笑地勾起嘴角。

兩人你推我我推你地吵吵鬧鬧地步出房間,權順榮疲倦地呼出長長的嘆息。撐著頭目睹全程的全圓佑好奇地問對面的權順榮對於此事的看法。
將筆記本闔上,權順榮一臉凝重地對上全圓佑的眼,「我傍晚遇到淨漢哥了。」

「呃?」
「淨漢……淨漢哥超可怕的,明明沒講任何話我也覺得隨時都會被殺死QAQ!」


李燦沒有考慮到尹淨漢是否已經回宿舍這點,更不敢去想像自己將要和兩顆未爆彈一起生活。
當夫勝寬在開門的瞬間就注意到尹淨漢氣勢洶洶的背影,轉身企圖逃跑。李燦硬是要拽著他進房間。夫勝寬不從,直到坐在書桌前散發著不能招惹的氣場的尹淨漢冷冷地喊了聲夫勝寬的名字這才縮著肩膀、乖乖就範。

睡在李燦下舖的洪知秀面對牆壁蜷曲身體滑手機,想著因為是脾氣好的知秀哥應該沒問題吧的夫勝寬小心翼翼的用著平常調皮的語氣,「喔Shua哥還沒睡啊?」

「嗯。」
「……」夫勝寬摸摸鼻子。


夫勝寬離開之後,李燦躺在床上腦袋裡千絲萬緒。猜想在他還沒回宿舍之前這個房間裡究竟發生什麼事情、又或者是方才又接到崔勝澈的電話時洪知秀那像要吃人的眼神。
……哦對了那個眼神真的把他們嚇壞了。夫勝寬吃驚地喊出OMAYA、又趕緊摀住嘴慌張地查看洪知秀的反應,而對方恢復事不關己的模樣躺回去。
不行這裡我真的待不下去了,夫勝寬無視李燦的求救信號,鐵了心將講電話的李燦留在這水生火熱的空間。我親愛的弟弟,希望明天我還能見到你。
友情呢!!李燦朝夫勝寬逃亡的背影無聲咆哮。

“我過幾天就回去了,燦你再忍一忍。”
崔勝澈在電話那頭安撫李燦受傷害怕的小心靈,李燦委屈地噘起嘴:哥你快點回來QAQ

感覺到有人拍打床墊,李燦轉過身,只見應該躺在下舖的洪知秀笑容僵硬的指向門口,「知勳訂了炸雞一起去吃吧。」
啊……好!李燦一聽見有炸雞吃便將所有的煩惱都拋在腦後,立刻從床上跳起來,正準備歡呼之際瞟見尹淨漢已經在門口等待他們的樣子,本來消失無影無蹤的煩惱又回到李燦的腦袋瓜裡集合。

緊張的盯著兩位哥哥走在前面,雖然未有交談但依照雙方的氣勢看來突然打起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李燦偏過頭,知秀哥打架?還真是稀奇的畫面?


一推開門看見炸雞們在地毯上等待他們,李燦立刻拋下所有思緒投入炸雞的懷抱。
李燦一邊啃炸雞一邊觀察兩位哥哥。洪知秀和自己差不多,一見到炸雞表情就和緩許多,甚至和金珉奎有說有笑;反觀尹淨漢,同樣一手拿炸雞一手拿飲料、跟文俊輝耳語的模樣卻活脫脫像吃炸藥。李燦替文俊輝掐一把冷汗,就怕尹淨漢真的爆炸。
哎……雖然尹淨漢在這幫兄弟裡面的體力是墊底的,但打起架的狠勁絲毫不輸給崔勝澈。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不禁抖了抖,崔韓率以為冷氣開太強、忙著找冷氣搖控器。

不過宵夜的美味還是令李燦暫時忘卻傍晚開始緊繃的情緒,決定一心一意專注吃著炸雞。
當遲來的權順榮推開門歡天喜地的喊道咕咕呀我來了!的同時,尹淨漢突然站起來大罵一句髒話,除了一直和他交談的文俊輝和李知勳外在場所有人都被嚇了一大跳。一直看眼色的夫勝寬驚得打翻汽水、忙著善後。
直到路過的人好奇的往房內探頭探腦,權順榮才找回靈魂,輕手輕腳小心翼翼的關上門。

「你不要這樣。」李知勳蹙起眉頭。
「是啊,你不要這樣。」文俊輝應和。

尹淨漢死死的瞪著他們,抿著脣不發一語,接著直逕走出房外。
看著門砰!地一聲被甩上,李燦突然想起今天下午他步出宿舍電梯時也是看見相同的畫面,當時的心跳就如同此時此刻這般急速。他小心的瞄向洪知秀,而洪知秀竟然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繼續啃雞翅。

「順榮,哥幫你留一隻雞腿。」
「哦……?哦!謝謝哥!」


「哥你不過去看看嗎?要是淨漢哥發生什麼事怎麼辦?」李知勳走到洪知秀旁邊,語氣卻不如字句那般擔憂。
能發生什麼事。洪知秀僅僅督過李知勳一眼,語氣更是李燦從未聽過的冰冷,「這時間大門早就鎖上,除了房間跟別人房間他還能去哪裡。」
……哇,對耶。崔韓率聽見這番話,一愣一愣的感嘆對方想得很多。雖然被夫勝寬拍了一下,吐嘈他沒有眼色。

「……去和淨漢哥聊一下吧。」
洪知秀看也沒看李知勳一眼,撇撇嘴,「不去。」

看著李知勳因為洪知秀的反應感到煩躁而走出房間,李燦才發覺原來洪知秀脾氣拗起來也蠻不得了的。

徐明浩湊到滿臉憂心的文俊輝旁邊似乎是在打探消息,但文俊輝做出拒絕談論的手勢,坐到椅子上神情若有所思、目光時不時飄到洪知秀身上。
李燦猜測對方可能是在思考該如何勸洪知秀。尹淨漢的性子不就是這樣嗎,你就忍一忍嘛。想著想著,李燦突然不開心了,從以前開始洪知秀就不停退讓或順著尹淨漢的意思,為什麼這次也要洪知秀先認輸呢?雖然不明白事情前因後果,但李燦還是氣憤地狠狠咬了手上的炸雞一口。

「怎麼?燦你很餓?」崔韓率問道。


/

李燦半夜摸黑起床上廁所,經過崔勝澈的位置時不小心被東西絆倒嚇得他差點喊出聲來。摀住嘴巴,瞬間冰冷的空氣中只聽見洪知秀小小聲的夢囈後翻身的聲響,李燦定眼一看絆到自己的罪魁禍首竟然是崔勝澈的旅行包。
勝澈哥回來了?直覺地往崔勝澈的床鋪一探,卻不見人影,同時發現尹淨漢也不在床上。好奇兩個哥哥在大半夜跑哪裡去時,李燦抖了抖身體,喔對了我得去上廁所!

解決完內急,李燦一邊思考兩位哥哥的蹤跡一邊東張西望地返回房間。當李燦督見二樓到三樓的轉角處有一團黑影時又差點尖叫出聲──待他恢復理智且看清楚,暗自氣憤自己方才的軟弱時,崔勝澈和尹淨漢朝他露出調皮的笑容晃了晃手中的酒瓶。


深夜兩點半。
李燦小心的越過一堆酒瓶,坐到崔勝澈讓出的空位上、接過尹淨漢遞來的可樂──雖然李燦低聲抱怨自己也想喝啤酒但被崔勝澈以未成年為由駁回──,李燦看向側身坐著的崔勝澈一口一口灌著啤酒問道。
「哥不是後天才要回來嗎?」
「……喔對啊,」映著月光,崔勝澈露出訕笑的臉龐顯得幾分疲憊:「還不是因為我們老么才趕快回來的。」

噢……李燦擺出還是哥你懂我的小表情,崔勝澈笑著又灌了一口酒。

「呀你都不知道你們給燦帶來多大的困擾呢,成天要看你們兩個的眼色。」崔勝澈的酒瓶碰了碰尹淨漢的,打趣的說道。
尹淨漢勾起嘴角摸摸李燦的後腦,哎一咕我們燦尼受委屈了,來,燦尼是誰的孩子~
李燦硬是憋了三秒鐘才擠出:淨漢哥的……

「好了燦回去睡覺吧,明天不是早八嗎。」


返回位於三樓的房間,李燦正巧遇上從廁所回來的洪知秀。那人揉著眼睛問燦你怎麼在這裡?我、我…我起來上廁所啊!見洪知秀打著哈欠點頭,懸在喉頭那顆名為我說謊了可是知秀哥會信嗎的大石頭才終於放了下來。

躺平在床鋪上,李燦睜著眼睛好一會兒才低聲說出,知秀哥晚安。
嗯……燦尼晚安。伴著翻身時衣服和床單摩擦而發出的小小聲響,沾染睡意的回應宛如夢囈。

擺置在崔勝澈床頭的鬧鐘的數字跳向三點整。李燦已經迫不期待想要快點天亮、快點看見兩位哥哥一如往常的互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