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VY]Episode Related 18.

志龍,逃得遠遠的,就當作是哥求你的






你看見他們匆忙地闖進權志龍的病房、又急忙地散去。上前探去,只剩權志龍緩慢替自己扣上鈕扣的背影。志、志龍?看著他身子明顯一頓、轉身對上你的笑臉是如往的燦爛。

是永裴啊!
聽見他這樣喊你的名字,燦爛的笑顏和記憶裡的他交疊在一塊兒。
你在做什麼?你還沒能出院欸!
你上前、想奪去擺在病床上的行李包。

一陣冰冷覆上手背,他燦爛的笑容沒有退去,反而讓你想起學生時期的往事。他拉住你的手,笑容裡除了燦爛還存在更多悲傷,然後、咧著嘴朝你說:


「永裴啊,你會支持我的吧。」






權志龍眨巴眨巴大大的眸子、朝你咧嘴一笑,聽見你的答應。
顆顆、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唷!永裴你說好不好!抬起手,又是貼在你身上。
……好好好。不可否認當時嘴角揚起的弧度是不由自主。

這都是小時候的事了,你很清楚,現在的權志龍不再會攀住你、嚷嚷要永遠在一起了。他有他要保護的人了,你很清楚才是、崔勝賢。






「權警官到哪裡去了!!」





依著牆,房裡上頭的怒斥清清楚楚的傳進耳裡,敲打你心層那塊。
瞟一眼周遭的同事,每個人的表情大致上都大同小異,除了那一個。




「怎麼了?俊亨。」






「太陽哥,」訝異對上龍俊亨那雙充滿血絲的眼,看著他欲言又止的模樣,啊或許吧,「賢勝被抓了。」你看著他把臉埋進手掌裡、啜泣聲斷斷續續:我、我把賢勝犧牲了……


在某種程度上,我們都是傻瓜。










「李晟敏啊你還真是聽我的話啊!」
那雙美麗的眸子正燃起熊熊烈火,怒視眼前的人兒。特別是他坦然的神情。
「希澈冷靜點!」朴正洙拉住金希澈的左臂,長腿一踹、踹倒長椅倒在李晟敏的腳邊。比起曹圭賢緊張,李晟敏更顯得冷靜。他輕輕揚起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將長椅扶起,「希澈哥──」






晟敏快跑!跑啊!




濃煙竄入鼻腔、熊熊火焰蔓延到布簾、迅速成了花火。
耳際傳來一陣陣淒厲的哭喊聲、嘶喊、尖叫聲皆在體內燃起火焚,燒得頭疼欲絕。
求生意志本來就不強,看著人眾的身影一窩蜂地擠進出口,濃重的黑煙從上方溜了進來。
看見一縷清煙出現眼簾,清澈的眸子直盯著清煙裡的白影,模糊不堪、卻過分熟悉,好像媽媽……可能是錯覺吧,你笑說。邁開腳步,想回房裡待著,一股力量把你從暗黑的深淵裡拉出。肚子被這人瘦得可憐的肩骨胳得疼不得了,吸進鼻腔的每一口氣都嗆得難以吸吐、眼淚也順勢嘩啦啦的落下。

居然不聽我的話!不是叫你跑了嗎!
怔怔站著被他用力搖晃,怒氣裡帶著心疼。見你毫無任何反應,他無力嘆息,溫熱的手掌撫著柔嫩的臉頰,就當作是哥求你的,好不好?更多哀求意味。







如果連你都死了那還要誰來主持這場大局?

彼此年紀都尚小。過得再苦都併著彼此的肩膀熬過來的歲月、敵不過後來的思路。
特別是在金希澈遇見韓庚之後,所有的大局都不再以李晟敏為主,他們的寵兒,李在真,就這樣出現了。所有的一切都似電視劇情那般發展,說誇張,是,很。

曾是組織裡最高地位的他即使一夕之間沒了名分,他也毫無埋怨,在金希澈送給他的麵包店裡做好他的工作、過好屬於他的平靜日子,儘管新人都不再認識他這號人物、不再必恭必敬對待他也甘之如飴。

這幾十年來,李晟敏都聽從金希澈的話。但,就像他所講的,再溫順的家犬也會有反咬主子的時刻。







「希澈哥,你這樣綁著他們也不能怎麼樣啊──」
「呀西李晟敏你知道崔勝賢犯下什麼錯誤你知道嗎!」
「希澈冷靜點!晟敏別說了!」


覺得眼前模糊一片,只能看見兩抹身影在眼前搖搖晃晃,好似當初的那縷清煙、搖搖擺擺。
再也聽不見他們又說了些什麼什麼、再也看不清他們又做了什麼什麼。
他的紅脣啟了又闔、闔了又啟,就連自己講些什麼他都沒聽見。只微弱聽見耳邊的嚶嚶哭聲。



圭賢








哥就當作是我求你的吧,放了他們吧、也放了你自己吧
在真他是再也回不來的,這個哥你也知道,可是為什麼不肯去面對呢?
再綁住他們不能改變任何事實啊、哥,就當作是我求你的吧!

求您行行好,我李晟敏一生就這麼請求您這次、拜託、放了他們吧





然後我們再去過更美好的人生好不好?就當作是李晟敏用生命求您的了──

















1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