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VY]Episode Related 17.

直到暗室裡出現微弱的光芒,他環住崔勝賢的雙臂不由自主的緊縮,弄得對方痛得迷糊地睜開眼。
小勝賢啊怎麼了?噓、哥有人進來了

目光銳利的隨著光芒越發越亮,似乎是有人進房。被光線閃得整個人都清醒過來,崔勝賢掙脫開他的護庇。無視他的慌亂。雙手環在胸前,模糊看見對方輕勾右嘴角,讓他想起初任務的時候。可是現在連槍都沒有這樣又是為了什麼?拉住崔勝賢的手臂,觸碰到指尖、流著寒冷。


轉頭看見一個身影出現在門前,怔怔愣了幾秒,接著扯開嗓子大喊。
「房哲鏞你給我搞什麼鬼!!」




碰一聲、門又被關起來。

顆顆真的猜中了。聽見對方咯咯笑著,他什麼狀況都沒搞懂。只能夠傻呼呼問他什麼。
把我們帶過來的人啊,小勝賢你應該知道是誰吧,就是那個那個什麼鏞的
房哲鏞?
嗯對對就是他,是當初在真去世的受害者之一呢




有些事情都被人們隱瞞著,企圖把事實毀滅讓虛構出來的理由當成事實。知情的人啊,卻只能夠背負這樣的責任活下去、直到真相隨著肉體進了底層。
原以為誰都不會向他表白事實的真相,無論是道上的或是警察民間那邊。萬萬沒想到他們根本沒有要永遠藏匿真相的意思,無論是金希澈還是崔勝賢。只有自己像傻瓜一樣在那兒打轉。一陣憤怒湧上喉頭,卻又立刻熄滅,算了吧,這一切不都是自找的嗎……





「小勝賢啊、」
在急促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的時候,崔勝賢輕喚他的名字。怎麼?
「你現在幾歲了?」……二十四

清脆的笑聲陡然在耳際打響。
「這樣啊……」

接著在喧嘩如浪潮捲襲而來之前只剩下沉默,對他、為他。




「丙熙哥怎麼了?」
「裡面的人是怎樣?是誰?」
被無形的挫折襲打得明顯無力的他拉長耳朵、偷聽門外的對話。

「哦?崔勝賢跟李勝賢啊!」
「……你在做什麼你知道嗎?」
「喔知道,」語氣輕鬆、就像在和鄰居閒聊,「綁架啊顆顆~」

「……房哲鏞、真的被你打敗了……」
「哥不知道我是為了昇昊才這麼做的,不然我哪會自找麻煩把被通緝的人帶回家呢!」

腳步接近,來人將門打開,逆光只能模糊看見兩個身影、分不清誰是誰。
「哥,我沒辦法像你一樣能夠把以前和現在劃分出來,希望你懂,我這樣做的動機。」

「唉,你這個笨蛋,」伴隨嘆息,一隻手往旁邊一伸,明亮的光線在暗室裡分散開來,照得他頭疼起來,「你不知道他們跟Dara姐是同夥的嗎?」
「知道啊我還知道他們跟權志龍有密切關係呢顆顆。」

總覺得外頭正打著雷,難道是自己想太多了嗎?房哲鏞臉上寫滿悲傷和憤怒隨著雷聲直奔而來,揪住崔勝賢的領口,臉蛋湊得近:放了昇昊哥、放了相鉉!








「傻子。」

李勝賢來回看他們,崔勝賢、房哲鏞。最後,視線停留在鄭丙熙。
















龍俊亨再次來到醫院,只剩下空床等待他的蒞臨。
呀西!咬起下唇,抓緊手裡的花束就是往外衝。

做什麼?
停下腳步,回頭看向問話的人兒。單薄的身子隨著冷風在風中搖擺著,糊了眼前一片景,蒼白著細緻小臉漾著詭譎的笑意。突然惱怒,止不住感性作祟、就是朝他吼著:你把志龍哥帶去哪了!!






賢勝啊,和俊亨離開這裡吧,到哪都好、去一個沒有人能夠找到你們的地方吧

可是、志龍哥、龍俊亨他永遠都不會是我能夠掌控住的人啊。他在想些什麼我永遠都不懂,為什麼就不能夠讓我繼續跟在你和勝賢哥的身邊呢?
賢勝,聽我的話,跟俊亨比跟我們來得安全多了,他有大好的將來,而我們卻一片漆黑。離開這個道路吧,離開組織會比現在更好的

可是、志龍哥啊,張賢勝的一生已經被李在真簽上名了、離不開了
而且要到哪裡才沒有人能夠找到我們?哥,我是被寫上罪名的人啊沒有任何地方能夠收容我的,再說,龍俊亨他……就像哥說的,他有大好將來,而我又怎能毀滅他的未來呢












「俊亨啊,把我抓起來吧。」












龍俊亨,都說你是傻子了、還不信。


















1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