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VY]Episode Related 24.

在暗室裡靠著月光施捨的光芒回憶過往。

或許是天注定他們這類人的一生都是這樣悲慘、就連愛情也該是這樣慘烈。
他淒厲的笑了起來。淡色月光灑在細緻的小臉上刻畫出淒美的畫作。沒有理會其他獄友的游辭,他側身靠著牆,感受寒冬的冰冷。也比不上心裡的殘缺。好像被誰狠狠割破、和寒風襲刮著自己。

可是、怎麼辦?
龍俊亨,我一點也不後悔、為什麼?
不是你吧?不是因為你吧?




我叫龍俊亨,請前輩多多指教! 那個時候彼此都還染著青澀在這骯髒的社會裡苟且偷生、妄想憑藉自己的力量去改變這個社會。明明,我們都很了解這世界已經醜陋到連我們都會沉淪。
咦?你跟我同年?那麼、我可以直接叫你賢勝吧? 保有潔淨的只有龍俊亨而已,我早已被撒旦刺上擁有。算我求求你吧、別離我太近,害怕我的骯髒會使你遠離、所以,拜託不要離開我……
你、其實早就知道了吧……志龍前輩跟、BIG 所以我早就講過我並不是你所想像那樣美好的存在,我不是你的天使、不是配得上你的人,你應該是找乾淨的女人、肯為你忙東忙西又不會跟你耍脾氣還會好好聽你的話的小女人才是,可是、為什麼我的心好痛?為什麼要哭?既然知道我的身分了就把我抓起來吧,跟志龍哥無關,所有都是我……

我是不會放開你的,你張賢勝這輩子、下輩子永遠都是龍俊亨的!

所以我就說你是傻子了還不信,龍俊亨啊你是把我從撒旦那邊搶人的,所以我的這生你要負責喔!
你笑著加重雙臂的緊縮,在你的懷裡哭個不停。我說討厭這樣像個女人似的。你把親吻落在額間:我們會幸福的,相信我,一定會幸福的









為什麼要讓我體會到幸福是什麼滋味?









賢勝等我,我會把你救出來的
別傻了龍俊亨,你辦不到的。如果要把我救出去只剩出賣你自己這個辦法了,你做不到的、你辦不到的。又不是說沒嚐過什麼苦,龍俊亨我熬得過來的。別小看我,我可是張賢勝啊,沒有什麼難關是過不了的。



「……賢勝。」
看著那被月光包圍的男人抬起頭,本來漂亮的眸子浮腫得很,失去從前的堅強更多更多未曾見過的脆弱。
「晟、晟敏哥?」



他總是像天使一般出現在你黑暗的世界裡洗去你一身髒污。
在你暗色過去之中、在遇見崔勝賢之前、他是唯一會真心待你擔心你的人。你甚至許下要用自己那並不值錢的生命去保護他。在他遇見曹圭賢之前。

張賢勝呆愣愣的看著李晟敏眼裡被月光閃得亮亮而紛亂的情緒。
理也理不清。
只見李晟敏咬起下脣、眼睛飄移得慌亂。張了張殷紅小嘴,欲言又止,直到被獄警打斷。


看見他前腳踏出視線,張賢勝慌亂上前,手臂穿出鐵欄之間的縫隙。只抓住寒冷的空氣。
「晟、晟敏哥!」

喊吧、再怎麼喊叫都不會有人停下腳步來解救你了
張賢勝啊看清你的身分啊
你又算得了什麼呢




垂下頭。笑出聲。欺凌。


然後日復一日在如死牢的生活裡苟且偷生。












「賢勝啊,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可以離開組織過真正屬於你的生活?」

暖陽普照,陣陣金光灑落在彼此身上。
看得出他有意讓自己自然些、笑得自然。張賢勝也沒什麼的聳起肩膀,挪了挪身子好讓權志龍擱著自己身上舒服些。

張賢勝偏過頭,看著金黃襯托著權志龍漂亮臉蛋保留的認真。好看的笑臉染上金絲,驀然想起當年李晟敏帶著他的那些日子,不苦卻稱不上是愉悅的。


但至少比進組織前好吧?

權志龍偏著頭、近距離凝視起張賢勝姣好的面容。
再怎麼樣溫煦的日光也無法將張賢勝笑容裡的悲傷沖刷而去。















「我們都只不過是在醜陋之中找尋希望的髒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