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演員與李作家 (海敏)

即便社會逐漸對特殊戀情早已接受,法律仍然對他們不友善。

六年前李東海剛從偶像徹底轉型成為演員,眼看他的演藝之路就要成功,一篇篇爆炸性的斗大標題映入眼簾。他不是很在意,經紀公司早已知情所以也不是很在意,但是甫以作家身分出道的李晟敏特別特別在意。見不得李晟敏憂慮在面前晃來晃去,李東海很是悠哉的讓他不要想太多等會兒的記者會就讓他講就可以了。
李晟敏停下焦慮的思考,嚴肅的看著李東海。
他說,我不想成為你的負擔,更不想讓這件事情成為我們的阻礙。

見著李東海逐漸濕紅的眼角,李晟敏這才想起眼前這傢伙是由眼淚構成的啊。不過這番話也是他對於這段感情的想法。無法讓步。

李東海經紀人悠哉地進了休息室,靜靜的望相擁的兩人一眼,平靜的告訴他們記者會等會兒就要開始要李東海趕快把自己收拾好。雖然依照那傢伙的習性,待會的記者們不知道又會異想天開的幻想哪些苦澀劇情來。經紀人雙腳擺上桌子,翻開八卦雜誌。啊李東海這狗崽子連偷拍都好看啊,人帥就是好啊嘖。


交疊的掌間染著薄薄汗水。他問他害怕嗎。
跟當時和你爸媽見面相比這真的是小意思。他聽著他的話笑了出聲。
他告訴他,沒事的不管明天的新聞怎麼寫明天的社會怎麼看我們,我都不會改變。
嗯。你之前當偶像賺的錢還足以養活我們吧。
……一起睡火車站吧。




李東海花了整整兩年才初嘗走紅滋味,跌入谷底卻只要兩天的時間。雖然會覺得憤懣不平,社會拒絕他的原因不是吸毒不是殺人放火不是詐欺賭博而是他愛的人不是眾人所盼,他卻也很能理解社會對他的不公,因為當年他和李晟敏的家人也是如此看待他。高中生的戀情多半是玩玩而已的吧,不會太認真的吧。可惜他和李晟敏磨光了彼此青春歲月,即使退去制服換上西裝從校園踏入社會,即使從練習生到出道,彼此從不斷爭執到一個眼神就能明瞭,家人也從排斥慢慢接受認同,這可花的他不只兩年的光陰啊。
這世界上可能就只剩晟敏能接受你的壞脾氣了,可要好好珍惜人家啊。某次健康檢查,李東華翻著李東海的健康報告宛如宣告他的病情似的說道。啊?哥你這句話──李東海當場抱住他哥哥狂哭將近五分鐘,嚇得護士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剛出書就爆出誹聞讓大部分民眾撻伐甚至發起抵制新書,但是李晟敏和出版社還有五本書的合約。他一度認為出版社肯定會和他解約,他的作家夢才剛崛起就要被淹沒了。怎麼知道從編輯到社長一個個都比李晟敏所想像來得開明多了。出版社那邊表示合約不會受到任何影響,下一本書的稿期也會隨事情發展暫時性無限延期讓他好好的處理眼前的事情就好。出了會議室的門之後李晟敏特別覺得他這次真是遇上好老闆了。
嗯──當然他不會忘了要替社長的女兒要張李東海的簽名照。


誹聞沸沸揚揚鬧了將近五個月。那五個月裡李晟敏幾乎天天受到李東海部分死忠粉絲的騷擾,從網路暴力到死老鼠禮物,整個人從憂慮進化到特別憂鬱。李東海做了個算是惹惱粉絲的行為──當然是在經紀公司贊同之下所進行。
再度招開記者會。這回是李東海單獨招開。

事後有人打趣的調侃李東海真不愧長著一張男主角的臉連講的話都像是偶像劇台詞。往後的四十八個小時間無論是電視新聞報章雜誌還是網際網路無一不談論李東海在記者會上最為轟動的一句話。
下台之後經紀人抓住李東海的肩膀不停搖晃,呀狗崽子你知道你剛才講些什麼嗎!
僅見李東海睜著他那雙充滿靈性和水氣的大眼睛。喔天啊……哥我到底講了什麼?


曹圭賢按照慣例在星期三的中午來到李晟敏住處討午餐。啊東海哥今天有記者會?幾乎每一臺新聞台都在報導記者會,曹圭賢朝李晟敏喊過便隨手丟開搖控器。
咦怎麼會他沒跟我提過。李晟敏急忙地放下菜刀抓起圍裙下擺擦手返回客廳。

閃光燈反覆地照亮李東海嚴肅的神情,一幕一幕全都落進李晟敏的眼底。
見著電視機裡頭的李東海鞠躬,曹圭賢扯開嘴角搖頭晃腦學得有模有樣。

「晟敏啊你因為我吃過太多苦頭了,下輩子就由我做女孩子吧。由我去找你。」



有人稱他倆包括男人的理性和男人的感性的結合,堪稱天造地設的一對。面對這番言論他們窩在電腦前面指著對方的鼻頭笑了好久。
事隔多年李晟敏在給某家日報的專欄寫散文就以男人的感性為題。內容與平日相似多半談論最近發生的事情亦或心得感受。他的文筆不艱澀,尤其擅長運用童話或寓言故事來闡述一些人生大道理或是社會議題,但說教意味卻不濃厚甚至有趣。簽書會的記者訪問中有記者提及仍然有部分人認為這是消遣李東海拿李東海來炒新聞,李晟敏只是淡然的笑道,文章中他並未提及誰的名姓也沒試圖拿誰當話題只是想和讀者們分享生活瑣碎的事。
而只是正好是李東海和我的生活瑣碎事罷了。

近日有位女子歌手的新歌蟬聯多個月的音源排行榜第一名。
等待正式拍攝的李東海邊和女演員及工作人員開玩笑,邊輕聲哼著咖啡廳內播放的音樂。年輕女演員見著打趣的向李東海說哥哥以前也是偶像,歌應該唱得不錯吧。李東海笑了笑繼續開玩笑,歌是唱得還行,不過填不飽肚子。然而又沒誰不知道當年以DongHae之名出道的偶像歌手能歌善舞會演戲,更能譜曲呢。


李東海繼續隨音樂哼著歌。

嘿男人的理性啊,下輩子由我去找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