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VY]Episode Related 12.

李勝賢滿臉無趣的托著腮幫,盯著被自己轉著的手槍,打了個哈欠。

「呀、你是最近吃飽太閒才跑來我這邊瞎搞嗎!」
「唉呀希澈啊,你就給小勝利休息休息唄。前陣子案子多,也該好好的休息了。」
朴正洙溫柔朝他笑笑,他倒也沒害羞什麼,閃閃回禮。

對朴正洙的發言,金希澈嘖一聲。
「哼!反正下個月的案子一定要做好就是了,才懶得理你們呢我可──」
「是是是、宇宙大主子啊!」
沒好氣的接話。金希澈笑得如花。


「哥、我問你們……你們一定回答我喔!拜託。」
注意到李勝賢眼底閃爍,肯定八九不離十有關那件事。朴正洙擔心地望望金希澈。
倒是那人勾起以往挑釁的笑意,「是在真吧。」

「是的。」

把手肘擱在桌面,把臉湊近對方的。
清澈的大眼骨碌碌地瞧著那人,挑釁的笑容轉為趣味。


「你問吧,是想知道什麼?是原因?死因?兇手?還是──自殺?」












幾乎快把整間資料室給翻了過來仍然沒有尋到一絲有關那起案件。

東永裴深深歎氣,後背靠上櫃子。
縮起膝蓋,顰眉回想起當時李勝賢和自己提起時的場景。

當時就有查覺到李勝賢的悲傷神情是有意展現的,可是為什麼?
難不成是在暗示自己重新調查這起案子?
忍不住歎息,怎麼感覺自從遇見他之後生活都變了調?

「永裴哥?」
一道女聲如鈴鐺般地竄出。
猛然抬頭對上聲音主人的眼,只見她眨著眼睛疑惑地歪過頭。
「是彩琳啊。」
東永裴朝她笑一笑,看在她眼裡是他安心鬆懈。

「永裴哥怎麼出現在這?真難得啊。」
李彩琳半走半跳地靠近東永裴,順勢坐到他旁邊。
嘴上講著有意的逼問,但似乎是沒有出現效果。
東永裴倒是因為高跟鞋發出的聲響頭隱隱作痛起來。

「沒什麼只是想來找找以前的案子。」
壓抑頭疼的不適,東永裴漾起笑容想讓自己看起來自然些。
但他不知道此刻的模樣看起來多悲慘。

李彩琳看著他沒多說話,站了起來。
就在東永裴不解地看抬頭看她那一刻,她決定了,戳破謊言。

「彩琳啊?」不解的看她脫下高跟鞋、又著手翻找起一本本資料書。
連正眼都沒看他,指腹掃過一個個斗大標題、然後翻頁。

「哥不是因為高跟鞋的聲音所以更不舒服的嗎,所以我脫掉了。」
「哥不是在找資料嗎,所以我來幫你找了。」
「不用了,我自──」
碰一聲,闔上資料書,風將鬢鬚碎髮吹了起來。也嚇得東永裴不敢動作。
「李在真那起是吧。」

銳利的注目只不過是掃了東永裴一眼,卻使得他不敢再反抗下去。
陽光映在李彩琳認真的臉龐,混雜塵灰,東永裴只覺得腦子一昏。

硬是挺起僵硬的後頸,但不適的低吟道破他的逞強。
「哥你去吃飯吧,趁現在志龍哥還沒有回來。」
「志龍……還沒回來?啊、彩琳?」

就這麼被強拉起來。好不容易焦距好看見李彩琳的臉,那張仍帶著稚氣的臉嚴肅著。突然好想念李勝賢那張嘻皮笑臉。














用力把自己摔進沙發裡,深陷。不理會姜大成擔憂的問候。
面朝內,食指堵住耳穴。十足小孩鬧脾氣。
見狀,知道拿他沒法子,倒了杯溫水擺在矮桌上,裝沒事樣回到餐桌上上網。

查覺到客廳動靜,打開電腦攝影機往客廳方向拉近。

李勝賢正在講手機。即使把音量調到最大依然聽不見對話內容。
思考要不要把安裝在沙發後的竊聽器打開,最後作罷。鼠標移到關閉鍵。
他有自信等等那人會過來告訴自己。



「大成哥。」看吧,果然來了。
「勝利啊怎麼了?」露出以往溫柔的笑容,等著眼前這小鬼按著自己的計畫走。


倒是李勝賢眼神沒有語氣那樣虛軟。逼迫溢滿眼眶。

「你換了勝賢哥的安眠藥了吧。」









秒針跑得噠噠、水龍頭水聲滴滴答答


那微微揚起的弧度只讓他感覺毛骨悚然。










「沒有。只加重安眠藥的劑量。」

「少自作聰明了!這樣能幫助勝賢哥什麼!」壓不住衝上喉頭的憤怒,李勝賢揮起拳頭。
姜大成一把捉住李勝賢的手腕,溫柔笑臉的溫度降到最低,聲音啞啞。「沒有幫助?你才在說什麼呢怎麼會沒有幫助了。」眼神鋒利得像是要把李勝賢分裂。「Dreaming的藥性已經對勝賢哥沒有用了,再不加強只會使哥吃過多,到時候就不是去醫院能解決的事了。」甩開李勝賢的手。姜大成轉過身蓋上筆電、越過李勝賢進房。


李勝賢緊緊握拳。氣憤咬著下唇。
這個他也知道啊!可是就是不能說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曉得!
他也想幫忙勝賢哥啊!可是偏偏他什麼忙都幫不上啊!






「A XI!!!」推倒餐桌,精緻瓷器全都碎了一地。

無力跌坐在地,面對散落的碎玻璃,陡然呼吸不過來,緊緊抓著胸口的襯衣,大口大口喘氣卻感覺呼吸不過來,熱滾滾的淚珠啪噠啪噠地落下。

好痛苦……
即使想大喊卻發不出聲音,只有眼淚越流越多。



「小勝賢?勝利!」

迷迷糊糊之間看見勝賢哥的臉,扁扁嘴,「哥……」好不容易發出聲音,喉嚨卻彷彿著火。
「怎麼了?嗯?勝利啊怎麼了告訴哥!」








崔勝賢向來都不是個太過理性判斷的人。
他不過是個看起來冷靜冷酷其實是個十足的小孩。
職業跟個性反差太大了,也許這樣才能完成任務吧,哈,金希澈啊你可真行呢,找到這麼樣的人

“大成啊別玩得太過火”
我知道,姐,我自有分寸。倒是姐姐妳什麼時候要回韓國?
“等活動開始我就會回去了”
呵呵姐姐妳可因為男人而別忘了時間喔!
“呀!你這小子說什麼呢!”
哈哈哈姐姐我先離開囉,勝利被送進醫院了,我必須接受志龍哥審問呢
“唉唷那你小心點,權志龍的審問很疼的”











「勝利怎麼樣了?」
「感冒而已,加上呼吸過度。」
「這樣啊……」
「對了,聽我說



       上頭釋出當年李在真的消息了。」



















2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