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 (旭敏)

然後,天亮了。

晨曦微微灑進房內,轉過頭,笑得苦澀。
貼緊臂彎裡熟睡人兒的背,細滑的肌膚傳來溫熱。

哥──



他才不是什麼天使,他沒有那份純潔。
如同曹圭賢所言,他天生就是個演戲的料子,將體內不堪的本性用純真的外表給包裝起來,然後用那張看似天使的外表去騙取關懷。

就跟一般人一樣,對於自己喜愛的會不擇手段去得到。
但,也許是外觀給予的限制,扭曲的內心還殘留幾分溫情。



帶著假面的路西法終究會遇見真正的天使。



那個人潔白的羽翼在豔陽下閃閃發亮,四周都柔和起來,難怪人類都嚮往得到這樣的平靜。
或許天生就有吸引力吧,也將他拉進追隨的隊伍。







以為有機會得到潔淨,最後還是玷汙聖潔。










「圭賢──」




本來是想要好好對待的,卻還是止不住那顆扭曲的心臟所發出的指示。
對,他就是趁虛而入,所以才會選擇在李晟敏最脆弱的時候爬上床,給予擁抱給予親吻,甚至是擠進李晟敏的雙腿之間給予愛撫。



天亮了,所有事情都該回復原現狀了。



可是,他不想,他才不要再讓李晟敏從手裡逃出。
所以,他決定閉上眼睛,等待時間的發落。











「金厲旭!」





圭賢啊,我並沒有搶奪你唯一的寶物,是你不要李晟敏在先,又怎能指責我呢?

當他看見曹圭賢愣住模樣時,不禁放聲大笑,不同於平日那個善良害羞的金厲旭,眼前這個人似乎完完全全將自己的本性展開。


人啊總是可以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不是嗎,金厲旭也是人,怎麼不能夠緊緊抓住李晟敏。
已經再三讓他逃出掌心,去因為別的男人而哭泣,怎麼可能放過這樣一個機會,連床都上了,李晟敏是個什麼樣的人金厲旭很清楚,他敢跟曹圭賢打賭,這回,李晟敏絕對會對自己負責任,儘管他才是被上的受害者。






同時,他也是貪婪的。

就如同金希澈所說人類是不容易滿足的動物,當夢寐以求到手後便會開始渴望解開它的鈕扣,索取最甜美的深處。
對李晟敏的渴望好像深不見底,就算只有一個回眸一個微笑都能夠將自己的心臟捉得緊緊的。他卻無法將李晟敏握在手中。


如果說,從前的金厲旭表現出來的是無欲無求,那麼現在的金厲旭才是真正的金厲旭。





「圭賢啊,」
溫暖的掌心撫上曹圭賢冷峻的顏,親暱地靠近,氣息曖昧的打在曹圭賢的耳邊。
曹圭賢冷著顏面,無視金厲旭的行徑。




嘴角悄悄勾起弧度,曹圭賢熟悉得很。









他才不是什麼天使,這個男人,這個正靠在自己頸間的男人,才是真正的魔鬼。
「我們來、比、賽、吧。」







不清楚究竟是金希澈到底教他什麼壞思想,還是本質就是如此,張著看似潔白的羽翼,其實雙腳早已被荊棘攀附。曹圭賢很明白金厲旭並非簡單人物,不像其他人那樣容易解決,他可是佯裝精靈的惡魔,任誰都無法猜測到那張無邪的臉皮下究竟有多麼醜陋。



比較起他,曹圭賢更擔心李晟敏。
他們都同樣難以捉摸。





李晟敏看似清澈如水,可偏偏他的心思細膩成災,宛如大海,是平靜亦大浪無法猜忌。
雖是如此,卻也純淨似海,不像金厲旭善僞,李晟敏根本學不會隱藏情緒。

那個明明驚慌失措卻努力假裝冷靜的模樣真的討人憐愛,漂亮的瞳仁慌張的轉繞,嫣紅小嘴啟了又閉,欲言又止──






「哥,不要緊的。」
瞪大雙眼,看向聲音的主人,一如往常看起來既善良又純真的模樣,婉約的笑著,「因為是晟敏哥,我願意。」




你願意什麼?你願意個什麼!
是你爬上晟敏的床,你願意什麼!
是你擠進晟敏的雙腿,你願意什麼!




「厲旭……」














金厲旭必須感謝上帝一件事,







他的晟敏哥,












不折不扣是個傻子。







「我會負責任的──」















就算哥在和我做愛時是喊著的是圭賢的名字也沒關係,只要是哥在我身邊的就好了。


金希澈說過,人都是貪婪的,當得到夢寐之後便會渴望得到更多更多。

李晟敏已經離開曹圭賢來到他身邊,第一個欲望達成。再來他們擁抱、他們親吻、他們做愛,明明知道李晟敏心裡想的、嘴裡喊的都不是自己卻也放手不了。
生氣又如何?頂多更用力在李晟敏體內衝刺。



他可不是用正常手段得到李晟敏的,他不能夠有怨言。






「晟敏哥──」
「唔、給、給我……厲嗯、厲旭快點……」






這場比賽曹圭賢是贏不了的,他很有把握。
就算李晟敏現在喊得不是他的名字,他依然有把握。

因為李晟敏太過於乾淨,才拒絕不了自己骯髒的邀請。
關於李晟敏,他異常有自信。



就當作是忌妒李晟敏的純潔吧,要怎麼誤會就怎麼誤會吧
既然李晟敏已經來到我的身邊,那麼我就沒有理由再讓他離開

當初可是圭賢你讓晟敏哥傷心在先了,難道不是嗎?
說我趁虛而入也好,說我小人也罷,反正現在躺在晟敏哥身邊赤裸裸的人是我,而不是你,圭賢

親愛的圭賢啊,這一場關於天使和惡魔的遊戲,天使可是毫無勝算的呢
至於我們……呵呵,是不是應該來好好的談開呢?










也許是本性,見不得別人淤泥不染,便緊緊擁抱住對方,折斷潔白得刺眼的羽翼,展開自己漆黑的翅膀張揚的搖曳。讓纏住自己的荊棘順勢爬上對方的軀體,讓青刺扎進細滑的肌膚讓熱滾滾的血珠沾染。





他才不是什麼純潔的人,老早就被這個骯髒的社會給汙染,無論誰都是吧
李晟敏卻還保留這一份潔白,任誰都無法將他染黑,既然如此,就讓我來吧





「哥,我愛你。」
「不、哈不要……嗯停!」







就讓我,將你拉下罪惡的深淵吧









讓我,









看見你被鮮血撒滿的模樣吧











































然後,天亮了。
沾滿鮮血的我們,又會如何?親愛的晟敏哥。






























End.

2011/10/4
Pm09:38

-

最近ALL敏魂越開越強,下一個要寫亨敏O_<

其實是因為那句金厲旭就是趁虛而入才會擠進李晟敏雙腿間才寫的哦哦哦
不過這樣壞掉的厲小旭應該還是很可愛吧不要討厭我TAT(自知之明)
好像寫失敗了嗚嗚嗚

如果不喜歡也請不要留「為毛是旭敏!!」、「小旭哪裡能攻敏敏了?!」、「這個金厲旭也太低級了吧!!」這種留言謝謝,俗話說有什麼文就有什麼主人(誰說的?)我就是這麼低級嗚嗚嗚(自爆)

下週要月考真心不想念書(喂)
下次寫亨敏~~~~~~~~~~~~~~~~~~~~~~~~~~(圭:我不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