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VY]Episode Related 15.

聽說他被子彈射到了,怎麼樣很疼嗎?
當然疼了,你很有經驗不是嗎
是啊我可是很有經驗的,可是和他不同啊,我可不是被愛人的子彈射中的

他的情緒變化大到無法捉摸清楚。想上回跟權志龍會過後失神落魄的模樣和現在可真是相差甚遠,還有那充滿戰鬥的話調啊。

妳別老是往我這邊跑,其他人會起疑的
看他慵懶地展開胳臂、倒在床鋪上。深邃的眼瞳在暗室裡閃閃發光。
我說你啊多久沒洗澡了?
顆顆從上次見過丙熙哥到現在
……夠髒

呀我說妳啊趕快離開吧,再待在這裡可是會惹出事情來的
凝視他那雙深邃的眼眸子,裡頭多了少見的認真和嚴肅。我知道了。起身,拍了拍警裙,正要邁開腳步之際。

彩琳、對不起哥沒能讓妳好好過
……要是你真是這麼想的話,先去得到在真的原諒吧

刻意略過他悲傷的眼,吸吸鼻子,說多虧他愚蠢的行徑讓她們吃了不少苦。對不起對不起環繞耳邊聽都聽煩了,真要覺得想補償的話就好好聽從志龍哥吧。

妳知道?
何況我,我想連永裴哥都知道吧


對了,拜託你洗洗澡吧,都幾天了還不洗
顆顆我知道了明天晚上會洗澡的
還要等到明天
哈哈哈

















「哥、哥醒醒」
拍拍懷裡那人的臉頰,看著他迷糊睜開眼。懸在心頭的石頭放了下來,天曉得這人在這股香氣中還添加什麼。更何況他們聲稱是使用李在真生前吃的安眠藥,天曉得是不是那種安眠藥。過多迷迭香。

「小勝賢……」
聽見對方聲音沙啞喊著自己的名字,一股氣湧上喉頭,手一勾,把他緊緊箍在懷裡。推也推不開,加上藥效產生的後作用也沒能出多少力氣。李勝賢的擁抱緊得使他有點喘不過氣。
才想出聲制止時,滑過頸子的熱液打斷他的企圖。

「哥、我不能、不能再失去哥了」哭腔斷斷續續傳達進耳蝸,撕開外觀藏匿在最深處的悲傷暴露在陽光下。反手抱住李勝賢的腰桿,閉上眼睛,聲音低沉也令他感覺到安心:那麼你不能鬆開手唷。

崔勝賢輕輕拍李勝賢的背,閉著眼睛,感受李勝賢越抱越緊。
沒有辦法伸出手替他抹去眼淚,是,他是懦弱,也不敢去處碰別人的傷口。
因為他知道,那傷口有多麼的疼。


想在真了嗎?
想在真了吧。


聞其嚶嚶啜泣,每個呼吸每個抽泣都打進崔勝賢的心底,聽得他心臟都狠狠得被揪起來。
知道這孩子的個性,像大哥似的,除了偶爾會撒撒嬌之外活脫脫就是個大哥哥。明明還是個孩子卻不願意把軟弱嶄露出現。
例如當初和自己相依長大的弟弟死於末路那刻,不哭不笑模樣只讓人感到心酸。














Sandara瞪圓眼珠,抬頭,那人的身影逆光,看不清此刻的神情。
聽著那人沉穩的嗓音裡頭含蘊濃厚孩子氣。

「昇、昇昊?」
「姐姐還有我喔,還有昇昊在,所以不要哭喔!」他笑著,雨滴順著低垂的睫毛墜落到她的臉龐。與奔馳的雨水淚水混和在一塊兒。

「姐姐除了昇昊還有哲鏞跟丙熙!所以不要哭。」
「沒有,昇昊誤會了,姐姐沒有哭。」
「真的嗎?」
「嗯……」
「呵呵,那麼姐姐我們趕快回家吧!不然丙熙會擔心的!」

鈴鐺笑聲打響在深暗的天空,猶如陽光照亮大地那樣、灑落心底的陰影。
隱隱約約之中,那眼窩下是連時間都殲滅不去的陰霾。

拉著那隻溫暖的掌,Sandara已經感受不到眼淚湧出眼眶的感覺了。
緊緊繫住兩人間命運線,然後她發誓不能再鬆開手。




不管是哪一方。





抹開眼淚後天空就會蔚藍了對吧,Bom妳是這麼告訴我的





「姐姐怎麼又哭了?」
「傻孩子這才不是眼淚,」是對Bom妳的思念啊。

















權志龍吃力地撐起上半身,左肩和腰桿上的兩個孔洞帶來的疼痛就快把他的理智掩沒。聽見攜帶那方次次傳來機械聲,緊咬下唇,氣憤得把一旁的水杯摔到地面。看著水流帶著晶瑩玻璃碎片又起又落,看在他眼裡卻明亮得刺眼。

「還是連絡不上嗎?」
隨便哼聲當作答覆。
「這也太奇怪了吧,可不是嗎,志龍哥。」跨上病床。圓滾滾的水靈眸子如新生兒般充滿好奇地硬是闖進權志龍的眼簾。

無視裡頭的氣憤。

「現在希澈哥可是動員起來在找勝賢哥和小勝利喔,看來這次真的玩完了──」
「滾!!」怒吼,扔出手中的物品。
「賢勝!」才想上前拉開張賢勝,天曉得他的手還沒碰到人,對方已經伸手抓住衝擊力大得驚人的武器。

「顆顆,如果手機壞的話,志龍哥你就永遠收不到勝賢哥的消息了囉!」


「張賢勝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這麼樣子很討人厭。」
「知道,我當然知道囉。」

他笑著,話裡頭像加了蜜糖,甜得快把權志龍的理智給溺斃。
「哥,這可不行喔,傷口會裂開的。」
掌心炙熱得快將權志龍的一切給割裂開來,那個包覆所有秘密的底部。笑眼彎彎,壓在肩上的手無形間用力。


「賢勝,別鬧了。」
看著他瞟了後輩一眼,終於安靜下來。
以為事情會平復下來誰知道,只是誰知道。



「不是在開玩笑,希澈哥真的動員在找他們,我是說真的。」
等到他消失在病房裡,才終於安靜下來了。深深吸氣,想緩和身體不適。





前輩。快速瞄一眼涎長臉的後輩。
賢勝他……是說真的,而且不只是他們那邊的人,連局裡的人都有線報了
注意到他的身體一繃。
先別擔心,我會先擋住他們的──只是前輩你小心一點,應該會被上頭跟金希澈他們盯上


「俊亨啊、」
看向外頭的樹葉被冷風吹得亂七八糟,如同那些被窩藏了許久的複雜情緒,只要再一分勁就會壓垮最後一根稻草。走在狂風中的那個瘦薄身子,搖搖欲墜。

「帶著賢勝逃得遠遠的吧」




後輩望向權志龍的側顔,看著複雜的思緒在他的眸裡流竄。
活脫脫像個抓不住任何浮木的罹難者。在水中載浮載沉。


















你看見兩個少年捧著兩束品種不同的花束出現在李在真的墓前。
一個看見你之後仍面不改色、另一個神情顯露出些許不安。

看著他們在墓前絮絮叨叨,猜想他生前和他們一定是很要好的朋友吧。

「不好意思,冒昧請問,」一把穩重的聲線把你的思緒拉了回來,歉意笑笑,卻被他的問題愣在原地,無數的想法在腦海裡晃來盪去,就像當初對李勝賢那樣:請問,是小勝利的朋友嗎?

還是勝賢哥的朋友?另個男孩把眼睛瞪得圓圓大大的。

勝賢……?
再不過熟悉的名字敵敗所有浮出的問題。勝賢,這不是李勝賢的名字嗎?難不成他們比李勝賢還要小?可是不對啊,剛剛他又說小勝利,勝利不也是──









「是志龍哥的朋友吧。」

「咦?真的嗎?是志龍哥的朋友」


















彩虹
嗯?
今天晚上有出現月虹嗎

永裴你知道嗎,李在真是他們最重要的中心,組織因為他誕生,要叫他們怎麼接受他的離開

我向勝賢哥發誓過的,我會永遠永遠陪在他身邊的
現在的他們根本無法再受到任何衝擊的……無論是勝賢哥、還是小勝利


我們的在真啊回到彩虹的盡頭了、他回去了、那裡比這裡更安全對吧……













在愛爾蘭民間傳說裡,矮精靈將寶物收於彩虹的盡頭























2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