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 (玹容)

  • NCT
取名渣....

-----------------



遇見鄭閏伍前,他曾經談過戀愛,也失戀過。曾為了別人流過眼淚,也讓別人哭泣過、受過傷害也曾經讓別人受傷;也做過一些讓自己愛的人以及愛自己的人傷心流淚的事情。

有些事情會一輩子都跟著他,成長過後的他也在無數個夜晚回想起過往,也怨恨自己當年的不懂事。
對此年長七歲的姊姊總是告訴自己,那些都已經過去了,你現在要做的應該是警惕且以成為更好的李泰容努力才對啊。

再後來他考到仁川的大學,開始新的生活。
同時也很幸運地遇見很合得來的室友們,雖然有點過於國際化。不過也托室友們的福,一年級的英文必修、日語選修都很平安順利的PASS,後來甚至還學到一些簡單(但不常用到)的泰語。

在一回宿舍停電的夜晚,幾個朋友也過來一起聊天。他們開著手機的手電筒把所知的鬼故事講了一輪,後來早已互相熟悉的他們也趁著這樣的夜晚將深藏內心最底層的自己攤在彼此面前。
最終,他們以互相摟著嚎啕大哭的畫面作為句點。

初遇鄭閏伍是在12月31日,中本悠太和徐英浩去市區參加跨年晚會、TEN去參加泰國遊學生舉辦的跨年活動,整間寢室只剩下他一個。
那天他回到宿舍大門前看見公告欄貼著舍監告假的消息才想起來徐英浩出門前一再提醒他,但他還是忘記帶鑰匙了。
看了看手錶,再看看沒幾間開燈的房間。啊這個時間點大家都出門跨年了吧?他這麼想,接著吐槽自己怎麼會因為只是出來丟垃圾就沒帶手機呢?連僅剩的求救機會都沒給自己留下。
他還沒懊悔完,感應式照明燈就突然暗下來,他嚇了一大跳驚慌地準備要離開。

「啊您要進去嗎?」
再次受到驚嚇的他猛然轉過身,身後那個人似乎也被他的誇張反應給嚇到,但很快地又恢復平靜。
雖然對於自己的軟弱被陌生人發現這點感到非常不好意思,但他現在管不了那麼多,急忙點頭。
見著他的反應,對方依然露出溫暖的笑容從包包裡掏出大門卡。

「不進來嗎?」
「不了。」對方擺擺手。
應該是要去跨年吧,「那個、謝謝你幫我開門。」
舉手之勞而已。

他關上大門,看向漆黑的會客室。
想起方才他感謝且預祝對方玩得愉快時,對方加深溫柔弧度的笑容。
「您也是。」

啊,人好長得又帥。他呢喃,並沒有發現自己邁向電梯的腳步有些雀躍。
──不過他還是希望對方能夠忘記那個丟臉的自己。

再見到鄭閏伍是在英文系的籃球比賽上,他明明是過去幫TEN應援的,但目光卻不知為何總是隨著揮著汗水與TEN對峙的鄭閏伍身上。
「他就是上次幫你開門的那個人?」興許是察覺到他的目光,中本悠太問道。
嗯對啊。

如果你要幫他應援的話我是不介意喔。
困惑地看向中本悠太,只見中本一臉複雜地望向幫TEN他們班熱情應援的徐英浩,「但我怕你在“這裡”幫他應援的話會被那個傢伙殺死。」
你也太誇張了吧,他失笑,不過悠太

「那是你的朋友嗎?好熱情的人啊!」
「……我不認識他啊,是東營的朋友吧。」
「啊~是東營的朋友啊。」

莫名其妙被拖下水的金東營無奈地賜給兩位學長一個大大的白眼。

結束小劇場,他繼續專心看比賽。雖然嘴巴和身體是替TEN應援,但目光卻緊緊跟隨鄭閏伍。

與那天晚上帶著溫暖笑容的那個人迥然不同,現在球場上這個人面無表情的認真比賽。
他忍不住發出感嘆。啊會運動真好啊……接著忽視金東營噗嗤的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