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根的爸啊!!》04 泰鉉

04.

至於李泰民是如何追到金鐘鉉的,請容我不加贅述,不然會永遠寫不到重點的親愛的(喂)反正李泰民就按照曹圭賢傳授給他的秘訣再小小的修正就把金鐘鉉抓得死死的了,就這樣想吧、嗯嗯很好(去死)




很快地,李泰民又查覺到哪裡有不對勁。這一陣子金鐘鉉下了課就見不到人、到他家去堵他也遇不到。該不會又被哪個變態給糾纏住了吧?蹙緊眉頭,在走往金家的路上不禁如此想順便嫌棄那自稱是金鐘鉉的守護者(保全?)的八個男人,哼!都是群中看不中用的傢伙!
不知不覺已經走到金家大門口。揚起鼻孔,不屑地哼出聲。心裡極度藐視在裡頭不在裡頭的幾個傢伙。

“喔、是泰民來了啊”
身後傳來熟悉的特別聲音,轉過身子的瞬間臉部表情如音速小子跑過咻咻咻地變回懂事聽話的好小孩李泰民,“在中哥今天好啊”乖順的模樣讓金在中看得心花怒放。
滿意看見金在中又一次被收買,李泰民得瑟的神情還維持沒多久就被窩在金在中懷裡的小傢伙給吸引眼球。“在中哥,這個小弟弟是誰啊?長得好像珉豪哥喔”


小孩移開埋進金在中懷裡的小腦袋、扭頭看向李泰民,李泰民朝他燦爛地笑了笑表示基本的禮貌;在李泰民的生活筆記中禮貌是寫得又大又粗啊,任誰都嘛知道禮貌是做人的根本啊!可是這小毛頭兒怎麼能夠哼一聲又把腦子塞進在中哥的懷裡!







……………………快告訴我你爸爸媽媽是誰!不然我把你綁架呃!









“他?”金在中笑出聲打斷李泰民對這小寶貝蛋的偏見,轉了轉美瞳,最後笑嘻嘻地向李泰民說,“他叫做鄭佑根喔”原來是在中哥跟允浩哥的小孩啊……嘖這樣就不能對你怎樣了(咦)哪敢鬧上金二哥的頭上呢你說對不對啊……就在李泰民面露些許可惜之意的同時,金在中鈴鐺般的笑語如雷陣般打進李泰民耳裡“這是你鐘鉉哥的兒子喔、真的很像珉豪吧!”




……靠靠靠靠靠靠、在中哥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鐘鉉哥的兒子鐘鉉哥的兒子鐘鉉哥的兒子鐘鉉哥的兒子鐘鉉哥的兒子鐘鉉哥的兒子”
“泰、泰民啊你怎麼了啊?喂金妖孽你快點出來啊泰民看起來怪怪的啊!”








李泰民昏睡期間外出補習的金鐘鉉拉著去接他的金俊秀的手回到金家。

眼尖地注意到整齊擺在鞋櫃最上層湖水顏色的童鞋立馬睜大眸子、幾顆星子在其閃閃爍爍。回頭看看金俊秀還敞開大門和男朋友你儂我儂(拌嘴?)看來不儂(吵?)個半小時是不會結束的。不知道是跟誰學會亂下定論。金鐘鉉踢掉腳上的鞋子便往裡頭衝去。

“鐘鉉回來啦”最先遇見在中哥的溫暖笑容,溫柔地問他要先吃飯還是洗澡。
“報告在中哥先吃飯,我肚子好餓喔~”跑走之前還不忘靠近金在中、蹭蹭他的肩膀來個不知名的撒嬌。
沒好氣的被鐘鉉撒嬌完過後朝他背影喊了記得叫你哥哥們吃飯喔!

“啊鐘鉉快來快來、快來看看我這顆痘子會不會很明顯?”次來是路過廁所時突然伸出手臂抓住鐘鉉,沒等人家平復差點跳出嘴裡的心臟就問個沒停。關於痘子。
“報告希澈哥不會的!還是一樣美麗的喔!”看見希澈面露些許得意、啟開櫻唇的同時鐘鉉拍拍他希澈哥的肩膀,“哥趕緊去吃飯吧,慶祝哥和以前一樣美麗!”顧不得希澈還想嘮叨什麼便拔腿就跑。
希澈目送他的寶貝弟弟邁著不是很長的腿奔出視線範圍,將視線移回到鏡子上。緊接著就是一連串聽到都會背的台詞出現。

好不容易跑到樓梯的轉角處了,金鐘鉉扳開手指一個一個數。
希澈哥在廁所遇到了、在中哥在廚房、俊秀哥應該還在門外、起範哥人還在美國……嗯很好,沒有人了!金鐘鉉咧開笑臉忍不住讚美起自己的智慧,邊讚美邊走上樓。



傻孩子你以為這樣就沒了嗎?怎麼可能!
金鐘鉉啊你可是被譽為身邊有八個騎士(其中一個是公主)的小公主啊,即使逃出前四個,後頭還有四個啊!



金在中輕聲笑著,隨後拍拍衣物上頭的塵灰便離開原處。
就交給你們囉,四位騎士。










摸黑走上樓梯,天曉得連頭還沒來得及抬起來一把熟悉的聲音從頭頂上打了過來。抬頭對上金基範在暗室裡同樣閃爍的鳳眼。
“老公啊不開燈可是會跌倒的喔”那聲波傳進金鐘鉉耳裡只感到陣陣寒意。
“你才是呢,基範啊站在這兒做什麼?”立刻嘟起朱唇說道要去放書包啊不然怎樣,戰戰兢兢地瞧了基範一眼,金鐘鉉溝長手臂好不容易開了燈,也沒打算看清對方此刻的表情立馬拔腿就跑,“呃、基範可以吃飯囉”
然後他寧願沒聽見金基範在後頭呵呵的冷笑聲。

嚥嚥口沫,夭壽他金鐘鉉太大意了少算到那四個傢伙。
看向最深處他的房間明明就快到了金鐘鉉卻感覺遙遠得無法觸及,靠,他好想哭啊!

向前走兩步又退後四步,緩慢地轉過頸子,金基範已經消失。哭喪著臉。
為什麼啊基範你乾脆把我帶走吧TT

“啊是珉豪啊”
“哥怎麼了?有氣無力的”崔珉豪伸出手掌貼上金鐘鉉的額首,“很正常沒生病啊。還是說有人欺負哥?”
見崔珉豪的大眼睛裡漸漸綻出陣陣花火,李珍基趕緊上前穩住情勢,“珉豪別急先聽鐘鉉說完吧”而後,對著金鐘鉉溫暖的笑了笑,“沒看過鐘鉉這麼急過、怎麼了嗎?”

“哥、珍基哥……”
看著眼前可人兒不停眨巴水靈眸子、朱唇張開又閉、欲言又止的模樣,李珍基忍不住伸手揉亂那頭柔軟的髮絲。

突然一會過來某件事,在金鐘鉉記憶裡總是溫柔的笑容猛地多添幾分熟悉的成分……非常像圭賢哥。

“該不會鐘鉉是怕佑根吧?”
“什什什什、什麼啊!誰誰誰誰怕他了啊!”
狡猾笑容佔據眼瞳,這個傢伙真的是平常疼他的珍基哥嗎?在心裡哭泣的金鐘鉉。

“好了珍基哥別玩了”注意到金鐘鉉的苦澀,崔珉豪立刻阻止李珍基的調侃。緩了緩顏部表情,嶄露出漂亮可人的笑臉,“哥,我們下去吧,該吃飯了不是?”便牽起金鐘鉉白嫩的小手在他看不見的角落朝李珍基丟個得瑟。


可惡、崔珉豪又被你搶先了!
不滿歸不滿,填飽肚皮比較要緊。趕緊跟上他倆步伐。


向前兩步又退後四步。
李珍基看著崔珉豪跟金鐘鉉的身影漸行漸遠、直到消失在二樓,李珍基哭喪著臉、猶豫到底要不要下樓去。真正害怕佑根的大有人在啊。








感覺有什麼東西在捏他李泰民的臉頰。
蹙蹙眉頭,好端端的夢境從金鐘鉉身穿可愛的淡粉紅圍裙一手端著草莓蛋糕一邊問他“泰民要吃蛋糕呢?還是鐘鉉?鐘鉉的圍裙下什‧麼‧都‧沒‧穿‧唷♥”他都還沒有靠近就變成小時候住在附近的大嬸蹂躪他柔軟的臉頰像是馬上就要把他吃掉那般說的“泰民真的好可愛啊”然後充滿濃濃的口水和口紅味襲上──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漂亮的眼睛一睜立刻入眼簾一張可愛的小臉寫滿鄙視的問他,“你是誰?”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