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VY]Episode Related 28.

反覆輕哼起藏在記憶底層那首歌的旋律,當時華麗的場景歷歷在目,和旋律搭配就如同電影一般。


聽出旋律的名稱,朴正洙別過頭,碰巧對上金希澈那雙清澈的雙眼夾帶紛亂。正思索該如何提出目的的同時,被金希澈的聲音打斷。



我們的在真現在還好嗎?還活著吧?
希澈──
正洙吶、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我現在一無所有?已經失去在真了為什麼連庚都也跟著消失?
希澈,聽我說──
正洙吶、我以一無所有了,連在真跟韓庚都失去了,怎麼還是留不住晟敏和圭賢?我是做錯了什麼?
……
正洙吶你說,在真現在還活著對不對?像在李孝利那樣活著對不對




眼看著金希澈扯開慘烈的美麗笑容,心隱隱作痛起來。


希澈啊,讓我將你帶離吧
……瞅過朴正洙一眼,如往常挑高驕傲的嘴角弧度。忽視朴正洙熱切的注視。走不了的,金希澈啞著嗓子道,聲音宛如在暗夜裡悲鳴的鳥兒。抬起手,輕輕撫摸對方的臉頰。

在不知不覺之中,歲月已經在我們身上留下痕跡,而漂泊的我們卻一再失去立身之處。
正洙吶,我金希澈又算是什麼?何德何能能夠在有生之年遇見你們?




……因為我們遇見的人是你金希澈啊





將臉湊近,輕輕地吻上那雙櫻唇。澀得令他窒息。







「希澈,所有人都將回來。」
能否看見閃爍在他眼底的晶瑩。
















東永裴驚訝地看著眼前帶著淡淡笑意的少年。

你就是……瞟了眼依然站在身邊的獄警,猶豫該不該說出那名。
是的,我就是TOP
少年甜甜笑著,眨眨左眼給東永裴打了個暗號。


「欸,我說你啊是不相信永裴哥嗎?一定要挨在這兒。」
「沒法子啊,上頭下令一定要有人看著才行。」


少年有趣地看著李彩琳和獄警爭嘴,無視東永裴眼底明顯的不信任。


「哎呀你在這會礙事的,何況這裡有我你是在擔心什麼啊!快出去吧!」


目送李彩琳推著年紀相仿的獄警出去,少年笑盈盈的雙眼回到自己身上。
明明那雙漂亮的眼睛毫無任何敵意,東永裴卻起雞皮疙瘩。

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眼眸彎彎,就如同東永裴的特點。笑眼。
關於李在……呃我是說李昌瑄……不對是那個崔、噢不對B……


呵呵呵,東永裴先生還真是個有趣的人呢
東永裴一愣一愣地瞧著少年笑開的模樣。美得動容。


少年莞爾,以前的TOP就是現在的BIG也就是東永裴先生您口中的崔勝賢
沒人提過。
東永裴先生這次來找我,想必是想問有關在真的事情吧?少年彎著眼眸,請儘管問吧,我都會回答您的


少年的笑容如幻影伴著話語在眼前搖曳。
陡然感覺可笑,原來答案這麼容易就找到了,那麼這兩個月來的找尋算什麼。
就隔了幾層樓的距離、就差了幾公里的距離……





拉長臉,輕聲吐出單音節,聽得少年呵呵笑出聲。







「對不起,讓你花這麼久的時間才遇見我。」
遇見,這個詞彙用得還真好。真的是遇見。




見你依然沉著臉,少年挑起一邊眉毛,笑容依舊溫和。
「所以有什麼問題請都儘管問我吧,東永裴先生。」












其實所有人都認識你,只有你不認得那些人。















曹圭賢轉著手上的槍隻,墨黑的眼瞳在深夜裡更顯幽深。
嘴角洋溢清清甜甜看似幸福的笑意,低吟斷斷續續的歌曲。




我們從這裡走 我們從那兒來
我們記下一圈又一圈的暗號 你毫不猶豫的向前
你從這兒去 你從那裡歸
你捧起雙手 我們給予你永恆的祝福

我們的天使 我們的寶物
被收進彩虹的尾端 我們的寶貝











他們都來自相同的地方,同樣被遺忘的角落撿來的孩子。
是他將他們聚集到身邊給予陌生的溫暖,讓他們學會什麼是愛與被愛,全都集中在一起。


然後在他們之中挑選出他來,讓他擁護所有人的愛與崇拜成長。
他曾經如此形容他,歷經寒風刺骨後綻放的梅花,帶著清香重新展開美麗的人生。


只不過、
他的新人生才開始沒多久就永遠離開了。


不是當初逃家那般,他背棄原本的旨意投入天父的懷抱。












然後將所有的苦難留給這生為他奴役的,他們


















-
30卡關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