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VY]Episode Related 25.

晟敏這樣對你做沒有任何好處的
我知道,哥


和初次見到晟敏你的那個時候相同,淺淺的笑容綻放在清秀小臉上。賢勝形容的一點也沒錯,如同天使那般。總是溫暖人們的心。
晟敏啊,其實我一直都不想你參與組織任何事情的,我不想再眼睜睜看著任何一個我深愛的弟弟被我自己親手送上絕路,要知道,幹我們這行的都只有一個命運。就是髒了手。

那個時候你站在希澈旁邊,一把甜甜的笑意將清晨的冰冷一掃而去。聽著希澈輕描淡述你們之間的關係,絕對是超過他所形容的程度。即便看不出來。

真的很抱歉我們又再度食言了,我親愛的弟弟。



希澈已經失去理智,在他們回來之前誰都無法改變他的決定,所以很抱歉我沒能夠阻止這次活動的舉行,所以、拜託你帶著圭賢離開得越遠越好、拜託就當做最後一次聽我的話吧。




孝利姐她要回來了,所以你們趕快離開吧,這一切我會盡力去擋的













曹圭賢緊緊牽著李晟敏的手,就算對方喊疼又叫又咬的仍不鬆手。
平定下情緒,看著曹圭賢深邃的眼底溢著濃厚請求的意味,另隻手覆蓋那隻緊握自己的手,水靈大眼閃爍起晶瑩,甜甜的嗓音染上穩重:圭賢,我不會走,我不要走──
目光順著湧出眼角的液體移動。無奈的支開嘴角。我知道,我怎麼會不了解你呢,我的晟敏啊。緊緊的擁抱窒息徘徊在空氣中的悲傷。在他的耳邊不停地喃喃念著他的名字。晟敏晟敏晟敏……

聽著曹圭賢一次又一次唸著自己的名字,淚水失了控制滔滔不絕的洶湧。環上曹圭賢的腰桿,縮在他的擁抱裡哭泣。







你的一輩子,和他的,被永恆打上死結

緊得、解也解不開。









「真意外妳這麼快就回到韓國了啊。」
拖著下巴,金希澈的笑容比起以往更多挑釁意味。清澈的大眼直勾勾看著眼前散發熟悉氣質的人兒。即便她的容貌再也不是從前那樣美好。

“怎麼?了不起吧。瞧你這個樣子,這陣子問題還真多沒了我什麼事都幹不好啊”
無視她話語裡不輸自己的傲氣。斜著嘴角看起來玩味十足,他說:你可別把姜大成弄死了,他還有功用的


“當然。"瞟了個白眼,朱脣漾得邪氣十足,“不過,照我看來姜大成還要好一陣子才會甦醒。不介意吧"明明語氣中包裹著濃濃不允許反對口吻。

不等金希澈接話,李孝利朱脣啟了啟。打破情緒上的短暫平靜,跟當年一樣,迅速被濃煙嗆得無法呼吸、無法喘息。環繞著、也刺痛他的心。



強烈感覺一陣昏眩,李孝利妖媚的笑容逐漸模糊一片。
濃濃熟悉的香氣竄進鼻腔,攪亂腦海冷靜。那些曾經那些人如跑馬燈匆匆播放,卻看不清任何。那人的影子明明近在眼前為什麼就是沒有辦法捉住?


那人的容顏蹤跡毫無猶豫的逝去,就算伸出手卻也抓不住任何。
永遠都是這樣,只留給他一個背影。頭也不回的離去。


刺痛他的心臟,那天一聲不響的離開。把組織拋下、肩起所有負擔。
金希澈恨死他了。寫滿金希澈生命的那個男人。愚蠢。



“沒有韓庚,你什麼事都做不到"
那聲低喃,順著那人的蹤跡消失在金希澈的夢裡。












掛斷電話、權志龍急忙翻開收件匣,翻過一封封記著相同寄件人的名字,最後停在寫著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的簡訊前。頓了頓,才穩住陣腳,按下開啟鍵。嚥嚥口沫。顫抖著手指撥通電話號碼。聽著攜帶那頭帶來的消息,心裡的恐懼在茁壯。


「喂?圭賢哥……」

冷汗從潔白的額首滑落,聲音顫抖得嚴重,卻如何都無法冷靜下來。







李孝利已經被允浩哥他們抓住了,當場跳樓送醫不治,允浩哥說立刻收隊回局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