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VY]Episode Related 16.

權志龍一邊說一邊流眼淚。晶瑩的水珠劃過日漸消瘦的臉龐,他哭著說他快撐不住了,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切會曝曬在檯面上,害怕沒有辦法保護他們。

那畫面在腦海裡落下深刻痕跡,怎麼揮也揮散不去。








「既然是志龍哥的朋友,來這裡是做什麼呢?」
「……請告訴我有關於在真的事情。」




褐髮少年搶在黑髮少年前面回答你。
「沒有辦法。」

你注意到黑髮少年歛下眼底悲傷,揚起淡淡笑容。
「洪基,沒有關係的。」他朝你微笑,水亮眸子裡的情緒大多悲傷。






我們的在真是回到彩虹盡頭的
他沒有死,只是回到該回到的地方而已







他們要離去那時,你留意到黑髮少年眼角的晶瑩在夕陽下閃閃發亮著。褐髮少年笨手笨腳地替他抹去眼淚。

目送他們走入澄黃之中,你明白還有很多東西是他們要你自己去尋找的,









也許會要以性命做為賭注。





































凝視擺在小桌上的花瓶,眉頭皺得不著痕跡。
「為什麼買鳶尾花?」


「喔?不好嗎,志龍哥。」
他帶著淡淡的笑意望向窗外。外頭一片漆黑。連一顆星星都沒有非常客氣的消失不見。他說。


還會說笑呢,志龍哥,心情不錯吧
怎麼會,白天快被上頭的人給搞死了
顆顆、對了志龍哥,我和洪基遇見那個人了
嗯?
就是小勝利的初戀啊顆顆顆


權志龍看著他依在窗戶邊,漂亮眸子彎成兩道新月,咯咯笑著。少了平時的距離,更多動人的氣質。突然感慨,為什麼連見到他一個笑容都要這麼難?

月光灑落在他美麗容顏上,帶著淚光點點。


還沒再想更多,人都還沒抵達病房,那把嗓子比人還早到達終點。
「哥!鍾訓!外面、外面!」








「做什麼這麼急啊──」


吶、在真啊,你看見我們了嗎?























生命打從一開始就只是條直線,什麼緣份、什麼相遇、什麼命運都只不過是被打在上頭的死結,解不開,也沒有理由解開它。

我會一直喜歡昇昊的、所以不要忘記我好不好

李昌瑄,在這場戰爭中你輸了,徹底輸了。
楊昇昊身邊多得是守護他的人,本來你也有機會成為站在他身邊的人眾之一,你卻把機會推給別人,獨自走向孤獨,那個沒有楊昇昊的世界。然後一個人不停想念他,惦記他過得好不好、惦記他是否身體健康,以為會到走向死亡那天都不會見到他們,你該開心你有個多事的妹妹。

聽我說,有些東西要去放下,昇昊他
哥別說了!別說了……

眼淚滴落在日前受傷的傷口上,什麼都感受不到,只覺得像被海水淹過鼻腔那樣令人痛苦想不停哭泣。

李昌瑄挺直的線條全都被楊昇昊打上一個又一個難解的結,是他突破不了的關卡。記憶中楊昇昊眼底湧溢出失落失望和失意,一次次浮出腦海,揮之不去的陰霾,他,保護不了深愛的人。

……時間到了,准我先走了
那話兒一落,趕緊抬頭,撞上塑膠隔板,沒有多加理會縱橫臉蛋的眼淚。
哥、哥!告訴我、告訴我!昇、昇昊他


楊昇昊啊,你真的是害人不淺啊。可是偏偏我們又全都沒辦法把你放下。

「昇昊他智力退化了,現在只有八歲程度。」
很意外吧,我們聰明的楊昇昊變得只有八歲小孩的智商了,難以接受吧。可是偏偏,這是事實,還是我們挽救不回的事實。如果當初不衝動就好了,但,沒有當初了。



准啊
我們都沒做錯,不過是單純想讓深愛的人幸福罷了。
你不知道你是被看好成為守護昇昊的那個人,只是衝動毀壞了一切,不單單賠上前途,還賠上親人的性命。准啊,你為了昇昊做得太過頭,你的愛對他而言太過沉重。

可是你不明白我們為了他以淚洗面過日子有多難熬。
或許待在牢裡的你什麼都不知情比較好。







「這次姐姐要待多久?」攪拌浮在咖啡表面的奶精,抵在唇瓣瞬間對上Sandara。
她輕盈地笑笑,將視線轉移到楊昇昊的身上。


直到Bom回來那個時候


看向鄭丙熙,圓滾滾的大眼睛寫滿疑惑,不懂他為何而笑。
捧著肚子哈哈大笑的模樣連楊昇昊都快看不下去。丙熙啊別這樣不好看。連昇昊都這麼說了你怎麼還在笑啊?扁著嘴,疑惑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令人傾心。

「姐,你們姐弟同個樣啊。」

他揮去流出眼角的珠光,恢復本來冷靜的形象,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溫柔地揉揉楊昇昊的細髮,沒有理會他的反抗,還真希望昇昊可以像小孩一樣呢。嘴裡嚷嚷,輕輕傾身吻上楊昇昊發小孩脾氣而噘起的紅脣。





我真覺得那小子不傻,是蠢。
看見他把金希澈的人綁回家,頭還真不是普通的疼。
倒也佩服他能想到這種做法。但把他們綁回家能做什麼?再說,他綁回來可是不得了的人啊,金希澈那邊的王牌啊!現在金希澈找人找到都快把全韓國都給翻過來了,也不知道哲鏞他的動機究竟是出自於善心還是復仇。

准啊
你的新夥伴進醫院了,每天都要忍受難聞的漂白水的味道,可怕吧。
可是你的新夥伴很快就會熬過來的,因為他的地下情人現在不管在白道還是黑道都被人尋著,所以他得趕快康復起來保護他們。他不是傻瓜,也比任何人都來得深思熟慮,但他毫無頭緒,對於他的愛人把槍口對準他身體部位的動機。

准啊
你不知道昇昊還能夠存活下來已經是奇蹟了,相鉉他用盡全力去保護昇昊還得付出代價。

准啊
坦白和你說、
我不會讓過去的事情和現在有任何牽連,請原諒我把你們的犧牲歸零,但是你應該能明白我這麼做的原因,我們的希望都一樣,只求昇昊能夠幸福


















1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