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根的爸啊!!》07 泰鉉

07.

餘光瞄見金鐘鉉往自己方向走近,便掙脫出金在中的懷抱,張開雙臂踏著凌亂的步伐直接撲抱住金鐘鉉的大腿。


“爸爸!”
金鐘鉉連尖叫都還沒有喊出喉頭,鄭佑根那把兒童特有發音的聲音成功地將他老爸最以引為傲的高聲吶喊給攔截住了。小小的嘴巴不斷嚷嚷爸爸爸爸的詞兒,聽得金鐘鉉心裡頭一陣激動。








對不起佑根,我不應該說你壞話的TAT請原諒我這個壞爸爸!佑根啊!







珉豪吶我有沒有看錯,鐘鉉哥眼角……美麗鳳眼眼底閃爍無語。
基範,你沒有看錯,要不就是我們一起看錯……漂亮的大眼睛。
是眼淚吧是眼淚吧?嗯?嗯?蝌蚪眼睛眨巴眨巴向另外兩對尋求解答。






金鐘鉉激動地回抱住鄭佑根小小的身軀。動作快得媲美李泰民變臉的速度。曹圭賢哀嘆。
“對不起喔佑根啊TAT”金家小蘿莉淚腺依舊發達。

他們看著鄭佑根小小的腦袋瓜子靠在金鐘鉉頸間使勁磨蹭著。一個個汗顏。


“好和樂的家族團聚喔……”朴有天立刻閉上嘴巴。果然心虛的話說出口還是心虛的。















金在中輕輕將鄭佑根抱起來,看見那對小父子睡得香甜的模樣不禁溫柔地笑了起來。

原來他們金家的小寶貝蛋也已經長大了啊,歲月真的不饒人啊,想鐘鉉老黏著自己還是昨天的事情呢(現在也會啊)沒想到那個討人喜歡的小娃兒已經長這麼大了、還是另個娃兒的爹呢~
金在中輕聲笑著,單手替金鐘鉉拉好被子、還順順他最在意的瀏海。

再看看睡在金鐘鉉身邊同樣睡得香甜、臉上還掛著無限甜蜜的李泰民,原先幸福的笑容此刻多添幾分擔憂。


“這孩子肯定還不知道詳情吧……”
愛憐地撫摸李泰民的臉頰,瞧他如此幸福的睡臉,有點捨不得他知道真相後的悲傷和氣憤。


一定會有的吧,氣憤。


“嘿嘿嘿”
李泰民的夢話打斷金在中的想像,撐開無奈的弧度,“唉呦,究竟是夢到什麼,開心成這樣”


抱著鄭佑根退出金鐘鉉的房間。
關上房間的燈,就讓房裡的兩位擁著彼此在夢裡找尋對方吧。







悄悄地,幸福溢滿整個房間。甜甜的味道充斥鼻腔。幸福的光照亮整個房間,光輝映在眼底閃閃發亮。




可是親愛的、我的心、很疼呀。



















陽光大刺刺地穿過淺色窗簾灑進金鐘鉉的房裡。

揉了揉眼睛,看清楚安靜地睡在自己身邊的鄭佑根不自覺漾起笑臉。


……不對啊我記得昨天晚上睡在我旁邊的是泰民啊?
歪起頭,大概想了五秒鐘。
“算了那不重要!總比泰民好啦啦啦~”開心的唱著歌,頓時遺忘還有人在睡覺。

“嗚”聽見細碎的嗚鳴,金鐘鉉立刻閉上嘴巴,看著鄭佑根在床上滾了幾圈、睜開細細兩條線又很快閉上。這模樣跟泰民好像……金鐘鉉陷入沉默。



凝視鄭佑根被金黃灑落得發起溫柔的光的睡得安穩的小臉,世界好像停止轉動,就連均勻的呼吸聲都聽不見。靜默沒有多久時間一陣痛徹心扉的哭喊聲落進耳裡。眼前突然一片漆黑,取而代之那一張熟悉的美麗臉孔挾帶眼淚、哭得失去平日的莊重。

那個隱藏秘密的城牆卻在剎那間瓦解,過去無法回憶、面對的事情一下子全都湧進腦海,相互波及。


心,狠狠絞痛起來。















“爸爸”


























本以為只是時間的問題,只要日子一久就會釋懷。起初如此沒錯,可當畫面如浪潮般捲襲而來之際才驚覺無法靠時間撫平傷痕。或許同在中哥所說,有些事情必須親自去面對,可是……





鐘鉉!鐘鉉!






當時的模樣歷歷在目,那張美麗的臉孔猙獰的扭曲起來,淒厲地喊著他的名字。
回憶裡那道尖銳的聲音喊得金鐘鉉在現實裡都不經熱了眼眶。


那個女人,那個金鐘鉉深深愛過的女人








直到死前都是喊著金鐘鉉的名字。















我們鐘鉉喜歡男孩還女孩呢?

看著被陽光溫暖襯托的她彎著圓圓的眼眸,婉約的笑容,隨風飄逸的長髮。細聲細嗓問道。
左手手掌摟住肩膀而傳來的溫度,炙熱得溫暖,回以燦爛的笑容。

都喜歡
可是鐘鉉比起男孩子更喜歡女孩子不是嗎,那如果是男孩怎麼辦?

捨不得見到她美麗的臉蛋上頭有一絲難過的神情,滿臉認真,連連否認,不管是男生女生我都會喜歡他的!







……因為他是我們的孩子,屬於我們的孩子。













看著那雙白皙的手輕輕撫摸尚不明顯的腹部,發得燦爛的笑臉在逆光中逐漸消失,掌心的炙熱也逐漸失溫。還在錯愕狀況的你,瞠目結舌好久,看得金在中好是心疼,上前擁住你發顫的身軀,輕拍後背:鐘鉉沒事的,不會有事的──


上天不會對我們鐘鉉這麼殘忍吧?不會讓他失去這個女人吧?




聽見刺耳的聲音,女人特有的尖銳嘶喊聽起來令人心碎,其中熟悉的名詞更是碎了金鐘鉉一地的心。像發狂似的掙出金在中的懷抱,搥打那扇亮起紅燈的大門。




她在裡面,她就在裡面──
她需要我,需要金鐘鉉──









笑的時候、哭的時候、沮喪的樣子、得意洋洋、揪著衣角撒嬌……
“我們鐘鉉想要給孩子什麼名字呢?”









回憶如同老舊電影,泛黃的畫面一格一格出現又一格一格消失,甚至連她甜甜的撒嬌都聽不見。白色的口罩刺痛金鐘鉉的雙眼,忽然世界失去音量,瞠著圓圓的眼睛,豆大的淚珠湧出眼眶,美麗的瞳仁頓時失去焦點。



鐘鉉哥……
金基範發紅著眼,溫柔地撫摸金鐘鉉的細髮。見到他這個模樣,自己的心直發疼。

再次落進懷抱,這次金鐘鉉已經沒有力氣再去推開。
緊緊靠近溫暖的盡頭,放聲大哭。



擁著哭得肝腸寸斷的金鐘鉉,下巴頂著金鐘鉉的頭頂好讓他靠近懷抱裡哭泣,貼穩著金鐘鉉的沉穩嗓音也逐漸染上哽咽。眼眶發熱,將懷裡的人兒摟得更緊。

在一旁看著的人也紅了眼眶。蹙起秀氣的眉頭,金希澈轉過身的瞬間眼淚也落了下來。
妳知道嗎,這一刻所有人都在為你們的天人永別而哭泣,相信妳是真心愛鐘鉉的,那麼請讓我們鐘鉉在未來的日子裡能夠一直幸福快樂下去吧。
















“爸爸”




一陣暖流從臉頰傳來,撥開眼前的霧氣,直徑望見那雙漂亮眸子裡的自己,淒悲的可憐模樣。見你回神,鄭佑根漂亮地漾開笑臉。















我們鐘鉉啊,希望我們佑根能夠為你帶來幸福。






















“世京……”