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VY]Episode Related 32.

手裡拿著屬下整理這陣子媒體對於碎玻璃案的相關報導,權志龍對上和自己同樣蹙眉的鄭允浩的眼睛。

「前輩的意思是……」



「打從一開始我們就抓錯人了,」拿起杯子就口,濃郁的咖啡味,「還記得李孝利吧。」

李孝利?
對就是零九年底因為在中國和韓國進行私下販毒且槍殺而被通緝的李孝利


眼神黯淡,或許是想起同樣的事了吧。
權志龍掐緊握在手中的攜帶,裏頭有個他們共同的過往。





那個關於李孝利的短信。









李孝利已經被允浩哥他們抓住了,當場跳樓送醫不治,允浩哥說立刻收隊回局裡。













「重新再調查一次吧,」放下杯子,突然想起什麼又抬起頭,「對了志龍,李在真的屍體領回去了吧。」

嗯,因為家屬堅持拒絕解剖。當時金希澈在殯儀館大吼大叫的景象還清晰得可怕,那是他第二次見到金希澈,和初次那個冷淡的相差甚遠。

那麼也沒辦法了,鄭允浩穿起外套,志龍吶,我先帶A組過去教堂那裏,你先調查李在真週遭──
啊的一聲停下腳步,權志龍也跟著停住疑惑回頭。



順便查查李昌瑄跟朴相鉉








似乎是忘記什麼很重要的事情。
權志龍停下手邊的工作,微皺眉頭想了想。
直到李彩琳一再從眼前晃來晃去他才想起來。


「彩琳吶!」

那女孩笑得燦爛的轉過身子,用醇厚的嗓子甜甜問他怎麼了志龍哥?


彩琳的眼睛會發亮呢,和哥哥真像呢
是呢、志龍哥,她笑嘻嘻的模樣看上來有些輕挑,可是我弟弟的眼睛才更漂亮呢!像是星星一樣閃亮閃亮的呢


像星星一樣啊……權志龍暖暖的笑開,講到星星就會想到永裴呢!
是呢,像太陽一樣的永裴哥
















金希澈有太多行為是朴正洙不能夠猜料到也無法認同的。
比如他一次次去找姜大成。

朴正洙在猜測,說不定金希澈一次又一次去主動去找姜大成的動機只有一個。
倘若真是如此那麼風險很大,雖然金希澈不是目前尚未被通緝,但從很早以前就已經被警方盯上,他這樣多次出入崔勝賢的房子必定會造成警方的疑心,甚至連勝賢都會被抓住。

他總認為自己了解金希澈,所以願意無怨無悔的在後頭替他擦屁股。












正洙啊,你到底是把我當作什麼人了?


當槍口抵住額頭的時候,朴正洙才真正明白自己根本一點兒也不了解金希澈,所有的所有都只不過是自己的一廂情願,眼前那個男人生命裡永遠不會有他,永遠都不會有朴正洙的存在……



絕望的閉上眼睛,美麗的酒窩淺淺在嘴角綻放。



必須承認一件事情,他跟朴Sandara是相同的,他願意繼續待在組織裡為的同樣並非全是為了李在真。
















「特兒。」
那個總是好聲好氣用軟軟的嗓音呼喚自己的男人。



-
壞掉的開端哇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